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3章 另一个明四季
    琳达提议把其他死掉的人的装置也全部收集起来,销毁掉,这样才会不留痕迹。()

    不过明四季想了想之后,决定不这么干了,就留着,让吴穹的人过来看看,他们的人到底是什么下场。

    韩凤鸣极力赞同,自家妹子就是厉害,就该给那帮人一点威慑,省的那些崽子以为他们好欺负!

    众人见此,不过耸耸肩,现在柳泽源恢复了,大家心底都松了口气,而且看柳泽源这架势,估计很少有人能打过了。

    事不宜迟,众人稍作整理,就准备回华夏了。

    安纳西不是很想去,可是现在所有能飞的都要去华夏,他不去好像也没办法,留在这里指挥等到吴穹或者新世界的人,到时候他一定倒霉。

    所以,一帮蜘蛛,也跟着爬到了飞禽的羽毛里,一起飞向太平洋西部。

    明四季照样待在柳泽源嘴里,柳泽源现在的速度可是刷刷的快,完全能跟上沈暮秋他们,比以前厉害多了。

    明四季则接着蛇口微张透过来的光线,寻找柳泽源是用哪里喷毒的……

    那些毒液腐蚀性很大,她待在里面怎么从来没见到过。

    正在四处乱找,这些小动作被柳泽源发现了,于是舌尖窜上明四季的后背,在上面写:找什么?

    明四季忍着痒,随便蹭了几下,一把抱过了长长的舌头,“我想知道你从哪射出的毒液,以前怎么没见过?”

    舌尖又从她身上滑过,不过这次不是后背,而是顺着脖子:毒牙。

    明四季愣了愣,回头要补一下知识了,她知道有些眼镜蛇会喷毒的,其他的就没听说过了,柳泽源显然不是眼镜蛇……

    不知不觉中,那条舌尖已经从四处游窜,越来越不老实……

    “啊……泽源,别闹,我好多天没洗澡了……”虽然经常下水,但是确实没好好的在淡水中洗一下,这两天光顾着安慰柳泽源,近在咫尺的淡水坑,她也没空去洗。

    现在又匆匆忙忙的赶回华夏,估计一路上都不会洗了,柳泽源也不嫌她脏,自从他恢复之后,只要他们在一起,那舌头几乎都是缠在她身上的,现在看来,差不多也被他舔干净了……

    舌尖又开始在她身上乱划,写了一个很潦草的字:想。

    明四季陡然明白了他想干什么,看埃里克和安纳西他们的反应,喝下这种药剂之后,不光体质会提升,那方面也会变得很强,而柳泽源喝了那么多……

    可他们体型对不上啊!

    “泽源,你要是再撩拨我,你只会更想,不如我去找沈暮……”话没说完,一条舌尖突然蹿进了她嘴里,把剩下的话堵住了。

    一阵阵闷闷的声音溢出来,明四季又被缠住了,柳泽源一点也没她逃跑的机会,长长的舌头快速将她卷住,四处滑动起来。

    天上一队飞禽全力飞行着,不知道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不过看柳泽源似乎游的更快了些,这是归心似箭吗?

    他们当然不知道,柳泽源之所以更快了,完全是因为明四季说中了,越是撩拨她,他越是想,可又无处发泄,只能发疯的向前游,同时变本加厉的“折磨”那个让他发疯的丫头。

    嗯,已经不是丫头了,是他三个孩子的妈。

    柳泽源动作微微顿了一下,今后是不是可以叫孩子他妈了?

    这个叫法好像真的很带感!

    又是一阵纠缠,明四季彻底瘫软了下来,“泽源,我们这样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要不要问问沈暮秋……”

    柳泽源猛然惊醒,好像女人刚怀孕时期,比较危险,也不能行房,刚刚他好像做的有点过了……

    沈暮秋正在放松心情,尽情翱翔,突然感觉到数道凛冽的目光射过来,低头一下,柳泽源正瞪着她。

    这是要干吗?沈暮秋疑惑的飞了下去。

    刚跟蛇头平齐,就见明四季红着脸从一张蛇口中探出了头。

    “沈暮秋……我们……”

    看明四季那模样,再结合以前他们经常看到的这两个货的特殊玩法,沈暮秋瞬间懂了,落到旁边的蛇头上,沈暮秋变回了人身。

    “担心孩子?”

    明四季羞窘的点了点头。

    “你体质很好,一般没什么情况的,反正现在柳总也没那个能耐,随便撩撩没事的。”

    这一句话说完,沈暮秋受到了八双眼睛满是怒火的瞪视。

    什么叫没那个能耐?柳泽源看向沈暮秋的眼神越来越杀气重重。

    沈暮秋赶紧做好了变身飞翔的姿势,“柳总,别玩太狠,轻一点,缓一点,不过你这是何苦呢……”

    明显沈暮秋也知道那种药效,不禁同情起柳泽源来,不过她才不会傻楞在这里等他发疯,快速变身赶紧飞到柳泽源够不着的高度,这才松了口气。

    恼怒的柳泽源,一把将明四季又卷了回来,继续他的轻一点、缓一点的活动,直到明四季再也没什么力气,开始求饶,才放过她。

    而他自己,火气又加重了……

    横穿太平洋的这一路,他们速度很快,超过了一般的飞机,更是把晚了半天才追出来的北美妖联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柳泽源变不回人怎么办?要安置在什么地方?

    ……

    魔都。

    古松走出天奇集团大楼,望向湛蓝的天空,现在已经到了秋季,天气凉爽了不少,可他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变得舒爽,因为靖鸿出去好几天了,却依然没找到明四季,再这样下去,吴穹的“病”只会越来越重。

    而且一个小时前,他再次联系靖鸿时,却发现联系不上了,也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倒是有几个留在大西洋的小妖和他取得了联系,说靖鸿早去了太平洋,他们也联系不上他了。

    古松只好让宋米找一找天奇集团还有那些系统可用,能不能定位到他们,不过现在一时半会宋米还搞不定。

    “请问,柳总回来了吗?”

    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身边响起,古松愣了一下。

    下一瞬,古松险些惊住,站在台阶下的这个女人,和明四季长的几乎一模一样,除了那截然不同的气质之外,五官只有微妙的差别。

    明逸夏,明四季的堂姐。

    一个大胆的想法浮了上来,古松冲这个一身墨绿修身长裙的女子温润一笑。

    “柳总在上面办公,你是哪位?找他有什么事?”

    “我是明四季的堂姐,明逸夏,想亲自和柳总说一下,有关四季认祖归宗的事。”明逸夏见这人没有直接拒绝,眼中不禁放出了光芒。

    “这样啊,那你跟我进来吧,我带你去找他。”

    古松微微一笑,对明逸夏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明逸夏几乎要欢呼了,她马上就能见到那个日思夜想的男人了,只希望明四季不要在那里。

    带着明逸夏走进来,古松冲他的几个心腹使了个眼色,几人会意,马上分散开来,去做了准备工作。

    到了直达顶楼的电梯,古松邀明逸夏走了进去。

    明逸夏脸色微红,有如一个怀春的少女,可在古松眼中,却闪过了一丝浓重的厌恶。

    电梯打开后,古松领着明逸夏走向吴穹的休息室。

    可走到门口,古松却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跟在身后,哪怕极力掩饰,依然满眼春色的女人,心中的厌恶更强烈了。

    “我刚想起来,柳总应该去十楼了,我们一起下去找他吧。”

    “啊,这样,没关系,我们下去吧。”明逸夏很自然的就答应了下来,继续跟着古松下楼。

    十楼电梯门打开,明逸夏微微留意了一下,发现这一层好像有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难道是医疗相关的办公区?柳泽源不会是受伤了吧……

    这样一想,明逸夏眼中又多了一丝担忧。

    迎面走来几个工作人员,跟古松耳语了几句,古松就让他们离开了。

    “我过去和柳总说一下,你先在这里的休息室稍作等候。”

    “好的,麻烦你了。”明逸夏点点头,就进了旁边的一间休息室,坐了下来。

    古松眸光微闪,走进了另一道走廊。

    这一道走廊尽头,有一间特殊病房,里面现在住着一个特殊的病人。

    “我说了,我只要处女,这个女人身上有别的男人的味道!”

    一阵砸东西的声音响起来,古松停下了脚步。

    叩叩叩!

    三声敲门声过去,许久,门内才再次有人说话。

    “谁?”

    “我。”

    “进来吧。”

    古松推门而入,就见地上躺着一个浑身**的少女,头边一滩血,一动不动,不知是生是死。

    另外一个人,已经开始收拾散落的瓷片,清洗地上的鲜血。

    而立在床前的人,满面厉色,极其嫌恶的看向地上躺着的少女,似乎那是个极其肮脏的垃圾一样。

    “不满意?”古松看向弗拉托斯基,同时示意打扫的人迅速把少女抬走,地面等会再打扫。

    等别人都出去了,弗拉托斯基才叹了口气。

    “古松,有没有什么药物,我不行了。”

    古松明白了,并不是因为这个少女不是处女,而是因为他自己,他不行了。

    自从头上的独角被削掉之后,弗拉托斯基的性格就变得极其狂暴嗜血,他已经弄死了五个少女了,如果刚才那个没死,那她一定是其中最幸运的一个。

    “你大概不是药物的问题,如果抓到孔岚,我们一定会第一时间把她送给你的。”

    “那太好了!”弗拉托斯基的眼中闪过一道光亮,是的,华夏有句俗话,解铃还须系铃人,他的问题,一定都在他的孔雀身上,等找到她,他一定会雄风再起的。

    “我来是想问你一件事,你们后来研发的,那种用在人身上的药,是不是只要拥有特殊血脉,都能被激发出来,不仅仅是第一类妖。”

    弗拉托斯基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

    “理论上是这样,不过我们只在第一类妖身上实验过,其他种类还没有实验数据。”

    “这种药还有吗?”

    “我这里有一些,不过不多。”

    “我需要一些。”

    “地下一楼,我临时住过的那个宿舍里,柜子里有几个小瓶子,黄绿色的那个就是。”

    “好的,我让人去取,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既然这些女孩都不合你的意,那就算了,别勉强自己,我们很快就会抓到那些逃窜的人的,你只要耐心等待就好。”古松微微一笑,帮弗拉托斯基盖了盖被子。

    “我几乎等不及了,我的孔雀一定也在想我……”

    说着,弗拉托斯基似乎陷入了什么愉快的回忆中,就见薄薄的被子慢慢的撑了起来。

    古松默默走出了这个房间。

    这些人,全都中了邪。

    一个中了明四季的毒,一个中了孔岚的。

    柳泽源真是好样的,喜欢他的女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包括等在休息室里的那个。

    很快,古松就让两个人去地下一层拿来了那瓶黄绿色的药水。

    然后,他们一起走向休息室。

    明逸夏还满心憧憬的等着见她的“柳总”,结果见进来的还是古松,不由得有些失望。

    “明小姐,让你久等了。”

    说完这句,两道柔韧的树枝陡然从古松的身侧窜出,速度极快的缠到了明逸夏身上,明逸夏还没来得及惊叫,就被一个人捏住了下巴,直接将一个玻璃罐子塞进了她张开的小口中。

    咕咚~咕咚~

    一声接一声,整整一瓶药剂,全被明逸夏喝了下去。

    明逸夏已经惊恐到不行,可浑身都被绑缚的死死的,根本逃不出去,想要尖叫,可是嘴里的玻璃管子却将她的声音全部阻隔了。

    在她身后的人将玻璃管子抽出的一瞬,一个口塞猝不及防的被塞到了口中,明逸夏的声音再也发不出去了,只剩下可怜的呜呜声。

    十分钟过去,古松注意到了他带来的那两个妖逐渐加重的呼吸,他们都是肉食系的,对这种味道最为敏感。

    看来这个药剂果然有效,明逸夏体内的女猎妖师血脉,被放大了。

    她将成为第二个明四季。

    古松愉快的牵着明逸夏迈入电梯,直上顶楼。

    而明逸夏身上的气味越来越浓,整栋大楼都骚动了起来。

    当电梯门打开的一瞬,就见一个身影突然扑过来,把明逸夏死死的抱住了。

    古松收回了树枝,看着吴穹疯狂的亲吻着明逸夏,一把扯掉了她口中的口塞,撕扯着她的衣服,已经到了他的休息室门口,眼中透过丝丝哀伤,古松还是关上了顶楼的大门。

    吴穹忘情的亲吻着怀中的女子,这是他一直梦想的味道,现在终于再次品尝到了!

    片片墨绿的碎布被洒了一地,甚至,吴穹一边死死的吻着她,不让她说出一句他不想听的话,一边试探了一下,她腿间确实干干净净,没有暗器。

    果然,他们把她带来了。

    休息室里窗帘都拉的死死,吴穹盯着这个满眼泪痕的绝色女子,她终于是他的了。

    一阵疯狂的缠绵之后,吴穹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个味道……

    他只想再来一次。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吴穹却疑惑了一瞬,有血。

    猛然拉开窗帘,吴穹紧张的检查起“明四季”的身体,果然,在那里,有大片的鲜血……

    吴穹缓缓抬头,他看到了那张脸,和明四季几乎一模一样,不过现在再看,这张脸是化过妆的,而且被眼泪冲的有些花了。

    而那种乞求的目光,他永远也不会在明四季脸上看到。

    这不是明四季,这是她的堂姐,明逸夏。

    “呵呵呵呵呵……”

    低沉的笑声不断的从吴穹口中发出来,听起来却毛骨悚然。

    明逸夏的眼泪流的更快了,紧紧的抱着臂膀,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谁了,尽管他的气质发生了很大变化,甚至连发色也变了,可五官还是那样,他是以前无尽传媒的奇幻城娱乐,吴穹。

    “求求你,放了我吧……”

    吴穹再次盯住他的脸,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她拥有和明四季一样的味道,却依然让他不喜,这足以证明一件事情。

    他对明四季的迷恋,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一个女猎妖师。

    他一定是爱上她了。

    吴穹起身,走向茶几,拿起上面的手机,就拨出去了。

    “古松,过来把这个女人带出去。”

    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回音。

    “古松?”

    “吴穹,她现在已经和明四季拥有一样的血脉了,还跟明四季长的一样,而且,她是干净的。”

    “古松,看来你还是不懂我,不是明四季,谁都不行,明白吗?”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沉默,吴穹却也不挂电话,他在等,等古松承认那个答案。

    “好吧,我马上过来。”

    吴穹放下手机,看也不看明逸夏一眼,径直走向了浴室。

    他已经不能容忍自己碰别的女人了,他要把自己彻底清洗干净,就像在火山熔岩中一样,从内到底,蒸个彻底,他只属于明四季一个人,今后之后她一个人可以碰他。

    一阵阵哗啦啦的水声传出来,明逸夏小心的站了起来,她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撕成了碎片,身体的疼痛还在一阵阵的让她颤抖,这个男人太凶残了。

    悄悄的扯了一块桌布,明逸夏光着脚,动作极清的走向门边。

    手够上了把手,旋转,门开了,门前站着那个叫古松的男人。

    ------题外话------

    为什么我的女配都这么惨!

    想想明逸夏变成这样之后,她又没有吊坠,会变成怎样?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