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他是她唯一的男人
    “今天早晨发生什么了吗?”苏桀然看向白雅,眼中掠过一道危险的历光。

她不喜欢他伪装的亲密,和胡乱的瞎说,她什么时候躲在他的怀里哭了?

白雅勾起嘴角,讽刺道:“我都哭了,能不告诉你我害怕的事情吗?”

她的回答苏桀然很不喜欢。

他勾着嘴角,眼神却冷漠了起来,嘴巴到她耳边,用所有人都可以听到的声音低声暧昧道:“是啊,你怎么可能害怕早晨的事情呢?你爱死了和我滚床单了。”

顾凌擎看向白雅的眼中冷若冰霜。

白雅有种甩苏桀然一巴掌的冲动。

他说的她都反胃了。

他手抚上她的大腿,像是惩罚般,狠狠地捏了一下。

“砰。”邢瑾年弄翻了杯子。

白雅看向邢瑾年。

邢瑾年盈水般的大眼波光粼粼的看着苏桀然,委屈的手都颤抖着。

白雅非常的反感苏桀然的手段。

他是故意带她来,让邢瑾年吃醋的。

他计划成功了,她也应该功成身退了。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白雅拎起包,朝着外面走去。

“等下。”邢瑾年拦在了白雅的前面,温柔的笑道:“我裙子湿了,你可以帮我一下吗?”

白雅定定的锁着邢瑾年。

她不是没心没肺的人,明知道是示威,她还傻傻的承担,不是蠢吗?

“邢小姐自己有手,不是吗?对不起,我没有空。”她冷傲的走出房门。

邢瑾年有一瞬间的尴尬,看到白雅离开,又立马追出去。

苏桀然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连眼睛深处都是笑的,感情小妮子们在吃醋中呢!

“船踏多了,迟早会弄湿了鞋子。”顾凌擎拿起了酒杯,轻轻小酌一口。

“没有关系,我会游泳,就算掉进了河里都不用担心。”苏桀然调侃的说道。

顾凌擎冷冽的看着他。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顾凌擎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起身,“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他拿着手机出门。

“首长,我们盯梢的恐怖组织头目米勒刚到A市。听线人汇报,最近可能有一批军火会买卖,我猜测可能会与他有关,是现在抓,还是晚一点?”尚中校汇报。

“他既然还敢来,必定有冒死的理由,紧盯着,静观其变。”顾凌擎理智的下令道。

经过洗手间门口,他听到白雅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我和刑小姐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吧?”白雅冷淡的说道。

“我知道你是我的姐姐。”邢瑾年勾起嘴角,挑衅的说道:“桀然跟我说,他跟你结婚,只是想要见到我,三年前,我们之间有误会,我是被迫离开的。现在我回来了,姐姐,你放手好吗?”

她早就想要放手了。

“你想让我怎么做?”白雅清冷的问道。

“离婚,成全我们。”邢瑾年直言不讳。

白雅嗤笑一声,貌似所有小三的要求都一样啊。

她这个正式做的还真是摇摇欲坠,不做也罢。

“只要他提出来我立马离婚,可以净身出户,让他提离婚的重担就交给你了。”白雅说的是真的。

邢瑾年脸色差了几分,阴阳怪气的说道:“你明知道他故意拿你气我,怎么可能会离婚?白雅,放手吧,他的心里没有你,你不过就是他报复我的工具。”

白雅定定的看着邢瑾年。

好吧。

她好好说话,邢瑾年压根听不懂。

她还是不要对牛弹琴了。

“刑小姐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没有,我要离开了。”白雅淡漠的说道。

邢瑾年看她不痛不痒的样子,好像胜券在握。

她心中有股气,噌噌噌的往上涨。

“白雅,你一点廉耻都没有吗?他不爱你,你听不懂吗?”邢瑾年撕掉淑女的伪装,叫嚣着。

白雅垂下了眼眸。

小三居然说正式没有廉耻,这话可真好笑。

她懒的理她了,从她的身边骄傲的离开。

“白雅,我一定会让桀然跟你这样恶心的女人离婚的。”邢瑾年叫嚣着。

白雅走出洗手间,看到了顾凌擎,顿了一顿。

他握住了她的手,快步的往前走,走进了无人的包厢,关上了门。

白雅有些害怕现在的他,眼眸闪烁着。

他没有让她躲闪,手撑在了她的脑侧,目光冷锐的锁着她,“你是笨蛋还是傻瓜,你觉得你顺从着苏桀然就能够让他回心转意吗?他不过是在享受左拥右抱的感觉。”

她是知道的。

苏桀然故意带她来让邢瑾年嫉妒的。

但是她没有办法。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白雅说道。

她只要忍几天,找到证据,就可以离婚了,彻底摆脱地狱般的婚姻。

“你在做什么?委曲求全,爱的卑微,男人不会因为你摇尾乞怜而喜欢你的。”顾凌擎胸口剧烈起伏着,很是生气。

“我没有摇尾乞怜,没有爱的卑微。”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早上的时候跟他睡了?”顾凌擎的口气尖锐了起来。

现在的他,非常的不淡定,血液中涌动着快要沸腾。

“我没有和他睡,至始至终都没有和他睡过,是他无言乱语的。”白雅脱口道。

说完,她懊恼了。

她那么急切的跟他解释,像是在跟他暗示什么。

“我要离开了。”白雅闷着头走。

顾凌擎眼中的阴霾渐渐的散去了。

原来,他们早上没有发生关系。

原来,他们从来都没有发生关系。

这句话的另外一层意思是,她的唯一男人是他。

顾凌擎拉开门,出去。

他看着白雅走进了电梯,他朝着电梯追过去。

邢瑾年阴鸷的看着他们,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她拨打电话过去。

“森哥,我是瑾年,你现在在牡丹厅附近吧?”邢瑾年甜甜的问道。

“在,怎么了,想哥了?”森哥猥琐道。

“你帮我做件事,事成后,我会叫我爸爸批下你申请的那个项目。”

“什么事?”

“现在一男一女从牡丹厅出去了,我把他们的照片发给你,你把他们两个关在同一个房间里,给他们吃点药,你懂的。”邢瑾年眼中闪烁着阴暗的锋芒。

白雅给苏桀然带了这么大的绿帽子,她就不相信苏桀然还会要她。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