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 放过他
    出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学生们早就放了学,小若平常吃午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她呆在陆文显的怀里撒娇道:“爸爸,我好饿。”

    叶梦不等陆文显说什么,自己说道:“我还要上班,你们先去吃吧。”

    “小梦!今天,就陪孩子吃一顿,就一顿。”陆文显拉住她,央求道。

    ……

    吃完饭,离下午上课的时间还早,小若看起来也并不想睡午觉,叶梦也就由她,去了楼下小型游乐区,肆意玩耍。

    “那天我只是看到张子航欺负小若,把他拉开了,坐到了地上,并没有让他受伤。我不会打孩子的。”陆文显的声音带着些急促,像极了解释。可是他做的事情,何必跟她解释?

    叶梦嗯了一声,没有说话。陆文显这个人,她还是相信的,对孩子,不可能下狠手。她还以为,他看见小若被欺负,就算不动狠手,也会稍加教训,没想到他还能克制自己。

    “今天,你和小若站在学校门口的时候,我真的,特别恨自己。要是当初……你们也不会被人那样欺负。”

    陆文显没有说出口的话,叶梦想,她是明白的。如果当初,如果当初什么呢?如果当初我没有报复你的家人,如果当初我们没有反目成仇,如果当初……

    可惜啊,没有如果。

    “今天谢谢你,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我都感谢你解了我的困境,解了小若的困境。”

    叶梦自动忽略掉陆文显介绍自己的话语,诚挚的说出这句话。她不得不承认,陆文显的权势,的的确确帮到了她。如果没有陆文显,小若肯定要换学校了。不管陆文显是因为什么帮了她们,总归是帮了,她应该道谢的。

    “我还记得,父母去世以后,我带着宏宇生活的时候,宏宇那时候还很小,经常被人欺负。我有次看到,他被别人骑在头上,跪在地上学狗爬。我当时特别生气,揪着那个骑在宏宇身上的小男孩,打了他一顿,然后,我和宏宇又被他带人打了回来。那时候宏宇伤得很重,亲戚也没有特别照顾我们的,我越看宏宇越觉得难过,就找了一根铁棍,在那个男孩回家的时候,把他打得头破血流。然后,我就带着宏宇离开了家。那个时候也没有人收留我们,我带着宏宇,哪里都待过。所以我,才那么恨你父亲。就算是现在,我也从没有后悔过,自己报了仇,”陆文显眼里含着泪,说着这些话,心里翻腾着不知道是什么的情绪,继续说道,“小梦,我早就跟自己说过,没有人能欺负我爱的人,欺负宏宇的那个男孩,被我打怕了。欺负小若的,以后也不敢了。我只希望,如果你受了委屈,也不要瞒着我,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叶梦心头一跳,不敢想象陆文显接下来会说什么。

    “小梦,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想,如果有一天,你能带着小若,跟我说,你原谅了我,那……”

    陆文显话没说完,小若从旁边跳了过来,问道:“爸爸,现在几点了?我是不是该回学校上课了?”

    “是,小若,我送你回学校。”叶梦有些慌乱的拿起包,牵着小若就往外走。

    “我送你们。”陆文显咽下刚才没说完的话,跟在两个人后面。刚才来的时候叶梦是坐他的车来的,没有自己开车,这也正好给了他一个送人的理由。

    叶梦没有说话,她牵着小若走在前面,心里仍然有些慌乱。坐上车的时候,小若很开心的和叶梦一起坐在后座上,陆文显在前面开着车,偶尔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后面的一大一小,只觉得刚才没说出口的话,也不那么遗憾了。

    “小若,爸爸妈妈都陪着你,你开心吗?”陆文显不知怎的,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小若疑惑的问道:“妈妈?”

    陆文显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着叶梦没开口,赶紧说道:“是啊,梦姐就是你的妈妈啊。”

    叶梦全身一震,她不敢相信陆文显刚刚说出口的话,她辛辛苦苦隐藏了那么久的两个字,就这么被揭开了遮羞布,陆文显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说出了这件事,那以后,他是不是也会这么自然的说出,以前,他是如何羞辱她的?到那个时候,小若该怎么看她?

    “梦姐就是梦姐,怎么会是我妈妈呢?爸爸,你在说什么呀?”小若还是不懂,她从出生开始,生活里就只有梦姐这么一个亲人,让她认个爸爸很容易,让她把梦姐认成妈妈,那就有点难度了。

    陆文显显然也明白了这个道理,于是改口道:“爸爸的意思是,梦姐照顾你这么久,不就相当于你的妈妈吗?以后你一定要对梦姐好,知道了吗?”

    小若大力点点头,接着开心去了。

    叶梦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凉,她有预感,陆文显以后肯定会做出什么超出她控制的事情,不,他已经做了。让小若喊他爸爸,不就是已经超出她的控制了吗?

    后视镜里,陆文显看得一清二楚,叶梦的情绪变化都在他眼里。尽管他已经很小心翼翼,可是叶梦的表情,他看得很清楚,她是不愿意认小若做女儿的,也就是说,小若,永远都成不了他和她的女儿,所以,她和他的关系,不会再有任何改变……

    他那么费力地阻止她和宏宇的婚礼,她都没有半分动容,看来,在她的心里,自己可能真的没有位置了,否则,她也不会对自己说谢谢。谢谢,他听到以后,心都要碎了。他曾经的女人,他女儿的妈妈,为了他帮了女儿一次,就跟他如此郑重的道谢……

    ……

    小若并没有因为那天的事情,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也没有追问“妈妈”的事情,还是一如既往的跟着叶梦生活。这天,叶梦带着小若去超市,买了一堆家里要吃的用的东西回来,刚刚进了小区,停在楼下,车子旁边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我要和你谈谈。”袁冬娇很是自然的说,丝毫没觉得自己到别人家楼下堵人这种行为,有任何的不妥之处。

    叶梦锁上车,东西也没拿,让小若上了楼以后,自己随着袁冬娇来到了小区门口的咖啡厅里坐下,各自点了一杯咖啡。

    “呵,看到你,就想起来当年我和文显的那场婚礼。”袁冬娇率先开口道。

    叶梦颔首,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当年那桩事,是她的复仇。陆文显不后悔他的复仇,她自然也不会后悔。

    袁冬娇似乎也没打算让她接口,自己接着说道:“那天,我早早就化好了妆,换了婚纱,在教堂等着文显。我等了好久,真的好久,他都没有来,我还以为,自己是被逃婚了。呵,没想到,他已经被送进了医院。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血,我现在依然惊讶,我当时竟然没有昏死过去。医生跟我说,文显他,已经不行了。可是我不相信,我一直求他们,让他们救文显,最终,文显还是活了过来。”

    “那一刀,差点要了文显的命。我相信,无论什么仇什么怨,一条命,总是能够相抵了吧?叶小姐,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当年的事找你,也不是为了我的事找你,我是想跟你说,如果你不爱文显,那你就放过他吧!”

    叶梦听到这里,还真是觉得稀奇了,袁冬娇竟然是来求自己这个的?她那只眼睛看到是她叶梦不放过陆文显了?她这么多年带着小若,就是想躲过陆文显,现在被他找到了,还被人说不放过他?还真是好笑啊!

    “袁小姐,我知道你对陆文显一往情深,可是世界上不是只有陆文显这一个男人,我对他没什么兴趣。你刚才说的,让我放过他,这种话,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说了。毕竟,我对陆文显,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放不放过的,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要是你能说服陆文显,让他不再来打扰我和小若的生活,我还真要谢谢你呢!”叶梦直接打开天窗,说了亮话。陆文显的桃花,她还是远远躲开的好,免得哪天自己无辜受累。

    “小若是文显的女儿,他不会不管小若的,所以,你看……”袁冬娇为难的说道。

    叶梦挑了挑眉,说道:“听袁小姐这意思,是想让我把小若拱手相让了?难道你以为你把小若争取过去,就能讨陆文显的欢心?你还真的不了解他啊!”其实叶梦说这话是一点底气也没有的,不过既然是谈判,那就得有谈判的气势,不管自己手里的牌到底好还是坏,谈判桌上,总是要给自己装装样子的,免得让对方看穿自己的底气不足,变本加厉的要求更多。

    袁冬娇本想反驳来着,但是这个时候正好服务员过来送咖啡,所以她只能歉意的对着叶梦笑了笑。等服务员走了以后,她复又沉默了一小会儿才说道:“既然叶小姐这么说了,其实我今天来,还带了一样东西,想着给你看看。”

    叶梦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当年亲手做成的那几本收藏剪贴画的本子,还在袁冬娇手里。她原本以为,这些东西会回到陆文显手里,如此,那她的那些受辱的日子,也就没有第二个人能当面提醒她了。没想到,这些东西,竟然还在袁冬娇手里!是了,陆文显连那么贵重的订婚戒指都没有收回,又怎么会收回这些东西呢……

    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