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你爱上了白雅
    顾凌擎登上了岛。

伤员已经撤离。

岛上很多个坑洞,有着黑色残余的药灰,空气十分的混浊。

顾凌擎锋锐的扫过现场,凛冽的眼中掠过一道憎恨和杀戮,冷声命令道:“在A国卖连环地雷的不多,二十四小时内,我要查到所有的卖家和买家。”

“是。”尚中校战战兢兢的应道。

苏桀然的别墅。

白雅站在他的身后,淡漠的看着他输入密码:19920316。

曾经,她还以为他是用她生日做密码,多少有些感动。

原来,邢瑾年和她同一天生日。

“桀然,你回来了。”邢瑾年站在门口,歪着脑袋娇滴滴的喊道。

白雅冷清的看向邢瑾年。

她穿着超短的裙子,只要一弯腰,就能看到里面的小裤裤,一个个漏洞的网袜承托出她肌肤的雪白。

白雅扯了扯嘴角。

州长的女儿,也出来卖吗?

邢瑾年看到跟在苏桀然身后的白雅,愣了一下,露出甜美的笑容,“姐,你也来了。”

白雅没有理她,走进去。

桌上放着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一份水果沙拉,两块牛排,还有精心准备的心形的鹅肝。

白雅真不知道苏桀然带她来这里干嘛。

“我是不是不该来啊?”邢瑾年轻声问苏桀然道。

苏桀然邪魅一笑,打量她火爆的身材,答非所问,“你这套衣服不错,很漂亮。”

“真的吗?只要你喜欢就可以了。饿了吧,过来吃饭吧,我今天特意做的。”邢瑾年挽住了苏桀然的手臂。

白雅朝着房间走去。

“白雅,一起吃吧,尝尝小年手艺,她还挺贤惠的。”苏桀然喊住白雅。

白雅停下了脚步,冷情的看着空气,眼中越来越荒芜。

有些痛,不是她不说,就不会觉得不痛了。

她上周给他来做饭,他是什么态度!

人家做饭就是贤惠,她做饭是恶心。

那她还是不恶心他们了。

“不了,你们慢用。我不饿。”她头都没有回的往前走,推开房间。

墙上的婚纱照换成了邢瑾年的个人写真。

床头柜上摆放着邢瑾年和苏桀然的合照。

更讽刺的是,在她的婚房里,那张婚床上,放着一套邢瑾年换下来的衣服,以及一盒她买的套子。

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她不是一个自恋的人。

她不觉得苏桀然不肯离婚是因为爱她。

他带她来这,不过是为了羞辱她。

白雅转过身,正对着苏桀然,“你们的两人世界我已经欣赏完毕,可以离开了吧?”

苏桀然拉开椅子,“过来,坐下,不要我说第二遍,你得罪不起。”

“苏桀然,你到底还想怎样?”白雅已经烦躁。

“我觉得我想怎样?”苏桀然警告性的看着她。“别再忤逆我。”

白雅耐着性子在餐桌前坐下,她就看看他们到底能有多恶心。

“幸亏我多准备了几份牛排,姐姐等我三分钟。”邢瑾年笑着说道,进了厨房。

她把现成的牛排拌上了一层盐,一层辣椒,根本就没有放锅子上烧,直接放在了盘子中,端到了白雅的面前。

“姐姐,多吃点,不够,我还可以再去做。”她甜甜的说道,坐到了苏桀然旁边,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白雅垂下了眼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心灵的窗口。

苏桀然审视着白雅的表情。

他想看到她的吃醋,生气,就算针锋相对也好。

但是,没有。

不由的有些失落。

邢瑾年看苏桀然的目光在白雅身上。

她岂会允许她看上的男人看别的女人。

她的手伸向苏桀然的膝盖,慢慢的往上,另一手,插了一片香蕉,“这个我最喜欢吃了。”

苏桀然纵容了邢瑾年,“喜欢吃,你就多吃一点。”

邢瑾年越发的娇媚了,“姐,我忘记拿醋了,你帮我看看厨房间有没有好吗?”

白雅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走进厨房。

邢瑾年立马在苏桀然脸上亲了一下,“桀然,我想要,趁着姐姐不在”。

苏桀然对热情的美女一向来者不拒,吻住了她,视线却一直盯着厨房。

白雅从窗户上看到他们在做什么。

她的胃有些疼,不知道是饿的,还是被恶心的。

倒了一些开水,站在窗口,望着外面的风景。

给他们多一些时间,邢瑾年帮苏桀然解决了生理问题,她也会安全一点。

苏桀然见她迟迟不回头,有些烦躁,松开了邢瑾年,对着厨房喊道:“找不到就算了,我反正也不喜欢吃醋。”

白雅叹了一口气,眼中掠过不耐烦,转过身,对上邢瑾年挑衅的眼神。

“姐,快来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白雅坐下,切了一块牛肉,看到带血。

一股火从心里出发,直到脑际,她还没有见过这么恶心的女人,把勺子摔在了盘子上。

“桀然,我害怕。”邢瑾年钻到了苏桀然的怀里。

苏桀然看白雅终于有反应了,笑容扩大,搂住邢瑾年的腰,“你发什么神经啊,这可是小年辛辛苦苦做的,你看你现在什么样。”

“我什么样?”白雅反问,眼中腥红了几分,“我是泼妇,妒妇,你和我的生活就是炼狱,我们不结束。”

苏桀然的脸色冷了下来,阴森的可怕,“你又吃药了,我说过,不要再忤逆我。”

“什么是忤逆?”湿气迅速的迷蒙了她的眼眸,“你到底希望你的妻子是怎样一个女人!”

白雅别过脸,擦了擦不想流出来的眼泪。

她爱着他的时候,他爱着其他女人。

她不爱他了,他还要掌握着她。

这场婚姻,简直是炼狱。

“你哭了?”苏桀然吃了一惊,眼中流淌过异样的光束。

以前,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她总是趾高气扬,飞扬跋扈,除了不给他面子以外,从来不会哭的。

他有些烦躁,松开邢瑾年的腰,“哭什么,我把我那份牛排给你,已经切好了。”

苏桀然把牛排放在了白雅的面前。

白雅看向他。

这么多年来,她从来都没有对他示过软。

她的自尊,她的骄傲不允许跟做错了的他低头。

可是,她好累。

什么自尊,什么骄傲,她都不要了,她想换解脱。

“苏桀然,离婚吧,离婚后,你可以和你想要的任何人在一起,我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白雅眼泪唰唰唰的流着。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