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9章 迎合
    我细细回想刚刚在天台上发生的每一件事,很快便摸清了仇束的心理。

    不知道用“久居上位”这个词来形容他到底合不合适,只能说,仇束和那些上位者有着同样的共性,就是他们都很难交到真正的朋友。

    再者仇束的脾气暴躁,做事太狠,对手下的人太苛刻,像这样的人,本身就没有什么朋友缘。

    他对于朋友的定义,应该也比较简单,第一,要和他实力相当,有资格受到他的尊重;第二,和他没有利益上的纷争;第三,这个人不能太强势,至少不能和他一样强势。

    想到这,我便冲他一笑:“你肯定听说过我,我在学校里可不是一般的出名,是个人就认识我。”

    “贵姓?”

    “免贵,盖栋。”

    仇束有些惊讶:“你就是那个吃软饭的小人?”

    “都是些风言风语,我入学这几年,经常有人在我头上安插各种骂名。”

    “那你就由着他们骂?”

    “不由着他们骂还能怎么着啊,我到这儿来,就是看准了这里的学费低,顺便还能从行市赚点生活费,等到高考结束,我就离开学校了,到时候,学校里的人就算想戳我的脊梁骨,也够不着我。”

    仇束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轻松起来。

    之所以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他,我对争权夺利没兴趣,以此来博取他的好感。

    而后我又接着说道:“本来你们这档子事儿吧,我是真不想掺和,可没办法,我承过三王的恩情,总要为他们做点什么。今天我来,就是向你下战帖的。”

    不要以为只要和仇束搞好关系,他就不再追究三王当年对他的背叛了,他可不是那种轻易就肯罢手的人,这一战,不管我愿不愿意,都得打。

    一听说我是来下战帖的,仇束便皱起了眉头。

    我随手将花束扔在一边,无奈地笑了笑:“我特意买来这束花,本来是想刺激刺激你的。”

    这话引起了仇束的兴趣,他抬头望向我,我便继续解释道:“本来我是想啊,你要是不接战帖,我就说你是黄花大闺女没上过花轿,害臊了,然后再把花束扔给你,告诉你这是女人花,专门送你这种黄花闺女的。到时候你一动怒,肯定接战。”

    仇束竟也忍不住笑了:“亏你想得出来。”

    我话锋一转:“咱们在哪开战?时间我定,地方你定。”

    仇束直接开口道:“明天上午十点,操场见。”

    我明明说时间我定,可仇束这人太强势,他是不能容忍由我来制定哪怕一条规则的。

    不过只要他接了战帖,这就够了。

    “为什么是十点?”

    “太早了我起不来床。”

    “说说条件吧。”

    “如果你赢了,条件随便开,如果你输了,那你也别参加高考了,留下来帮我吧。”

    “那如果平手呢?”

    “平手算你赢。”

    “敞亮!”

    我的腿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于是就凑到垮塌的桌子前,将果盘里的葡萄拎了起来。

    这些葡萄个大皮薄,相当甜口,以前我在阴都的水果店里见过,将近二十块钱一斤,当时只看着眼馋,没舍得买,我心想这么好的东西要是浪费了,那不是糟践东西么,于心不忍啊。

    仇束见我拿出一块草纸,将葡萄包好,脸色顿时变得青一阵紫一阵:“怎么个意思,你到我这儿来,还得顺点儿东西回去?”

    我说我这是穷的,这么贵的葡萄平时舍不得买,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鲜。

    仇束叹了口气:“按说以你的能耐,只要你想,在这地界,可以呼风唤雨,要什么有什么。老这么藏着掖着,连日子都过得这么窘迫,你值么?”

    “人各有志。”

    仇束无奈地笑了笑,从沙发缝里摸出一个对讲机,让楼下的人把剩下的葡萄打包好,等我下楼的时候,让我拎着走。

    这家伙的心境非比常人,我不能久留,就怕待得时间长了,说的话多了,会言多必失。

    但凡说错一句话,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可就不好说了。

    所以我也没多做停留,向仇束告辞,便迅速离开天台。

    到了二楼的时候,仇束的人将两袋子葡萄递到我手里,那人仔细打量了一下我的脸,发现我没挂彩,又看看我手里的葡萄,脸上满是疑惑。

    我一边从袋子里抓葡萄吃,一边走出了宿舍楼大门,周明轩一见我出来,立即凑了上来:“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来,吃点,可甜了。”我将装葡萄的袋子递向周明轩,他盯着袋子里的葡萄,愣了好半天,最后也没伸手去抓葡萄,只是皱着眉头问我:“这是……仇束送你的?”

    “不是他送我的,那还能是我抢的吗?”我说:“现在我算是明白,你们为什么不愿意跟着他干了,王逸德和他的关系那么好,又帮他看了这么多年场子,可以说劳苦功高了吧,可人家一点不在意王逸德的死活,刚才我和他聊了一会儿,他就没怎么提王逸德的事儿。”

    “不是,他为什么送你葡萄啊,这是什么寓意?”

    “没什么寓意,单纯的礼尚往来而已,我不还送他一束花么。”

    “可他为什么要送你东西呢?”

    我就想不不明白了,不就是两袋子葡萄么,周明轩怎么这么吃惊。

    后来和周明轩一深聊,我才明白,对于周明轩来说,仇束送礼,那还真是件破天荒的事儿,仇束对别人可不是一般的抠,就连王逸德,他都没送过一分一毫,更何况我还是去下战帖的。

    其实在我看来,这也没什么好惊奇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难以填补的窟窿,叫做孤独。不用怀疑,不管是谁,都有其孤独的一面,因为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存在完全理解你的人,总有一些苦闷,需要独自承受。

    而我最擅长的,就是填补别人心中的窟窿,对别人的孤独感同身受,是一种态度,只要将这种态度展现出来,别人就很容易接纳你。不过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弊端,老是去迎合别人,时间长了,就容易失去自己的个性,甚至迷失自我。

    所以我只迎合想迎合的人,或者是有必要去迎合的人,像沈自强那种人,我就懒得去迎合。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