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24铜肤铁骨丹
    “这如何使得?洗髓伐骨丹的配方乃是我上官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秘方,如何能轻易被外人知晓?”上官宜卿道。

    “如果你死了,这秘方岂不是失传了?”龙月菱笑道,“与其使得你上官家列祖列宗传下来的宝贝绝迹于世,莫不如传给一个靠谱的人,比如说我。至少也算是于人有益,造福于世了不是?”

    上官宜卿眉目一沉,道:“姑娘怎知我死了这秘方就会失传?难道姑娘现在就想要以武力相逼迫不成?虽说姑娘身边这位上人实力高不可测,但我上官宜卿也不是任由宰割的懦弱之辈。”

    龙月菱笑笑,仍旧气定神闲地看着他,并未急着解释什么。反而是缓缓踱步在他周围转了一圈儿,又站定在他面前,方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上官药师可是受兽气很深哪,如果药师认为,还能以如此体质为你上官家传宗接代的话……那么我刚才的言语,就算做无稽之谈好了。”

    龙月菱对灵兽的气息十分敏感,刚开始到这医馆的时候,她就察觉出这里的兽气不轻。当时只以为是因为那伤者是被九尾邪狐所伤,所以难免使得上官宜卿的身上沾染了些许兽气,所以也并未放在心上。但是此时,龙月菱在他身上仔细感知了一番,发现这兽气并非来自于外界,而是源于他自身。

    只不过这种兽气究竟因何而来,龙月菱也实在无法推断清楚。毕竟从他的实力和种种迹象看来,他的确是上官药师无疑。只是如今因为这浓厚兽气的影响,他现在的体质,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半人半兽,是个怪物了。

    上官宜卿面色不定地沉默半晌,气势终于弱了下来,道:“姑娘既然能探知到在下身上的这种兽气,可有能力为在下清除么?”

    “主人!为什么要清除?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会一直陪着我的,难道又不作数了么?”

    床上的白狐听到此言,急切道。

    龙月菱看了白狐一眼,又看了看上官宜卿,忽而问道:“敢问上官药师多大年纪了?”

    “呵呵……我已经一百三十岁了……”上官宜卿苦笑道。

    “难不成你也是用各种神兽兽皮练邪功,以保青春永驻?”影随月诧异道。

    真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与轩辕驰有同样的癖好,而且还都是男人!生老病死乃是天地规律,除了神国占据这天地间最为精华之地,可以得以长寿之外,无论是风元大陆还是宣龙大陆,都很难出现如此长寿之人。此等强求长寿之举,可谓逆天命而行,实在算不上是好事。

    “兽皮?”上官宜卿略略一想,便道,“据在下所知,所有灵药的炼制中,唯一需要用到多种神兽兽皮炼制的,就只有‘铜肤铁骨丹’。此种丹药多为培养大量战士之时所用,人服用之后,可以练成金刚不坏之身、战力非凡。但是却也麻痹人的神经,使人愈发蠢笨、渐渐失去思考能力,沦为操纵之人手中的傀儡。”

    龙月菱和影随月相视一眼,自然都觉得上官宜卿此言不假,他根本没有必要在此事上骗他们。也就是说,拓跋驰所得到的那些兽皮,是用来炼制不死战队的?而后果便是,将抚远国大量兵士变为他手中操纵着的,只知道作战、而完全失去人的思考能力的傀儡?

    “恕在下直言,二位所认识的那炼制铜肤铁骨丹之人,怕是有什么大的不可告人之阴谋吧?如果此人是二位朋友的话,二位理应及时制止才行啊!”上官宜卿道。

    龙月菱和影随月自然都知道了轩辕驰弄那些兽皮到底想要干嘛。只不过,既然是要炼制丹药,而且还是大量的,怕是以轩辕驰或是抚远国炼药师的能力,还不足以炼制成功。

    “虽说这世上已经没有炼丹师了,但若是以此配方退而求其次,只炼药汁药粉的话,药效也是不容小觑的。二位既已知晓此事,实在不宜袖手旁观哪!”上官宜卿见龙月菱和影随月都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又劝说道。

    龙月菱发现上官宜卿的确是个极为正直的事,很具有医者心系天下苍生的品格。可为何却做出以兽气续命之事?

    难道长生不老,对一个人的诱惑真的如此之大么?还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

    轩辕驰的事此时并不是重点可,最重要的,还是先得到洗髓伐骨丹。

    因而道:“上官药师的提醒我们都记下了,也会留心一些。只是,我刚刚的提议,药师考虑得怎么样了?”

    上官宜卿静了静,看了白狐一眼,叹道:“冤孽啊……都是冤孽……”

    “灵狐本是和在下签订了本命契约的神兽。可是在下三十岁那年,遇到来抢夺上官药谱的歹人,力所不敌,险些陨落。本想要在陨落之前,解除与白狐的本命契约,让她自此自由自在,不必受我之陨落的牵连。可是却不成想,白狐以其灵狐之气,通过本命契约度到我的身体之内,强行为我续命。”

    “当时我自身的气力已经衰微,即便知晓这灵狐之气入体,却也没有丝毫抗拒的能力。身体中反而还本能地抓住了这一次活命的机会,使得身体中残留地气息与灵兽之气合二为一,如此半人半兽之气,彻底在我身体中运行起来……如今,已经过去一百年了……”

    上官宜卿长叹一声,看向白狐,道:“小玉,我既答应了你,自是一定会做到。”

    小玉听了这两个字,从龙月菱怀里探出头来,道:“谁在叫我?”

    龙月菱无奈地看了影随月一眼,心想你看看你做的好事!取了这么一个烂大街的名字,这么轻易就遇到同名的了吧?真是太没个性了!

    “还不知二位高姓大名?”上官宜卿尽量平复了情绪,回身问道。

    龙月菱心想你这思维跳跃性也太大了吧?我还正打算听故事呢,你突然又问起我们的姓名来了!

    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