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68章 前往黑暗之极
    

    我立即顿住脚步,回身朝白虫子望去。笔神阁

    白虫子翻开领口,从怀里摸出一块脏兮兮的碎布递了过来“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去找黄衣之王,但我觉得这东西你可能会用得上。”

    我看了看手里的东西,那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布片而已,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这是什么啊”

    “黄衣的一角。”

    听白虫子这么一说,我立即反应过来“黄衣之王的衣服”

    白虫子点头“以前我一直把它当成自己的幸运符,不过现在,我觉得它没什么用了。”

    我立即问他“你见过黄衣之王”

    “很多人都见过它,十年前,就是它将女神送给了我们,并告诉我们,从次以后,我们将受到女神的庇护。这块布片,就是在那个时候遗落在这儿的,我运气好,捡到了它。”

    “黄衣之王长什么样”

    白虫子皱眉沉思良久,却摇了摇头“说不清楚,它穿着一件巨大的黄袍,那袍子挡住了他的身体,我只能透过兜帽的开口看到它的脸,可那张脸的样子我却形容不上来,它的样子不是我能理解的。”

    我随口一说“不可名状。”

    白虫子点头“对,我就是这个意思黄衣之王的长相,就是不可名状的。”

    我撇撇嘴,又低下头,仔细看了看手里的布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又听白虫子开口道“你能告诉我,你找黄衣之王,究竟要做什么吗”

    眼下我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反问“你见过黄衣之王,还听到过他的声音,那你有没有看到一些奇怪的幻象”

    白虫子一脸疑惑“幻象”

    “就是一些现实中看不到的恐怖景象。”

    他摇了摇头“没有,可就是黄衣之王给我的感觉特别不好,一看到他,我就感觉浑身都不舒服,心里也很苦涩,仿佛他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瞬间,我对这世上的一切都失去兴趣了一样。”

    我点点头,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去看你儿子吧,我得走了。”

    “你真的不打算回答我的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要去找黄衣之王你别告诉我,你想像杀死女神一样杀死它。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神灵,但我知道,你的强大超乎我的想象。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去找黄衣之王。”

    “为什么”

    “我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可就是感觉你一定会输,那家伙身上有一股特别恐怖的气息,怎么说呢我觉得,它是那种,不管你有多强大,都无法对抗的存在,它的强大,超越了这个世界本身。”

    我微微蹙眉“你刚才说,你见到黄衣之王的时候,瞬间就对所有事情都失去了兴趣,我觉得你当时的感觉应该不是失志这么简单吧,你应该是感受到了一种非常极端的绝望。”

    白虫子并不否认“是黄衣之王身上的那股恐怖气息让我感受到了绝望,听我一句劝,千万不要和它为敌,它甚至都不用动手,只要在你面前显露一下真容,就能让你失去斗志。”

    我忍不住笑了“你又没见过它的真容。”

    白虫子一脸严肃“但我能感觉到,那副潜藏在黄袍之下的真容,才是这世上最黑暗的绝望。”

    这家伙在提到黄衣之王的时候,思维明显有点混乱,说话的时候语调一直在变。

    我将手搭在他的后颈上,催一道念力,稳住他的经络,一边说道“别担心我,照顾好你儿子和其他人,不要再去回想黄衣之王的样子。”

    白虫子被我强行稳住经络,心绪也因此平定下来,他深吸一口气,而后认真地冲我点头。

    我这才将他松开,转身朝大隧道深处走去。

    白虫子没有跟上来,他站在原地犹豫了片刻,便转身钻进了通往孵化室的石缝之中。

    隧道很很深,随着不断深入,光线反而变得越发明亮。

    我也是现在才发现,荧光的光源确实就散布在空气中,那是一种肉眼很难辨认出来的薄雾,起初它们就像是完全透明的水流一样弥漫在整个地底世界之中,现在,随着光线越来越明亮,雾气也变得越发浓郁,已隐约能看到一些漂浮在空气中的雾丝。

    如同轻柔的纱巾一样,在空中飘动着,摇曳着。

    趁着光线比较明亮,我又一次拿出了白虫子给我的布片,捧在手里细细查看。

    荧光的红色映在布片上,将布片也映得红了吧几的,根本无从分辨其原有的颜色,我也只能大致看出来,这种布片的材质,和无面人手里的斗篷应该是一样的。

    之前我也仔细研究过那些斗篷,但也没研究出什么成果来,只是验证了它们确实比普通布匹要结实很多,而且不管你怎么揉搓它们,都不会起皱。

    三看两看之下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来,我便将布片小心塞进背包侧兜,继续赶路。

    在大隧道的尽头,我找到了那个直通黑暗世界底层的洞口。

    这口石洞看上去像是天然形成的,洞沿上还能看到礁石特有的镂凹结构,但与洞口相连的,却是一条螺旋向下延伸的人造楼梯。

    自然的洞口与人造的旋梯完美契合在一起,好像两者根本就是生长在一起的一样,以至于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好像那条旋梯也是天然形成的。

    那就好比,有人告诉你你家的汽车也是天然形成的,不光车壳是天然形成的,就连发动机都是天然形成的。

    我用力晃了晃脑袋,让这种怪异的想法从脑子里甩离出去,而后才匿了身形,压着步子走上旋梯。

    按说这条旋梯应该极少有人走才对,可阶梯表面却被打理得非常干净,就连盘在旋梯外围的木制扶手都十分完整,丝毫没有被潮气腐蚀的痕迹。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走在这样的旋梯上,我心里渐渐变得非常忐忑,倒不是觉得旋梯会坍塌啊,就是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清到底是哪里不对。

    随着下行深度越来越深,红色的光色变成了一种略带茶黄的淡绿色,之前一直弥漫在空气中的哄臭和血腥味儿也淡了很多。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