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6章 声东击西的计谋
    “那既然如此,那哀家就把你杖毙好了!”太后悠悠的开口,冰蓝月的面色不变,可是暗处的某人却呆不住了。

    “且慢,这个宫女耿恩不是报信的宫女!分明是有人找了替罪羔羊。”走出来的人穿着宫装,头上的珠翠摇曳生光让人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此刻应该在皇帝身边的冰若兰,而在她之后皇帝也慢慢吞吞的走了进来,步履轻浮似乎身子不适。

    “哦,兰妃娘娘为什么说不是她?”冰蓝看着冰若兰进来,心里立刻明白是这个白痴干的事情,目光微微一眯,带着挑衅的意味。

    冰若兰本来是因为气愤而一时慌乱开口,此时却一时无法圆谎,一双眸子里闪烁着迟疑的光芒,心里发虚。

    “因为这丫头一看就不像是一个胡乱说话的人!”冰若兰慌了,被冰蓝月的目光看得有些发毛,垂下眸子开口。

    这时,冰蓝月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对着太后说道:“太后娘娘,臣女想问兰妃娘娘几个问题,不知道可否?”

    “你们是姐妹,自然可以问。”太后不知道冰蓝月的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脸上一脸的平静。

    “请问娘娘有什么证据说这人不是一个说谎话的呢!”冰蓝月的目光眯了起来,冰若兰已经跳进了自己给她哇的陷阱,看着她挣扎的样子还真是好玩。

    反正冰若兰现在是皇帝的宠妃,被发现了也不会怎么样,就让自己好好的耍弄一下好了,冰蓝月在心里这么想着,一双眸子很明显的带着笑意。

    “本宫从小就是一个善良的人,所以对善良的人都会有一种感应,刚才这丫头的眸子里明明透着一股子委屈,所以本宫知道她一定是被人逼迫的。”说完,冰若兰还往宫女的面前走了几步继续说,“你别怕,若是有人逼你,本宫回求太后做主。”

    那宫女看见冰若兰这么说,脸上的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冰蓝月嘴角微微一扬说,“兰妃说对了一半,另一半却错了。”

    “本宫说话向来只有全对,何来半错半对之说?”冰若兰看着冰蓝月,目光里带着怒意,眼看着冰蓝月就要被自己搬起来的石头砸了脚,她又怎么会轻易罢休。

    “娘娘,臣女的确让这位宫女撒谎了,不过却不是我故意逼迫她承认错误,而是她自愿帮助小女找到那名宫女的。”冰蓝月的话让众人听了一头雾水,这时一个人已经带着宫女走了进来。

    见到此人,冰蓝月大感意外,她是谁?

    原本,冰蓝月拜托了逸王帮自己的寻找那名宫女,并且提供了那名宫女身上佩戴的玉佩,而且还有其它的身份特征,但是因为时间有限,就又托逸王找了一个宫女来顶替,拖延时间。

    因为根据心理学,一旦真正的骗子在听说被抓到之后都会很得意的过来窥探,到时候一居抓住不是难事。二来如果陷害自己的那个人看见冰蓝月找了一个人冒名顶替一定会想方设法出来拆穿,这样自己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知道此人是谁,是一举多得之法。

    不过,不是应该是逸王派出的人间这个宫女抓到吗?面前这个宫装的女子自己不认识啊。

    “臣妾丽妃参见皇上,太后娘娘。”面前的女子露出了温柔的浅笑,皇帝一看是她,眸光里带着一丝依赖。

    冰蓝月震惊了,这个女人一看至少也有二十五了,典型的老妻少夫啊!皇帝的口味真是重,怪不得这么变态呢,专门抓着自己不放。

    “丽妃,你来这里做什么?”太后对丽妃语气里带着严肃,目光里更是有一种咄咄逼人的味道,让冰蓝月暗暗咂嘴,这肯定背后有故事啊。

    可是,为什么丽妃会参与进来的,难道丽妃是逸王的人?想到这里冰蓝月看丽妃的眼神复杂了许多,逸王今年也是二十四五,两个人好像年纪相当吧。

    冰蓝月隐隐嗅到了一股奸情,赶紧垂下自己的眸子,以免透露了自己的心思,那可就不好了。

    “回太后,臣妾刚才离开这里的时候,看见这个宫女鬼鬼祟祟的,所以就特意抓了过来盘问,谁知她越说越心慌,身上还带着一股子浓郁的香味,想起冰家小姐的话臣妾立刻就将她带了过来,请太后定夺。”丽妃看了宫女一眼,又看了冰蓝月一眼,目光里透着复杂。

    “太后,这个宫女一定也是被冤枉的!”兰妃看见那个宫女,脸上立刻就出现了慌乱的情绪。

    冰蓝月暗暗在心里摇头,以冰若兰这战斗等级还想和宫里人斗呢,她已经给自己挖了一个坑把自己给埋进去了。

    “刚才你说她是被冤枉的,现在你又说丽妃带来的宫女是被冤枉的,哀家看你自己肯定是知道哪个是通知冰的人吧!”太后不愧是人精,一眼就已经看出了冰若兰的心思,心里对这个女人已经印象坏到了极点。

    一个女人能够在宫里长久活下去无非只有两个理由,一个就是她有不错的利用价值,另一个就是一辈子默默无闻,而冰若兰想要做第一种偏偏又没有做第一种的资本。

    “不,臣妾不知道!”冰若兰这么回答,简直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冰蓝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可不想这个时候把冰若兰给害死,不过是小打小闹玩一玩罢了,弄出人命来怕有一天自己被下地狱可不好,她一直是好人呢。

    虽然冰若兰曾经害死了以前的冰蓝月,可是现在的冰蓝月却想着恶人有天收,自己只想做一只无忧无虑的米虫,收拾人这种事还是交给老天爷来好了。

    何况,前一个冰蓝月的死,有一部分是因为她自己不够坚强,而且一味的忍耐的缘故。自己现在可不是喜欢一味忍耐的人,但也不是喜欢打打杀杀的人,只想做一个安静的女子。

    “太后娘娘,臣女派来的第一个的确是骗人的,是臣女是为了等真正的宫女自投罗网,所以弄出的一个计策。因为要寻找那个宫女需要时间,又不能打草惊蛇,就想了一个这样的法子。”冰蓝月跪在地上,刚才与她一起进来的宫女也跟着跪在了地上。

    太后的眸子里一抹深沉的痕迹,说道,“你到底要找的是什么?你不是已经说了那女子的身上带着千里香的味道吗?”

    “臣女在出门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一下那宫女的鞋子,上面刚好沾染了臣女梳妆用的胭脂。”冰蓝月一边说,一边将丽妃带来的宫女裙子掀开,露出了她的一双鞋子。

    “宫女的身上放了千里香吗?怎么又成了胭脂!”太后的脸上透着一股子不悦,觉得自己被冰蓝月席戏耍了一般。

    “禀报太后娘娘,因为刚才人多眼杂,臣女怕说出了真相宫女会去换鞋子,所以故意说是千里香,因为宫女的衣服都是按照固定的日期穿戴,所以不容易更换,她一定会用别的东西遮盖所谓的‘千里香’香味必然比别的宫女浓烈。正是因为如此,丽妃娘娘才先一步抓住了这个宫女,帮了臣女的忙。”冰蓝月这时看了一眼丽妃,见她是一脸的平静,根本就没有往自己的这边看来。

    “所以呢,你就连哀家和皇上一起欺骗!”太后狠狠的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杯碟跟着一起晃动了起来。

    原本还慌乱的冰若兰看着太后将火气发在了冰蓝月的身上,顿时心里就放松了下来脸上透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太后娘娘恕罪,臣女愿意受罚,但请不要惩罚这位顶罪的宫女,她是为了帮我才欺骗了太后,一人做事一人当。”冰蓝月看着太后开口,眸子里带着股不屈的光芒。

    “嗯,你倒是知道自己的过错自己承担,既然如此就去慈宁宫给哀家抄写一百遍《大金刚经》。”太后脸上的怒意渐渐平息,看着冰蓝月的目光越发的深沉了。

    冰蓝月简直觉得自己的双腿已经不听使唤的一软,一百遍金刚经,这是要让自己常住宫里的情况吗!

    《大金刚经》冰蓝月在尼姑庵里面见过,总共有三卷三十六册,抄写一百遍就是三百六十册,哪怕她每天用神速的草书也需要半年啊,如果用正楷用一年也是有可能的。

    看样子太后是不准备让自己出宫了吧,困在这宫里对谁有好处?冰蓝月不仅抬头看了一眼皇帝,将他也正用目光看着自己,顿时心里一个哆嗦。

    原来太后从一开始才是最大的挖坑人,合着所有人都被她老人家一个人给耍了。不过说太后是老人家也不算贴切,在现代最多是个阿姨,三十五六的年纪,看着还有些风韵,只可以这九重宫阙锁住了女子的青春白白浪费了。

    “是,臣女领旨!”冰蓝月跪在地上磕头,那动静格外的响,她实在是被太后的惩罚吓得有气无力了。

    “兰妃,这宫女若是哀家没有记错是上次打翻了你面前酒杯,后来被你求情救下来的宫女吧?”太后忽然将目光看向了冰若兰,目光里透着一股子威严,可没有对冰蓝月的那般柔和。

    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