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40章 别离莫离
    冰蓝月又吃了一些饭菜这才上楼休息了,楼下数百人的吃喝,有梦夏如醉以及断流在,万万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

    吴敏不放心冰蓝月身上的伤势,所以跟了上去。

    三楼,她的房间依旧在,可推开门,君莫离早已不在里面了,她在受伤的那天,君莫离就已经出城了,现如今大索京城,就算他想回来,也应付不了盘查森严的城门。

    所以直到现在,君莫离依旧在城外的君宅中。

    冰蓝月斜靠在床上,心中想着如何给逸王脱身。

    逸王摊上大事了,本来名望就不低,回封地之后如果不主动跳出来,就算轩辕锦身为帝国的皇帝,也不能随便对他下手。

    可如今……

    吴敏把药箱放在桌子上,继而开始准备起来,她要给冰蓝月针灸,这样可以刺激伤口快点愈合。

    冰蓝月顺从的脱下衣服,看着一根根细长的银针道:“吴敏啊,你这么一手绝活,混迹江湖实在有些委屈了,有没有兴趣在京城开一个医馆啊?”

    吴敏摇了摇头道:“大小姐,我之前是一个杀手组织的,您知道吗?”

    冰蓝月点了点头道:“知道。血花会。”

    吴敏大吃一惊,大小姐怎么知道的?回头一想,之前她对夜狼说过自己的绰号,现在龙门镖局内部招收了大量的武林中人,知道了绰号,难道还不知道她之前在哪个组织中供职吗?

    “是,血花会,自从吴家在太医院中失势,我和师伯浪迹江湖,在江湖上,快意恩仇是挺自由自在的,可没有安全感。”吴敏叹了一口气道:“师伯被人暗算,为了复仇,我加入了血花会。那年,我才十四岁。”

    说着,吴敏捻起一根根银针,以极快的速度扎进冰蓝月肩膀,冰蓝月非但没有感觉到疼,而且还有十分舒适的暖意从银针处流遍全身。

    吴敏搬来一把椅子坐着道:“大小姐,一会我还要给火凤扎上几针,您好好的休息吧。”

    冰蓝月连忙喊住了吴敏道:“别急啊,你看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挺无聊的,跟我说说话,不着急。”

    吴敏犹豫了一下,她说道:“是,大小姐。”

    冰蓝月挺想知道一个女子如何在尔虞我诈的江湖中生存这么久的,很好奇的说:“然后呢?加入血花会之后呢?”

    吴敏眼睛中闪现过一丝痛苦的神色道:“我报了仇,可是却留在了血花会。”

    在武林中,大夫不可以杀,就算你武功再高,总有生病的时候吧,或者你武功已经高上天了,总该有亲戚朋友有生病的时候吧?

    说一千道一万,大夫在江湖中的地位十分高,没有谁轻易的和大夫结怨,更不用说杀人了。

    那,吴敏的师伯怎么死的呢?

    都说女人好奇心赛过猫,冰蓝月也不例外,她把自己疑问说了出来,孰料吴敏却目光闪烁不肯回答。

    冰蓝月比较在意别人的感受,所以,并不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既然不愿说,冰蓝月也不强求。

    毕竟每个人都有隐私的,她见到吴敏的垂下眼皮,似乎有难言之隐,于是安慰道:“我们都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算同病相怜吧,吴敏,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在这里绝对没有人强求。”

    现在吴敏也算朝廷正儿八经医官了,平日里有太医院院正施大人的照顾,日子过的倒也算平和。

    “大小姐,当年我复仇的状态跟您昨日一样,一心想着复仇,可报完仇呢?又能如何?”吴敏欣慰的看了一眼冰蓝月道:“大小姐今日的状态很不错,江湖上有十年磨一剑之说,也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最主要的是要活下去。”

    冰蓝月也及时注意到自己的状态,很快的调整过来,只是心中的仇恨哪是那么容易放下的?

    前生,今世,她的第一个孩子就这样没了。

    冰蓝月苦笑道:“血花会那边,你从血花会出来的,让如醉配合你,令我们各地的分号要防止血花会的杀手反扑,今日我杀了奎牛,我怕奔马和金鸡会来寻仇。”

    吴敏心中一惊,连忙问道:“是在正常交手中杀了奎牛吗?”

    冰蓝月皱着眉头想了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问道:“有什么关系吗?”

    “血花会规矩,若是收人钱财必定与人消灾,正常交手下如果被杀,血花会不得寻仇,如果是非正常情况下,诛杀血花会杀手,那血花会必定要报复的。”吴敏有些着急,甚至她还匆匆的跑到窗户口前,伸头看了一眼。

    “大小姐,此事非同小可,跟着属下从血花会出来的杀手不少,如今都在龙门镖局,属下明日便让他们护得大小姐周全。”吴敏的表情十分紧张。

    搞的冰蓝月自己都有些紧张了,她忍不住问道:“不过一个血花会而已,如醉还是舞蛇呢,听她说,血花会如今算得上顶级高手的只有两个,有什么可怕的?”

    “她知道个屁啊!”吴敏爆粗口道。

    冰蓝月见一向不急不躁的她竟然也爆粗口,不由得嘿嘿一笑道:“吴敏,你说粗口哦,这样可不好,没关系的,现在我们的势力很大,区区一个杀手组织我还不放在眼里。”

    吴敏突然想到面前的这个人是什么人啊,大凌皇朝的冰妃娘娘,手下成千上万的高手,以及上林苑的新军也听从她的命令。

    血花会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贼不与兵争。

    “凡事,做到万无一失就好。大小姐,您现在感觉伤口怎么样?”吴敏满腹心事。

    冰蓝月点了点头,道:“有点麻麻的,痒痒的。”

    就算冰蓝月对医学什么的不太清楚,可也看过电视上一个:伤口还疼吗?痒。痒就说明快好了。

    果然,吴敏面露喜色,道:“没有想到大小姐恢复起来还挺快的,嗯,属下告退了,火凤姐姐那边……”

    冰蓝月点了点头道:“好,那你就先过去吧。”

    吴敏把扎在冰蓝月身上的银针都收了,然后就背着药箱离开了,冰蓝月望着微弱摇晃的烛火,细细的想着心事。

    不管是丽妃还是逸王妃,逸王妃总是逃不掉的,她必须死,至少行刺的人中有云家的死士,丽妃纵然是幕后主使,云芸也逃不掉关系。

    云芸的死也算宽慰一下未出生孩子的在天之灵了,剩下的便是丽妃了。

    对于丽妃,她现在还没有能力去动,带兵进入皇城,却进不到内宫,这便是轩辕锦的底线了吧。

    看样子,还得入宫。

    不对!冰蓝月突然睁开眼,她想起一件事,那就是立后的事情,太后倒是挺中意丽妃的,丽妃不会当皇后吧?

    媚妃出身问题,能有如今的妃位,全有轩辕锦的宠爱,想要登上皇后宝座,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

    如果她母凭子贵,倒是有可能。

    一下子,冰蓝月明白了丽妃一定要帮助云芸了,她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丽妃的地位了。

    逸王也好,逸王妃也罢,甚至皇帝,太后,恐怕都成了丽妃的棋子,这个女人究竟要做什么?

    一直到后半夜的时候才沉沉的睡去,等到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了,她一睁开眼,就看见君莫离的脸。

    “莫离……”冰蓝月心中有些颤抖。

    “躺好。”君莫离充满温柔的语气让她顿时无法思考,乖乖的躺好。

    她见到君莫离通红的眼睛,心下一阵心疼。

    到了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全心全意爱着的人啊。

    “你终于来了。”冰蓝月鼻子酸酸的,有点想哭的冲动。

    君莫离点了点头,眼神中尽是恋爱,道:“是,这几天,京城一直封锁,我不能进城,有太多人认识我了,今天一大早,城门重新大开,我混在龙门镖局的镖师中得以进城。”

    冰蓝月已经猜到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可怜巴巴的道:“我们的孩子,没了。”

    君莫离握着她的手道:“以后,我们还会有的,皇帝不限制你的自由了,跟我走吧。”

    冰蓝月微笑着缓缓摇头道:“不可能,他不限制我的自由了,却又封我为妃了,我出不去。”

    她这两天跟疯了一样到处找凶手,情绪极为激动,这一觉睡的也很好。昨晚上什么事情也都想通了。

    不就是那个表面上很温文尔雅其实占有欲特别强的暴君要留自己在京城吗?那好吧,那就在京城吧。

    至少,未来君莫离要造反的时候,她还可以提供情报,以及做内应。

    夜狼已经进兵部了,自己也能左右帝国未来的方向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秋云国的木图王子在我进城的时候看到我,我要即刻离开。”君莫离抓着冰蓝月手,亲吻了一下,然后道:“见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冰蓝月心中空落落的,她道:“没事,他没事,不会出卖你的。”

    君莫离摇了摇头,道:“他的身边有羽林卫,我想,羽林卫可能也已经看到我了。”

    冰蓝月颓然的放开君莫离的手,她的心中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君莫离不会再回来了。

    她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中为何有这样的念头。

    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