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章 龙穴戏蟒
    沐白心急,揣着丹药,急忙奔回部落,恰好在路上遇到海辰迎面赶来。二人自刻下第一魂印后,都在忙于修炼,已有大半年时间未见。此时海辰已经彻底巩固了初级魂修的修为。

    “海辰!”

    “沐白!”

    “海辰,你把此物交给昂叔,万分紧急!”

    沐白与海辰相见,顾不得多说,将丹药递给海辰。

    “我明白,你去吧!”

    兄弟相意,意来心至,根本勿须过多言语。

    海辰接过丹药,便大踏步向部落狂奔。沐白看着好兄弟的背影离去,也不多加停留,转身又向后山奔去。

    在山林奔走半日,沐白凭借神识的妙处,避过了多数凶兽,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就在时候,背后枝叶攒动,却是海辰追了上来。

    “我就知道你会跟来。”

    “当然,部落也是我的部落,族公也是我的族公,你更是我的兄弟,怎能让你一人去犯险!”

    “这次我们会面对一头三阶凶兽!”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纵使刀山火海,也好过你独自一人!”

    说罢,兄弟二人击拳拥抱,相视一笑,朝着黑角蟒巢穴奔去。

    有道是药农进山见草药,猎人进山见兽禽。沐白和海辰二人,自幼跟随族人猎队进山摸爬滚打,自然都有着丰富的林中行走经验。全力狂奔之下,二人别无他顾,直奔目的地。不到一日光景,跨山越岭,便接近了黑角蟒的巢穴。

    “黑角蟒习性夜间活动,我们暂且在这过一宿,待明日一大早偷偷潜入。”

    磨刀不误砍柴工,沐白在决定冒险获取龙涎草的时候,便将黑角蟒的习性研究透彻。

    “黑角蟒素来在夏秋之交产卵,大概五年产卵一次,希望我们这次能有好运气。”

    “沐白你好算计,做事周全,就冲这点,我得好好跟你学习!”

    海辰竖指称赞道。

    “我出主意,你出力,这才是绝佳搭档!”沐白狡黠一笑,“黑角蟒产卵后,会极度虚弱,对我这‘麻果药丸’的香气也会更加敏感。待其服用后,黑角蟒行动更加迟缓,你引其注意力,趁其不备,我取走龙涎草!”

    “好,就按此行事!”

    二人议定,一夜无话。

    清晨,光束洒进密林,草尖儿上露水闪闪发亮。远处青山相衔,一条白练飞流而下,惊起一滩白鹭直上云霄。

    沐白和海辰二人哪里顾得上欣赏这大好晨景,而是将脑袋别在了腰上,小心翼翼向黑角蟒巢穴摸去。尽管计策已经商议妥当,可二人毕竟都还是半大孩子,说不紧张害怕,自然无人会信。

    要吃

    辣子栽辣秧,要吃鲤鱼走长江,谁叫那龙涎草,偏偏长在这龙穴旁。

    不出沐白所料,黑角蟒夜间捕食,清晨便回到洞穴,盘绕三枚蟒卵,闭垂着眼帘,不时吞吐猩红的蛇信。

    沐白和海辰二人远远观察,趁着黑角蟒警觉稍弱的时机,慢慢摸近洞穴。黑漆漆的洞口,散出阵阵寒意。

    “黑角蟒可以通过地面轻微的震动来感知动静,我们不可继续向前。”

    海辰点头称是,二人匍匐在洞穴口不远处,屏住呼吸。

    沐白掏出三枚棕黄药丸,香味沁脾,在神识操控下,将药丸轻轻落至黑角蟒不远处。

    过了十数息,黑角蟒果然蛇信频吐,睁开双眼,射出两道冰冷寒光。

    按理说,三阶黑角蟒虽然距化妖化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也是具备了一定的灵智,不是那么容易上当。

    不过也诚如沐白所言,产卵过后,黑角蟒极度虚弱,对沐白炼制的麻果药丸诱惑,便没了那么强的抵抗能力。犹豫半晌,黑角蟒粗大的蟒身一挺,张口便将那粒散发着诱惑气味的麻果药丸一口吞下,不见咀嚼,便已下肚。

    尝到了第一粒麻果药丸的美妙滋味,黑角蟒便断然没有放过另外两粒的道理,血口一张,将两粒药丸齐齐卷入嘴里。两眼寒光闪动,黑角蟒吞吐蛇信,仿佛意犹未尽。

    计策顺利进行,二人此时心都悬在了嗓子眼,砰砰直跳,直盯着黑角蟒接下来的反应。成败就在此一举!

    果不其然,数十息之后,麻果药丸的药效发作,黑角蟒躁动了起来,不过片刻,那狂躁扭动的蟒身便有所滞缓。

    “快,药效持续不长,我们必须尽快!”

    沐白话音甫落,海辰便挺身而起,一跃跳到洞口,同时魂力催动,一头完整的神乌幻化,厉叫一声向黑角蟒扑去。

    黑角蟒见状,双眼寒光大盛,猛地蹿头张口射向神乌魂灵。

    海辰自知三阶凶兽不可力敌,急忙止住神乌去势,急退而出。

    黑角蟒一击不成,张开血盆大口,吐着蛇信,散发出扑鼻腥臭,愤怒向海辰追去。

    就待此时,沐白纵身一跃,直奔向洞口龙涎草处,伸手一抓,两株龙涎草齐根而出。

    “嘿,小子,那三枚蟒卵也是好东西!”

    “做人留一线,他日好相见!”

    “我去,你还要跟这黑角大蟒来个‘进进出出’不成......”

    沐白抓起龙涎草,便与海辰反向疾驰狂奔。

    黑角蟒一看有人抢了它的龙涎草,知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不禁怒由心生,舍弃海辰,盘旋着蟒身,直追沐白。

    尽管黑角蟒的

    行动有所滞缓,可毕竟是三阶凶兽之能,不消片刻,便离沐白越来越近。

    “小子,小心!”

    器灵老祖幻化而出,只见黑角蟒庞大的蟒身一跃,张着血盆大口,直向沐白的后脑壳咬来。

    沐白灵机一动,操控三足乌鼎狠狠砸向黑角蟒。

    “砰”的一声巨响,二者激烈相撞。只觉得嗓子一甜,沐白喷出一口鲜血,但却趁着这撞击的力道,身子直直向前跃出去数十丈。

    一击之下,尽管不可能发挥出三足乌鼎顶阶魂宝的威力,黑角蟒也是硬生生被砸的眼冒金星,有点头晕。

    “嘿,大黑蛇,你就不怕老子踹了你的狗窝,砸了你的鸟蛋?”

    海辰跳上山石,狂拍着胸脯,哈哈大笑。

    好小子,欺负人欺负到人家窝里去了,你说那黑角莽能不怒?只见黑角蟒不待思索,急忙扭转蟒身,狂怒朝海辰急奔杀去......

    “哈哈,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大闹蟒窝,有趣,实在有趣......”

    “听你的话,拿走它的蛋,那我们可就完蛋了!”

    看着器灵老祖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沐白抢白道。

    “老祖我那是考验你。跟你说,我作为海北部的老祖,你作为海北部后人,光复部落的重任就在你和我的肩上。我对你的考验也是随时随地,千奇百怪五花八门......”

    器灵老祖爱唠叨的毛病真是叫沐白难以忍受,好在龙涎草顺利得手,心情大好,不顾伤势,急忙奔向和海辰约好的汇合之处。

    那黑角蟒护子心切,几个来回折腾之下,堂堂三阶凶兽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只好自认倒霉,闷头吐着蛇信返回洞穴,盘起三枚蟒卵,不再追击。

    两个半大孩子大闹黑角蟒,得胜而归,来回花费不过三日。果然少年自有少年狂,偷鸡摸狗他们最强。

    贯众、鬼臼、石长生早已备好,龙涎草得到手,沐白便回到熔岩裂隙,盘坐调息,做好炼丹准备。

    这次炼丹,不同于以往炼制初阶丹药,而是赫赫有名的醒龙丹。族公命悬于此,沐白不得不做好万全准备。

    平息心神,沐白架起三足乌鼎,按照丹方步骤配比,依次将贯众、鬼臼、石长生、龙涎草等物投至鼎内,谨慎操控,用了将近一夜时间,才将所有药材融炼至液体状态。而此时沐白的魂力消耗,已经超出了平时炼丹的极限。

    开弓没有回头箭,成败在此一举,沐白咬牙,誓将此丹炼成。只见沐白额上青筋暴涨,汗珠密布,艰难的将药材汁液凝聚在一起,不待第一个丹药成型,人已是摇摇欲坠。

    只有燃烧魂力,方有一

    线可能的机会!

    “凭此子魂力,断难炼成此丹。那族公老儿能不能活下去无所谓,只是看这小子不疯魔不成活的样子,继续下去,恐怕是会伤了魂基。也罢,老祖我命苦,为了部落,就再沉睡个几十年吧!”

    原本炼丹一途,外人是无法在魂力上提供协助,只是器灵老祖原本就是乌鼎器灵,身为魂身,借着沐白的一丝魂力,将自身磅礴的魂力附之而去,不出片刻,赫然凝聚出了一枚丹药雏形。

    沐白见到那丹药雏形,来不及开心一下,便昏倒在地。器灵老祖也随即魂身暗淡,潜入乌鼎消失不见。

    日过半晌,阳光猛烈地照射在沐白身上,明亮而刺眼。只觉得昏睡了数日,魂魄虚弱涣散,沐白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挣扎着撑地坐起,沐白打开乌鼎,顿时两眼放光,惊喜的看到一粒成熟的丹药悬浮在鼎内,发散着温和的光晕,一股药香扑鼻而来。鼎底则是一层烧焦的药渣,显然是一大部分药材炼制失败。真是好浪费啊,心疼......

    好在成功炼制出一枚醒龙丹,沐白欣喜若狂,急忙呼唤器灵老祖出来分享这激动的心情。

    呼唤半天,不见器灵老祖有反应,这跟器灵老祖平时的为人习惯大为不同。沐白慢慢回忆起凝聚成丹的情景,自己试图将药材汁液凝聚成丹,无奈犹如螳臂推车,就在欲燃烧魂力之际,一股庞大的魂力自鼎内而生,助自己一举凝聚成丹。

    “是老祖动用了自己的魂力......”

    多日相处之下,沐白尽管很烦那老东西聒噪不休,不过也早已得知老人家现在还是残魂的状态,恢复的魂力还很微弱,“老祖一定是输出魂力后,导致了自己再次沉睡!”

    心念及此,沐白惭愧难当,都怪自己太弱小,才连累了老祖。

    沐白心里,再一次对变强产生了强烈的渴望。不仅仅是满足做一个炼丹师,他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真正强者!

    “我要变强,我要保护亲人,而不要亲人为我牺牲!只有变强,才能成一个真正的炼丹师!只有变强,才能守护部落,才能保护族公,才能让这片山河变向,才能让这里的日月换光!”

    (本章完)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