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08仁慈处置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方山怒道,“我和婆婆是好心帮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还特意把我们叫回来责怪。早知道我说什么也不跟着你那两个属下回来了!”

    方山现在真是对龙月菱有浓浓的愧疚,忽然觉得龙月菱的话其实都是对的,他实在太能惹麻烦了。要不是他非要叫了张生和薛义,婆婆也就不必回来被风波定这老头儿一阵数落了。

    “什么叫我不讲道理啊?”风波定也是不甘示弱,道,“小兄弟,你拍拍良心说说,我是不是对你们很信任啊?可是你们呢?辜负了我的这一番信任不说,居然还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谁把你往火坑里推了,我们这是为你好,这是为了你们整个尚义帮着想,你怎么如此不讲道理啊!”方山回击道。

    “行了行了!”龙月菱止住了这两人的争执。

    心想如果再让你们说下去,估计等到明天天亮,你们也争论不出个胜负来。

    “风波定,如果你叫我回来真的只是为了埋怨我的,那恕老身不能奉陪了”,龙月菱言罢,招呼了方山一声,道,“方山,我们走。”

    龙月菱可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这么好脾气。要是放在从前,早就直接对风波定大打出手了。哪能吃这费力不讨好儿的闷亏?

    只不过随着对自己如今容貌地愈发适应,好像性情也变得宽和得多了。竟然潜意识里可觉得不能和这个后生晚辈一般计较。觉得自己大人有大量,听着他发泄完也就罢了。

    “哎哎……婆婆请留步。”风波定见龙月菱和方山真的要走了,那一腔怒火也发泄完了,岂能不急忙将龙月菱拦下来。

    “怎么?没骂够呢?”龙月菱道。

    “嘿嘿……嘿嘿……”一贯嚣张跋扈的风波定此时却变成了一个害羞的“少年”,居然挠挠头,不好意思起来,道,“这个……这个……嘿嘿,晚辈一时糊涂,冲撞了前辈,前辈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啊。”

    龙月菱摇摇头,毫不客气道:“你放心,老身大人有大量,不可能和你一般计较。你说吧,这次非要找我们回来,除了数落老身一番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实不相瞒”,风波定道,“这几日里我思来想去,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啊。但从当日帮主大选的整个流程上看来,却的确没有丝毫异样。难道说先前真的是我多虑了?”

    原来风波定只是想要问清楚这件事情而已。看来这小子的好奇心还是很强的么!龙月菱还以为风波定叫她回来,是让她帮忙杀周万里的呢。但是如今忽然想到,其实要杀周万里,风波定是根本不需要她出手的。区区一个周万里,他还是对付得了的。

    “哪能真的那么简单”,龙月菱也不想要瞒着他,便坐下来慢慢道,“当日我们本打算在大选之前就将周万里给解决掉的。但是到周万里屋外,却发现他正在和朝廷之人交谈。他们正在商谈着要除掉我和方山。因而我们当晚便并未行动,反而是回房等着他们送上门来了。因为我们早有准备,所以这朝廷之人来找我们下手之时,就中了我们的圈套,被困住了。”

    龙月菱自然是不会把她和轩辕驰的关系说出来了。虽说风波定不会因此而觉得她和朝廷有什么勾结,但是这样却是会暴露她的真实身份的啊。

    “既然这官员已经落入到我们的手中,他自然是没有机会发号施令的”,龙月菱道,“周万里和慕容枫的所有筹谋,都是要以这官员的发号施令为前提的。没有了朝廷的支持,他们自然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

    “那朝廷的狗官现在何处?”风波定一听到龙月菱抓到了朝廷的人,就两眼放光,大有扬眉吐气之感。而且这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也毫不客气地付诸于言语,“他娘的,这狗官借助周万里之手,没少阴我们尚义帮。这次落入咱们的手中,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龙月菱听着,还真为轩辕驰捏一把汗哪!心想这次也多亏了自己在尚义帮了。如果抓住轩辕驰的人不是她而是风波定或是另外帮众的话,轩辕驰少不了要受一番皮肉之苦了。不对,不仅仅是皮肉之苦那么简单,绝对是心理和身体的双重折磨。

    “逃了”,龙月菱道,“帮主大选之后,我回到房中,就发现囚困着他的那结界已经被破除掉了,人也逃之夭夭。追是肯定追不上的了,所以也只能任由他逃走了。”

    把这瞎话编得浑圆浑圆的,风波定又不可能怀疑她,所以自然是没问题的。

    “他娘的,真是便宜了这狗官了!不过也可见朝廷狗官诡计多端,实在不好对付”,风波定道,“对了,婆婆可记得这狗官长什么样儿?我找画师画出来,给帮众的兄弟们人手一份儿,让他们见到这狗官就给我抓回来。”

    “你快得了吧”,龙月菱道,“这事情可不能闹大。如果真的闹大了,可就是朝廷和尚义帮的正面交锋了。可是抚远国朝廷倒也并未真的做出什么对尚义帮大为不利的事情不是?其实朝廷控制周万里的意图,只是想要了解尚义帮内的情况罢了。当然了,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而已啊,你要是反感,我不说下去便是。”

    龙月菱觉得风波定这人看似大咧咧粗头粗脑,可在大事上却反而是很聪明的。所以和这样的人交谈可以定要时刻注意着,一点儿不能露出破绽才行。

    “婆婆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就是,我怎么可能反感婆婆嘛!人都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多少多少书来着,反正就是说听人说话很有用处了。婆婆的话对我来说就是比多少多少书还有用处的。”风波定道。

    龙月菱看了方山一眼,心想,你什么时候收了这么个徒弟啊?

    而方山的一脸无奈,倒好像是忙摘除关系,不认这学艺不精的徒儿一般。

    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