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5章 客栈无人
    雷鸣炸响间,地面上霎时浮现出一个焦黑色的掌印。

    说实话,静云山的五雷掌威力不算强,比起龙虎山、茅山的同名术法那可是差得太远了,但好在出手时声势够大,拿来吓唬吓唬人倒也足够了。

    一掌方落,我便转身对王川说:“如果你们在冥思的过程,中心中出现了浮躁,就看一看地上的掌印,那上面被我注入了念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你们沉敛心绪。”

    就这么一个破掌印,当然没有沉敛心绪的作用,但他们只要看到掌印,自然就能想起刚才雷鸣炸响的光景,心中也自然而然会有所触动。

    会有什么样的触动?那当然是想到我的修为确实比他们高很多,想到,我说的话,总归还是要听一听的。

    今天我还打算在庄子外围转一转来着,要是他们不听话,全都跑到外面去瞎逛,会导致我行动不便啊。

    说完,我便招呼了云裳和卢胜材,朝大堂外面走。

    没等走多远,王川就追上来了。

    我心想坏了,难道刚才露了马脚?不应该啊,大家的反应明明都很好,到现在还有很多人盯着地上的掌印发愣呢。

    就见王川挡在我面前比划起了手势:“今天一天我们都不能出去吗?那黑神的贡品怎么办?”

    黑神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现在都还没弄明白,王川这么一问,当场把我给问懵了。

    沉思片刻,我才对他说:“贡品的事,照旧。你们这就开始冥思吧,时间不多,时不我待啊。”

    王川又冲我比划:“那你们中午怎么吃饭啊?”

    我说你就别担心我们了,修行要紧,难道你不想回静云山了吗?

    静云山对于庄子里的人来说,有着巨大的诱惑力,听我这么一说,王川便不再废话,立即招呼大堂里的人围绕掌印盘坐下来。

    我也没敢啰嗦,踏着风声离开了宅院。

    走进被高墙包夹的胡同里以后,我才对卢胜材说:“狗剩,你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跟过来。”

    卢胜材回头张望一眼:“没有啊,怎么了?”

    “扶我一下。”

    “啊?”

    “快,扶我一下。”

    卢胜材赶紧贴过来扶住我的胳膊,我这才膝盖一软,直接就想瘫在地上,得亏卢胜材经年练功,力气比较大,才没让我倒下。

    “你怎么着了这是?”他一脸不解地问我。

    我这才长吐一口气,实话实说:“刚才催出五雷掌的时候动用了太多念力,虚了。”

    刚才在大堂里的时候,我是硬撑着一口气,才没表现出心虚来,现在后劲上来了,说话的时候嘴唇都打颤。

    大堂里可是有三四十个人啊,虽说他们修为不咋地,可一个个都吃得膘肥体壮的,这帮人要是真把我们围住,那我们三个只有挨揍的份。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除非修为真能达到我师父那个境界,要不然碰上对方人太多,只能溜。

    卢胜材就笑了:“我靠,我现在才发现,你是真能装啊。现在怎么着啊,是回客栈啊,还是回客栈啊?”

    就我现在这状态,也只能先回客栈休息一下。

    回到客栈的时候,就发现正房的门开着,先前散落在院子里的碎木也被打扫干净了。

    也不知道老婆子到底在不在,我们进来的时候,也没见她从正房里出来。

    卢胜材将我扛上床,让我好好休息一下,随后他就出去了,云裳对我带来的法器很感兴趣,此时又拆开我的包袱,一件一件地把玩着。

    我嘱咐她小心点,千万别让庄子里的人看到这些东西,云裳没搭理我。

    起初我还以为卢胜材上厕所去了,结果等了快一个小时他才回来,我说你是闹肚子还是便秘啊,上个厕所花这么多时间。

    “你才便秘呢,”卢胜材给自己倒了杯水,凑到床跟前来:“你缓过来没有,咱们去厨房看看吧?”

    半个小时前我就缓过来了,听他这么一说,我一猛从床上坐起身来:“老婆子不在家?”

    卢胜材将大半杯子水灌进胃里,点头道:“不在,整个院子我都转遍了,正屋我也进去看过了,老婆子和骨灰罐都不在。”

    云裳这才抬起头来说话:“老婆子肯定是抱着骨灰罐出去收魂了,估计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现在正是好机会呢。”

    我琢磨了一下,有点犹豫:“但也不知道她出去多久了,万一咱们进厨房的时候,她正好回来,那不就麻烦了?”

    就听云裳说:“她要是敢找麻烦,那就把她镇了呗,反正她又不是人。”

    就算她是个邪祟,只要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你也不能随便乱镇啊,那可是要损功德的。

    别人损功德会怎样,我不知道,可在我这儿,功德直接和寿元挂钩,损功德,可是要折寿的。

    不过转念一想,眼下确实机会难得,于是我便撑着身子下了床,先把装法器的包袱藏回床下,才带着云裳和卢胜材出门。

    厨房的房门上挂了一把相当结实的大铁锁,好在卢胜材是盗门出身,对付这种物件颇有心得,只见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纤细的铁钩,而后将铁钩探进锁孔里摆弄了一小会,便听“嗒”的一声轻响,铁锁就这么被打开了。

    这间厨房显然很久没被启用过了,用来生火搭锅的土灶早已整个开裂,却也没人修一下,地面上满满一层灰,以及几个散乱印排布在灰尘上的脚印。

    虽说散乱,但还是能看出,这些脚印都是起于门前,终于土灶,厨房更深的地方则看不见脚印。

    我不想留下自己的踪迹,于是踏着脚印来到土灶跟前,就听云裳在后面说:“土灶下头有股很重的死气。”

    得她这么一说,我才蹲下身子,朝灶底掠了一眼。

    土灶中早已没了柴灰,但隐约能看到,在正对锅座的地面上,有一层很淡的金属反光。

    眼下我也没带鬼烛,只能将脑袋凑近了观察,就见灶底竟然有个四四方方的金属闸门,也不知这道门是用什么材料打造的,厨房被荒置了这么久,上面丝毫没有起锈。

    此时我离闸门很近,也能感应到门板后方压着一股相当重的死气。

    这样的气场,原本只在殡仪馆或者医院的停尸房才会出现。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