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层层考核
    光膀子男人又看见了田伟这张脸,就像讨人厌的恶魔出现在人间,深深的叹了一声气。

    “弟!”乞丐小女孩,从远处跑了过来,少的那一条胳膊,袖子管空落落的随风甩着。

    “袁靓?”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从慕孜笑的别墅前经过。

    袁靓看着眼前青春活力,满脸笑容无敌的样子,“战爽?”

    “从技校毕业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见到你,没想到会在这里。”

    战爽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溜着慕孜笑身旁的田伟,表现很怪异,好像看见了她来,非常不爽。

    “是呀,战爽,你怎么会来这儿?”

    袁靓的问题,田伟同样很想知道,却故意装作满不在乎的表情,拽着慕孜笑往别墅的方向,迈着小步,想听见战爽是如何回答。

    战爽歪着脑袋跟田伟打招呼的情形,让他感觉事态不妙,扯着慕孜笑下身穿的大裤头,加快了进入别墅的步伐。

    “我只是碰巧经过这里,想来这我们的设计师谈谈,我在一家专门给女团供货的服装厂工作,也算是做着我们从前的老本行。”

    “真的呀?”

    袁靓似乎想到了什么,在给战爽描述着莱卡棉女孩的外貌打扮。

    “原来她是你的小学同学?本来在我们服装厂做的好好的,可突然从我们那里离开了,据说是跟一家商场有关,悄悄告诉你,袁靓,她好像去拿人家品牌样品了,结果我们服装厂做出来的服装,被人告了,损失了很多钱,当然这锅要她来背了。”

    “不会的,她不会那样的,战爽,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搞错了?”

    战爽眨了眨眼睛,淡定自若的讲,“社会是个大染缸,每个人进来之后,都逃不过,再说,她只是你小学同学,她现在变成什么样了,你是不清楚的。”

    一个女孩正站在树荫底下,牢牢的抓住一块快要掉下的树皮。

    “求求你,给点钱吧!”乞丐姐妹拽着女孩的裤脚,她掏出了身上仅剩的钱。

    等战爽朝附近看时,女孩已经消失了。

    “可是,我还是不相信……”

    “好了,袁靓,你怎么还像上学时那么单纯,有些人就是会为了达到自己目的,不折手段,看来设计师今天是不想见我,那我只能自己去找房子住了。”

    “战爽,服装厂不提供住宿嘛?”

    “不啊,难道你现在工作的地方有宿舍?对了,袁靓,我还没问你在哪家服装厂上班呢?”

    “我没有在服装厂,我现在一家包装女团出道的公司,是一名练习生,本来有宿舍,但出了点问题,还不清楚现在解决了没。”

    “真的?那太棒了,我就说你读技校的时候,但凡表演,你都会参加,原来是想当艺人,有追求,不像我,就想嫁个有钱人,然后结婚生子不工作。”

    战爽古灵精怪的表情,让袁靓知道,她正在计划着某件事。

    “袁靓,那我们一起合租吧,什么宿舍出了点问题,那些都是推辞,不信你看着,过个一年半载还是它,难道你这段时间能睡大马路?”

    袁靓听战爽这么一说,心里也在打着鼓。

    “战爽,那你先找着房子,我现在还要晨跑回公司打扫卫生,等我问问再说。”

    袁靓貌似来不及的步伐,匆忙跑掉,慢慢回归地平线。

    “还打扫卫生?看来也不是什么好公司,连个保洁员都请不起,拿他们练习生当苦力了,我应该找个特别便宜的房子才行,别到时她拿不出钱,合租变成了我整租,叫她来蹭住。”

    “跟我一起跑的,你怎么才回来?我跑太快了,完全不注意把你落那么远。”郑梦用着齐耳短发面试官可以听到的音量,叫唤着。

    “王姐,对不起,我路上碰见一些人,回来晚啦,那公司的卫生,全都交给我打扫吧。”

    袁靓开始手持扫帚,将楼上楼下的地面全都扫了一遍,一尘不染后,又拿着墩布,不停的拖着。

    郑梦就在一旁鼓弄手机,想着爸爸什么时候才能消气,并给她回电话,“从来不知道,我爸脾气这么大,看来我这点随他,那我要不要先服软,给他手机发信息呢?”

    “郑梦小姐,您没看见袁靓小姐在打扫卫生,我诚实的告诉您,以您现在的表现来看,第一轮的考核都通不过。”

    “什么第一轮?你就说一共几轮考核才能出道。”

    “不用问那么多,郑梦小姐,请把该完成的做好,也是尊重自己的表现。”

    郑梦在她看不见的方位,向上翻着白眼。

    “郑梦小姐,您对我刚才的话,还有疑问吗?”

    想不到她走到了柱子的前方,直视着郑梦。

    “知道了!”

    郑梦摇了摇自己的屁股,把直筒肥大裙子晃开了褶子,然后,朝着另一把拖布走去。

    “哒哒哒!”高跟鞋在偌大的走廊里发出清脆的响声,却让袁靓追着郑梦的后屁股拖了过去。

    “郑梦千金,不要拖地了,交给我,你去那边擦灭火器就行。”

    袁靓没有因为郑梦在学校食堂买早点不付钱的事情生气,只是觉得她在这儿碍事,耽误自己拖地,眼看刚才弄好的地方,被郑梦踩的脚印,还要重新打扫一遍。

    “你还敢叫我做这坐那,墩布给我,你给我去,这边我来,把消防栓也好好用抹布擦擦。”

    袁靓拗不过一直不走的郑梦,只好将手中握住的墩布棍,递给郑梦,自己洗刷着抹布。

    “可以把刚在路上买的电话卡放在里面。”

    袁靓自己抓坏蛋的奖励钱,虽然都给了乞丐小朋友,但她兜里还有肖婷婷抓坏蛋的奖金,是她在洗田伟披在她身上西装外套的兜里,特意拿出来的,肖婷婷那时硬塞给袁靓,让她到了用钱的时候,拿出来,还说自己在学校里读书,花销少。

    “来,我帮你装。”

    “谢谢王姐,我今天能住在练习生宿舍里嘛?”

    “还不行,暂时还需要一段时间。”

    果然被战爽猜对了。

    “我还没有她的号码。”

    爆炸头女人送给袁靓手机的通讯录里,还自恋的储存着自己号码,袁靓还想着下班后去高档酒吧看看,现在有电话了,正好可以给爆炸头女人打,问问她们的现状。

    “喂!微姐,我是袁靓,这是我的号码,如果想我了,就给我打这个电话,对啦,微姐,你们昨天没事吧?我听到防狼警报响了几声。你们睡的好,就行,微姐你要去忙嘛,新应聘者要住那个宿舍?最好让她也买个防狼……”

    没等原谅说完,爆炸头女人就挂断了电话。

    袁靓一边在角落里擦消防栓和灭火器,一边自言自语着,

    “要是那酒吧宿舍在今天就要住进去新人,难道是昨天已经私了啦?”

    在袁靓看来,昨天在那附近发生了恶性.事件,应该及时报警才对,那么,风言风语也不会使得这么快就住人。

    袁靓想到这儿,放下了拧住抹布的手,想去找慕孜笑问清楚,如果没将带袖标男人抓起来的话,那自己今后还会有危险。

    有了,袁靓想到了一个办法,她用着自动连接wifi的手机,学着与爆炸头女人研究手机跟电脑差不同的样子,真的查询找到了一个网页,上面显示着善亚市到西河县班车终点站的电话。

    她尝试着拨打过去,用捏着鼻子的嗲声,举报一个男人,听见电话那头喘气与停顿,不太正常。

    袁靓确认,接电话的正是他。

    “你怎么不干活?偷懒?”

    郑梦把两个墩布合并到了一块,正朝着袁靓帆布鞋子的方向拖过来,却没等走到袁靓的跟前,高跟鞋被地上聚集的水一滑,先是胸在墩布棍上晃了两下,本以为她已经安稳站住了,却一下子后仰,又重重的摔了她屁股。

    这一回,袁靓并没有碰她,是她自己做了一个高难度的向后狗吃屎,最终倒下的。

    “哎呦!别动我,每次见到你都倒霉。”

    郑梦扶着墙,犹如慢动作般,独自站了起来,然后两个墩布,正好相当于一副拐,她一边拄着一个,远离着袁靓。

    现在,没有人在打扰袁靓,她正坐在露台上,看着窗外,思绪万千。

    袁靓摸了摸已经被她反复擦的光亮的灭火器,真想搬起来,朝着昨晚想要欺负他的那个男人砸去。

    但是,袁靓没有办法,她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乡下姑娘,曾经短暂的城市生活,随着年龄增长,早就在她的记忆里逐渐模糊。

    “喂!妈,我没什么事,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我想你了,对对,这是我的手机,这号码就是我的,你们以后可以随时打给我,我24小时开机。小帅,他要考试了吧?预祝他考试成功,不用他接电话,那我挂电话啦,妈,帮我给爸带个好。”

    袁靓挂电话的瞬间,听见弟弟袁帅兴奋的说,“真的假的,我姐有电话了?”

    她不想影响弟弟的学习,她明白,弟弟从小跟她一起长大,一下子就能捕捉到自己言语间反应的问题,说不定又会坐着班车来看自己,可对于那趟车,袁靓心有余悸,也不想再让弟弟触碰那个雷区。

    “慕少,那女孩不是赖上你了?又在楼下,表情不对,气呼呼……”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