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滚蛋吧,渣男君
    她觉得,顾凌擎那个人怎么蹬鼻子上脸呢。

她只是客气客气。

“我不是因为帮你们才有危险的么?”白雅轻声道。

“呵。”顾凌擎轻笑一声,口气柔了很多,“我不逼你,好好休息吧。”

白雅觉得有种怪异的感觉。

他电话里面的感觉,像个暖男,跟见面时候的感觉不一样。

“你也好好休息,我挂了。”白雅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尚中校看了白雅一眼,没有说话。

他把白雅送回医院,回军区的时候,接到了首长的电话。

“她回家了吗?”顾凌擎问道。

“没有,她说送去医院。”尚中校如实汇报道。

“嗯,知道了。”顾凌擎挂了手机。

她回医院,总比回家好。

第二天早上八点

刘爽急冲冲的跑到白雅的办公室。

“白雅,那个贱人告你了,医院要对你处分,听说她要求你被开除。”刘爽担心的说道。

“你说的贱人是那天送过来的产妇?”白雅狐疑的问道。

“是啊。你干嘛在她下面划一刀啊。”

“她孩子脐带绕颈,我不划一刀,小孩会窒息的,我没有错,医院为什么要给我处分。”白雅振振有词。

“听说是上面人施压,我一会去问问,到底是谁施压,不会是苏桀然吧?不过,他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白雅眼中掠过一道睿光,“应该就是她。”

她给苏桀然拨打电话过去。

“这个时候想到我,会不会有点晚了?”苏桀然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到底想要干嘛!”白雅不淡定的质问道。

“我说过,惹毛了我,你没有好处,现在给你一小时时间,回家,超过一小时,后果自负。”苏桀然不给她说话的余地挂上了电话。

“他怎么说?”刘爽关心的问道。

“让我回去,我给主任请个假。”白雅无奈的说道。

“理他干嘛,让他去吃翔。”刘爽火道。

“他是卫生局的,院方不会得罪他的,我去下,事情总归要解决,晚点在联系。”白雅收拾好东西,回去。

她到家里。

苏桀然叠加着双腿慵懒的躺在沙发中。

看到白雅回来。

他邪魅的勾起嘴角,看向手表。“四十八钟,很准时,确实乖。”

他从脚边拿起一个纸袋,丢在茶几上,如施舍一般,“给你的奖励,看看喜不喜欢?”

“苏桀然,你到底想干嘛,你已经自由了,何必和我过不去,一旦我后悔离婚了,你就只有数不尽的麻烦。”白雅跟他讲道理。

“等我腻了,自然会离。但是提出离婚的必须是我,你没有这个资格。”他狂妄道。

拿出个首饰盒,递给她,“戴上。”

她站在不动,看着苏桀然眼中燃起的兴趣,烦躁的结果首饰盒。

苏桀然是个猎人。

他最喜欢的就是看着猎物挣扎,然后享受追踪玩弄的乐趣。

猎人出手很狠,专注而狂野。

但,猎人也不会只对一个猎物感兴趣。

白雅打开,扫了一眼里面的一对白金镶钻耳坠。

她又把盒子合上,丢到茶几上。

“不喜欢吗?”苏桀然锁着她,魅瞳中有一丝愠色。

“你知道我是不喜欢戴这些东西的,作为医生更不能戴,不过我会珍藏的,谢谢。”她清冷的说道。

他拿起耳坠,霸道的捏着她的耳朵,不容她拒绝的插了进去。

她做了医生后,就再也没有戴过。

耳朵上传来了刺痛,她摸着耳朵,在耳朵上摸到了潮湿的血迹。

她烦躁的瞪向苏桀然。

如果以前还有一丝对他的感情,早就耗尽了。

苏桀然勾起嘴角,魅瞳中分明没有一丝的笑意。

他也没有一点怜香惜玉,摆过她的脸,把另一个耳坠蛮力的插进去。

白雅紧握着拳头,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穿金戴银也是一身的土气。”苏桀然不满的说道。

“只要你在离婚协议上写下字,我这个惹你不顺眼的乡巴佬可以马不停蹄的滚蛋。”白雅冷声道。

苏桀然不悦加深,下颔瞟向沙发旁另外一个袋子,“这里面还有一双鞋子,换上茶几上的衣服,不要给我丢脸,我在楼下车上等你,十分钟后见。”

他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白雅正在怒火的边缘。

她抽了一张纸,擦了擦耳朵上的血迹。

打开礼品袋,看到一条粉红的吊带短裙,以及纸袋中红色的高跟鞋。

她把耳朵上的耳坠丢进盒子里,合上。

拎着两个礼品袋,出门。

苏桀然的车子正停在小区门口,他在打短信,嘴角勾起笑容。

那笑容,白雅太熟悉。

肯定又有一个猎物,快要进入他的圈套。

白雅拉开他的车门,把礼品袋丢了进去。

“苏桀然。如果你觉得我丢脸,不用带我出去。”白雅重重的甩上车门。

苏桀然眸色一紧,眯起了眼睛,“你在挑战我的耐心。”

“没耐心,就两不相见好了,你在犯贱吗?”白雅不客气的说道。

苏桀然眼中闪现一股杀气。

他下车,蛮横的拽着她的手,把她丢进了后车座上。

他坐在了她的旁边,冷脸看着前方,对司机命令道:“开车,去机场。”

“我不想去机场,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白雅防备。

苏桀然握住她的下巴,摆过她,让他正对着她。

“你现在最好给我乖点,不然,说不定我兴趣来了,会要了你。”苏桀然冷声警告道。

白雅望着他眼中的寒气。

苏桀然就是一头禽兽。

她绝对相信,他会做这种事情。

白雅垂下了眼眸。

苏桀然看她温顺了,松开了手。

白雅看向窗外。

她真的不明白苏桀然。

她其实知道,苏桀然并不爱她,但是为什么不肯离婚呢?

他那个人,从来不做亏本生意,难道还在打什么主意?

苏桀然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部长,邢州长没有来接机,来接机的是他的妻子邢夫人。”苏桀然的手下汇报道。

“嗯,全部都安排好了吗?”苏桀然勾起嘴角问道。

他的目光阴鸷,自信满满,又散发着魅惑的光泽。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