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九章 搏命3
    花蔷薇一动不动看着虚镜。尽管早已看过一次,尽管早已知晓过去之事!但,当过去往事重新浮动在虚镜上时,犹如昨天之事。不能自已。

    虚镜中呈现着中州城封锁线上的画面。

    “不知火某能否有幸与两位仙子同行!大家都是第一次来中州城,也好有个伴!”火影的人退到火影身后恭敬的站着。

    “我俩还要等个朋友,就不麻烦火公子了!”花蔷薇强挤出笑容说道。

    火影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希望能有机会再见!”

    “妈的,吓死我了!这个火影好恐怖!”洛璃心有余悸的说道。

    火影!咋们走着瞧!山不转水转,总有一天你会落在我手里的。花蔷薇心中骂道。

    走远的火影和另一个势力的人汇合。走向一个为首女子。在女子耳边说着什么。

    “ 要不我们去断仙横山脉找夜天城他们吧!”洛璃看着花蔷薇说道。

    “不要跟我提夜天城!那小子竟敢扇我耳光?想想我就来气!那什么咒神殿的人也都是一些蠢货!我才不要跟他们一起!”花蔷薇说道。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抵达中州城的人也越来越多。可是每有一批人降落,就有一半人死去。侥幸活下来的人脸色痛苦,眼神中有着难以屈从的耻辱。满带信心、理想的到达中州城,却洛得如此下场,也怪不得他们会有这样的眼神。

    花蔷薇看着那些被打劫后侥幸活下来的人,心中有点动容。大陆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中州城永远都是强者的天堂,弱者的地狱。这次来中州城,还没参加学院考核就死去的人,恐怕没有十万也有七八万!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这些死去的人或许是一方主宰者的子女。或许是一方大家族的少爷,小姐。也或许是某个生灵族中的少爷,天才!天骄!可是那又怎样呢?

    “走吧!快些进城!”花蔷薇叹息一声说道。洛璃点了点头,跟在花蔷薇后面。

    “走?这么急着进城干嘛?”一个女子挡住了两人的去路。女子缓缓抬头看着花蔷薇和洛璃。

    花蔷薇看着眼前美得让自己都有些嫉妒的女子说道“你是何人?为何挡我进城?”

    女子一身白装。凹凸紧致的身材。更重要的是女子有着一张无与伦比的脸。这张脸倾国倾城!让洛璃和花蔷薇都有些黯然失色!要知道洛璃可是雪月帝国附近十个帝国公认的第一美女!可是白衣女子的容颜却让俩人的美不堪一击!黯然失色!让同样是女子的花蔷薇和洛璃都心生嫉妒!

    白衣女子轻轻一笑,用不屑的眼光看着俩人“真是乡巴佬!我懒得跟你俩废话!交出身上值钱的东西!”

    花蔷薇楞了楞“中州狩猎者?”

    白衣女子嘴角微微上扬!一副傲慢的表情。打劫这些从大陆各地赶来的人的势力就叫中州狩猎者!

    “你叫什么?”花蔷薇问到。

    “你是谁?你有资格知道吗?我只数三下!要么交出储物戒!要么我自己来取,我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白衣女子邪笑着说道。

    洛璃和花蔷薇看着白衣女子,俩人无从应对。在不远处,火影嘴角闪过一抹邪笑,看着花容失色的花蔷薇和洛璃。真是两个有趣的人。等白若仙拿到了上品灵器,我就收了你俩!虽然比起白若仙差了些,但是也是不可多得美人胚子!

    洛璃看着周围那些被狩猎者无情残杀的人,拉了拉花蔷薇小声说道“要不把储物戒给她吧!她的实力应该很强!”

    花蔷薇笑了笑,看着白衣女子说道“我花蔷薇只做放鹰的人,而且我也绝不会让鹰啄瞎我的眼!想要储物戒,有本事来取!”

    白衣女子用可伶的眼神看着俩人笑道“这里是中州城,不是你所在的偏僻地方!我会让你明白,你所谓的自尊,只要到了中州城是那么不堪一击!我会留下你们的命!把你们卖到花坊,以你俩的姿色,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吧!”笑容瞬间消失在白衣女子脸上。白衣女子的气息瞬间升到破冬境。看着俩人,嘴角微微上扬。突然,白衣女子消失原地。一瞬间的功夫,凭空出现六个白衣女子。

    幻化功法。她是何人?花蔷薇的气息瞬间升到观冬境,眼神坚定的望着六个白衣女子。洛璃的气息升到入秋境。洛璃的眼神有些忐忑,犹豫。

    我是花家二小姐!即使战死!我也不能屈服!我不能丢掉花家的尊严!王者尊严!突然,花蔷薇动了,右手出现一把紫色长剑,“幽冥业火!无尽之斩!”花蔷薇连续斩出无数道火剑虚影。

    洛璃凭空浮坐!她面前渐渐浮现一座琴台。琴台上渐渐凝实古朴优雅的五弦古琴!洛璃修长的双手轻轻抚琴,发出一阵阵兵戈铁马的杀戮声。琴声化作五彩音波,携带恐怖的法力攻向了白衣女子。

    六个白衣女子瞬间消失,化坐一面五彩妖花。五彩妖花散发出五彩斑斓的光芒。

    “花灵族?她是花灵族人?”花蔷薇看着那朵妖艳的五彩妖花说道。

    六道火剑虚影和琴音音波攻击眼看就要落在五彩妖花上。突然。五彩妖花上的五片五彩花瓣发出一声妖艳的声音,攻向了火剑虚影和音波攻击。

    “万物之花!仙女散花!”空中响起一道狐媚的声音。话音落下,只见攻向对面的五片五彩花瓣凭空消失。下一秒。天空下起满天的五彩花雨,每一片花瓣都携带着恐怖的力量。

    方圆十里被满天的五彩花雨所笼罩。花蔷薇和洛璃眼神痴呆的望着空中满天的五彩花雨,俩人提不起一丝的战斗意志。两息的时间。五彩花雨落下!方圆十里之内,传来各种撕心裂肺的声音。

    火影站在很远,五彩花雨所不能笼罩到的地方看着这场*裸的杀戮。这场五彩花雨,笼罩方圆十里有些夸张,但是至少能笼罩方圆两里!被五彩花雨所笼罩的地方,不断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断有人倒下!一些刚刚感到中州城的人,运气不好,被五彩花雨所笼罩,被满天的五彩花雨所杀死!

    两息的时间!有的只是五彩花雨落下的细微声!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空中的花雨逐渐散去。地面上,刚才被花雨所笼罩,攻击过的地方,无人生还!地面升起一缕缕青烟!那些青烟中传来一声声幽冥的嚎叫声!那些不断升起的青烟迅速消散在空中!那些青烟是魂飞魄散后所化的冥烟!冥烟将带着这些魂飞魄散的人去到死亡空间!一个死者的国度……

    五彩花雨落尽!天空出现一朵五彩斑斓的妖艳花朵。五彩妖花变幻成一个白衣女子。白衣女子渐渐落地,闭眼陷入沉思。

    三里之外,人山人海的人群眼神痴呆的望着白衣女子,一个个透露着恐惧之色。火影稍微好些,他的脸色还算正常。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白若仙

    白衣女子皱了皱眉,不对,为什么我还能感应到那两个女子的气息?还有一个陌生的气息?难道?突然,白衣女子双眼跳动了一下,睁开了眼,消失在原地。与此同时,白衣女子刚才所在的位置,砰的一声!一条血淋淋的金龙破土而出!长啸一声,升入空中消失不见。空中源源不断流下一股鲜血。至直三息过后,这股血才流尽。消失。这股从空中流下,流了三息时间的鲜血,是那条金龙的血。

    三里之外的人群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再次惊呆。人群纷纷猜想道,那条金龙是谁?他是如何在五彩妖花的攻击下存活下来的?他是如何做到的?要知道刚才在五彩妖花满天的五彩花雨攻击下。至少有两万人丧命!魂飞魄散!而云这条金龙是如何躲过攻击的?不对!刚才的金龙满身鲜血!应该也受到了五彩花雨的攻击!可是他是靠什么存活下来的?靠金龙变态的鳞片防御吗?可是,足足有两万多人在五彩花雨的攻击下死去!死去的两万多人中防御力比金龙强的人应该大有人在。毕竟死去的那两万人中汇集了大陆各种生灵!其中应该不乏大陆防御榜上前一百的生灵!可是这些人都没有活下来,金龙又是依靠什么活下来的?

    空中五彩妖花浮现!从五彩妖花中传来一道声音“好讽刺的一幕!居然有人能在我最强攻击下活下来!还在我眼皮底下救走两个必杀之人!阁下是谁?能否现身一见?”

    三里之外的人群死死盯着空中的五彩妖花。一些略微知道花灵族的人纷纷叹息道。花灵族又出了一个妖孽之辈!传说花灵族的未来族长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女子!被尊称为花仙子!是大陆公认的三大美女之一!不知传说中的那位花仙子是不是就是那朵五彩妖花!

    “阁下还不现身吗?我只数三下!”空中的五彩妖花说道。

    “三!”

    “二!”

    “一!”

    话音落下!三道身影凭空浮现!空中,洛璃和花蔷薇扶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子。男子身上的衣物被鲜血浸湿,呈血红色。男子全身布满一道道的伤口。甚是恐怖!男子嘴角不断淌着血……

    花蔷薇抱着男子吼道“夜天城!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夜天城缓缓抬起头,整张脸布满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看着花蔷薇说道“你自由了!”花蔷薇一颤,感觉种在自己神魂中的同心咒消失不见。花蔷薇流下了眼泪,使劲摇着头。夜天城缓缓抬起,布满一道道伤口且颤抖的左手,抚摸向洛璃的脸“金佳!我来陪你和芙蓉了!”话音落下。夜天城的手从洛璃脸上滑落。洛璃的左脸染满鲜血……

    白衣女子看着血淋淋的夜天城,心中有些动容。看着花蔷薇和洛璃说道“你俩倒是好福气!竟然有人愿意冒死救你们!”

    花蔷薇抱着夜天城哭到“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救我俩?为什么?你不要报仇了吗?你不要为你爷爷报仇了吗?你放得下一切吗?”

    白衣女子笑了笑,看着花蔷薇说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看在他冒死救下你们的份上!我在给你们一次机会,交出你们的储物戒!我放你们一条生路!”

    花蔷薇抱着夜天城自言自语说道“我已经不恨你了!你醒来好不好?如果母亲在派人来追杀你,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你醒来好不好!其实你是喜欢我的对吗?”

    白衣女子气息瞬间升到破冬境,突然,白衣女子拍出一道由花瓣凝聚而成的五彩掌影。

    “蔷薇!闪开!”洛璃一边吼,一边闪到一旁。砰的一声!五彩花掌落在花蔷薇和她怀里的夜天城身上。俩人从空中倒飞出去。花蔷薇看着落向地面的夜天城疯狂吼道“不!”花蔷薇吐出一口血,晕了过去。向地面落去。

    突然,一只虚影大手凭空出现。向落向地面的夜天城拍出一道恐怖的掌影后,虚影大手一把抓过花蔷薇。消失在空中。

    白衣女子呆呆的看着虚影大手和花蔷薇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七日后。花蔷薇躺在一处玉池中,身上的湿衣沾着身子。勾勒出花蔷薇傲人的身材。玉池中的水呈淡绿色。透露着极强的生命气息。花蔷薇渐渐睁开双眼。眨了眨眼,我这是在哪里?夜天城呢?

    “蔷薇,你醒了?”一道声音传来,一个白发老人走了进来。

    “执事长老?”花蔷薇转动着眼珠。有些屡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应该在中州城吗?夜天城呢?夜天城为了救我而陨落,他去哪里了?

    “花执事,能给个解释吗?”花蔷薇闭眼冷冷说道。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二小姐!你在中州城外被中州狩猎者打伤!我就把你带了回来!你已经昏迷了两天!好在没什么大碍!哦,对了,这里是九洲城!”

    花蔷薇突然睁开眼吼道“九洲城?”九洲城和中州城一样,是大陆四大城池之一。中州城位于大陆最中央位置,而九洲城则位于大陆最南方位置。两者相隔十万八千里。

    花蔷薇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看着白发老人说道“夜天城呢?他怎么样了?”

    白发老人恭敬的说道“恭喜二小姐!你不仅成功解除了同生咒还抹杀了夜天城!完成了主人的任务!连你师父都没能斩杀夜天城,而你却做到了,相信主人会很高兴的,说不定你会成为未来的……”

    “不!他怎么可能会死!我不信!他不是我杀的,他是为了救我而死的,我的同生咒也是他临死前为我解除的!不,他不可能死!他不能死!我要去找他!”花蔷薇看着白发老者疯狂咆哮道。花蔷薇的眼泪止不住的流。

    白发老者看着花蔷薇摇了摇头,一道神魂传音没入花蔷薇耳中“二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辞!夜天城已死!木已成舟,做好你该做的事!你现在的样子不是你应有的!即使你母亲在宠爱你,我想她也不会让一个……”

    “够了,你出去!出去!”花蔷薇疯狂吼道。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主人说!!要你醒来后去见她!”花蔷薇楞了楞。摊坐在地上。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夜天城冒着恐怖的五彩花雨救自己时的样子。那天。当白衣女子的五彩花雨降落后,自己是那么无助,渴望母亲能派人救自己。渴望师父能突然出现化解五彩花雨攻击,救自己脱离险境。可是等到的却是自己一直追杀的人,夜天城!夜天城化作金龙,把自己和洛璃吞入口中,让自己和洛璃免遭攻击。当五彩花雨落尽后,看到夜天城的样子时,自己的心是那么痛,为什么?为什么救自己的不是师父,不是母亲,不是花家的人,而是自己一直算计,追杀的夜天城?为什么?

    看到夜天城临死前的样子,花蔷薇的心从未有过的痛,那种痛就像一个亲人离世,自己最重要的人离开了自己。夜天城死了,自己没有一丝的快乐之感。反而陷入了内心无尽的挣扎中。看着夜天城不顾危险救自己时的那种眼神。自己的心好温暖。而夜天城死去时,自己的心好痛,好无助,就像失去了爱人般……夜天城临死前解开了自己的同生咒。他说:你自由了!一句你自由了,承载着太多的无奈!自己听到这句话时是那我无助,那么希望这不是真的,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宁愿一辈子被他种下同生咒,一直和他在一起。陪他一起死……

    花蔷薇一脸憔悴的看着窗前不断落下的蔷薇花花瓣。“繁华落尽,君在何方?繁华与君绝,岁了繁华,碎了白发,岁了流年!碎了执念!月窗独楼,愿与花君落!”

    九洲城。

    花蔷薇憔悴着一张脸。坐在窗前眼神呆滞的看着窗台上凋零的蔷薇花。一头长发凌乱的披在肩上别在一番美。

    天城,你真的死了吗?你舍得放下一切吗?你不要为你爷爷报仇了吗?你知道你爷爷是怎么死的吗?她被母亲囚禁在火域,受尽折磨而死!死后还被永远囚禁在哪里。母亲说要把你抓到,让你替你爷爷承受剩下的折磨。你不恨吗?不恨母亲的残忍吗?

    “小姐!主人说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就可以去找她!”一个女仆恭敬的站在远处,低着头说道。

    花蔷薇憔悴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一双修长的手指拾起一片蔷薇花瓣。蔷薇蔷薇,我名花蔷薇,或许我的宿命就如同这盆蔷薇花,永远逃不过被人囚禁、观赏、修剪的命运。蔷薇花至少可以绽放自己的美,可是我呢?我的美绽放给谁看?或许我早该为他绽放我的美!而不是等他死后,我才愿意绽放我的美,这样绽放的美,太迟了,他已经看不到了……

    花蔷薇眼角划过一抹泪水。加上她憔悴的脸、凌乱的长发。别有一番异样的美……

    一只苍老的手轻轻拍在花蔷薇肩上。“蔷薇,醒醒吧!”

    花蔷薇望着窗前的蔷薇花说道“师父,你说我的命运会不会和这盆蔷薇花一样?”

    花蔷薇身后的花菩提楞了楞。空洞的眼神仿佛看透一切般。花菩提缓缓闭眼“木已成舟!”随后,一道神魂传音没入花蔷薇耳中“繁华落尽,春尽绽放!夺命许可!”

    花蔷薇楞了楞。繁华落尽,春尽许可!夺命许可?什么意思?为什么师父用神魂传音告诉我?这句话什么意思?

    “二小姐,主人请你到她房间一谈。”

    花蔷薇转身看着声音的主人,花执事?母亲不是说让我想清楚了,认清花家和夜家的仇恨再去找她吗?母亲为何突然唤我?到底有何事?

    “哦,对了,主人让你也一起去!”花执事看着花菩提说道。

    花菩提眉头皱了一下。“好的,劳烦执事了!”花执事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花蔷薇一脸疑惑的看着花菩提。花菩提闭眼陷入了沉思。

    许久后,一道神魂传音没入花蔷薇耳中。“走吧蔷薇,是福躲不过,是祸逃不过!希望我们师徒能有个好命运吧!”

    一间房间内。中央位置放着一尊鼎炉,鼎炉中升起一缕缕青烟。整间房充斥着一种迷人的清香。

    一个老妇坐在窗前。眺望着远方。

    “主人,二小姐来了,”一个女仆恭敬的说道。坐在窗前的老妇,伸出右手轻轻摆了摆。老妇的右手枯瘦,感觉只有一层皮包裹着。

    一会儿,花蔷薇和花菩提走了进来。对着坐在窗前的老妇,俩人齐齐跪下“母亲安福!”“主人安福!”

    窗前的老妇身子微动,叹息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繁华落尽,不见君归!”

    花蔷薇和花菩提跪在地上低着头,沉默不语。过了许久,老妇说道“菩提,你跟了我多少年?”

    花菩提轻微抬头,看着老妇的背影说道“小的从五岁被主人收养,如今也有一载了!”大陆时间算法:一载既为五百年。

    老妇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是有些年头了,想想一载前,你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如今也已经成为了六旬老人!真是岁月如沙!”

    花菩提楞了一下“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主人所赐!没有主人,就没有现在的我!主人的恩泽,菩提今生难忘!无以回报!”

    老妇叹息一声“老了,我老了,菩提,你是蔷薇的师父,你为师十年,对芙蓉了解多少!”

    花菩提打了个颤抖“主人,我天生不材,蒙主人厚爱,成为蔷薇的师父能够教导蔷薇,是我毕生的荣幸!菩提不材,没能教导好小姐!还望主人恕罪!”

    老妇摆了摆枯瘦的手“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蔷薇是三个女儿中,最让我满意的,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菩提,如果有一天蔷薇离开你了,你会伤心吗?”

    花菩提皱了皱眉“我愿为蔷薇牺牲一切!死不足惜!”

    老妇摇了摇头“一晃又是十几年,再过一个月,就是蔷薇的婚期,你怎么看?”

    “我没有异议,我觉得这是蔷薇最好的归宿!”花菩提说道。

    老妇缓缓说道“是啊,我也觉得这是她最好的归宿,可是她却不这么认为!还为了夜天道的孙子与我作对!我追杀了夜家七八载!就只剩下一对爷孙俩。而夜天道已在火域受尽折磨而死,如今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夜家人。可,讽刺的是,我的女儿却爱上了那最后一个夜家人!呵呵,真是讽刺的命运!”

    “主人息怒!蔷薇的本意不是这样的,我想蔷薇之前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神魂中的同生咒还未彻底解除,受到了夜家那小子的蛊惑,如今,蔷薇已经好了,她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所以特意前来给主人请安!”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嘛,我最宠爱的女儿怎么可能会爱上一个仇人与我作对!既然蔷薇好了,菩提,蔷薇的婚事就由你一手操办!一切都听你的!务必让蔷薇风光出嫁!”

    花菩提看了看花蔷薇,随后说道“谢主人厚爱,我一定会让蔷薇的婚礼成为大陆最隆重的婚礼!”花蔷薇一张憔悴的脸面无表情。眼神痴呆的跪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老妇说道“嗯,这样,我就放心了!”

    突然,发愣的花蔷薇的双眼跳动了一下。看着坐在窗前的那道背影说道“他不喜欢我,我不会嫁给他的!”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整个房间静得出奇。过了许久,老妇深吸一口气说道“你现在才知道他不喜欢你是吗?从定下婚约开始,你不是就知道了吗?他喜不喜欢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喜欢他就够了!你不是一直都想嫁给他吗?”说完,老妇深吸了一口气。

    “那是以前,现在的我已经不爱他!我不想嫁给他!”花蔷薇看着窗前的背影说道。

    “放肆!”老妇颤抖着身子说道。花菩提跟着颤抖,就这瞬间,花菩提额头冒出不少冷汗。低头跪着,沉默不语。

    “母亲,不爱一个人,何来放肆!发现自己不爱一个人了,不想嫁了,放肆吗?”花蔷薇说道。

    老妇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嫁的人是你,不嫁的人也是你!蔷薇,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你让世人如何看花家?你让母亲以何面目见人?”

    花蔷薇楞了楞说道“对不起母亲,以前是我不对,但是我已经不爱他了,我不想嫁给他!还望母亲成全!”

    老妇笑了笑“你不爱他了?你要我成全你?怎么成全?你让我怎么成全你?你以为这是儿戏吗?以前我为了成全你,逼着人家娶你!现在你不爱他了,你又让我成全你?怎么成全?你是让我在去逼着人家退掉这门婚事吗?蔷薇,你是不是有些放肆了?你是不是没把母亲放在眼里?你让世人怎么看我?你让世人怎么看我花家?”

    花蔷薇一愣,以前,为了能嫁给他,自己逼着母亲给他家族施压,他才不得已愿意娶我?如今自己不爱了,不想嫁了,再去让母亲给他家族施压,退掉这门婚事吗?如果是这样,那么母亲的脸面何在?花家的脸面何在?可是,我真的不爱了,不想嫁了,有错吗?除了求母亲退掉婚事之外,我还有别的办法吗?如果我嫁人了,我对得起他吗?对的起自己吗?虽然他总是一脸邪笑的轻薄自己,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但是我能感觉到他还是爱我的,最重要的是我爱他,我的心里已经装不下任何人,尽管他已经死了,可是我还是忘不了他,我的心还是装不下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从他为了救我而牺牲的那一刻起,我才明白什么是爱,那一刻。我的心是那么痛……

    “母亲,对不起,对不起!谢谢你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这么宠爱着我、迁就着我。可是,我真的不爱他了,我不想嫁给他!希望母亲在帮我最后一次!母亲,我求你了!求你在帮我最后一次!”花蔷薇不断磕着头。花蔷薇旁边的花菩提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花菩提的额头不断掉下豆大的汗珠。

    老妇深吸了一口气,眺望着远方“为什么我这么宠爱你,而你却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我承认,三个女儿中,你是我最看中的继承人!可这不是你一次又一次放肆的理由!我想扶起一个人很简单,不一定非得是你!”

    花蔷薇不断磕头说道“对不起母亲,我辜负了你的期望,可是我还是希望母亲能在帮我最后一次!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希望母亲成全!”

    老妇深吸一口气,凹陷、空洞的一双眼睛眺望着远方说道“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我的错吗?我有错吗?不,错的不是我!错的是你!是你毁了我!”老妇的身体在不断颤抖。似和花蔷薇说,似和花菩提说,似自言自语……

    “记住!这是我最后一次成全你!但是,我有个条件!”

    老妇枯瘦的手一挥,浮现出一张画面。画面中浮现出夜天城的身影。

    “想要我帮你,就去杀了他!”

    中州城城外封锁线。白若仙面无表情的站在封锁线关卡上,淡淡说道“下一个”

    一个男子紧张的来到白若仙面前,笑着说道“仙子,这是我的储物戒,里面有十块上品季石,一颗二品回春丹,还望仙子宽恩,让我进城参加学院考核”

    白若仙看着男子楞了一下,随后说道“储物戒留下,你,自裁!”

    男子颤抖着跪在地上,不断磕着头,“仙子饶命!仙子饶命,我还有一把残缺的魂器,我愿把我全部家当奉献给仙子!还望仙子绕命!”

    白若仙摇了摇头“我不喜欢你的笑容,你的笑容和他的邪笑一模一样,这就注定你一定要死!”话音落下,一片红色花瓣没入男子脑袋。男子缓缓倒下。画作一缕青烟消失在空中。

    “下一个!”白若仙缓缓说道。

    一个带着黑色面纱的女子缓缓来到白若仙面前。站着一动不动。

    三息时间过去,黑纱女子就这样站在那里。丝毫没有上交储物戒进城的意思。白若仙看着黑纱女子笑了笑“每过一息!加十块上品季石!还有请摘下你的面纱!你是不知道进城规矩吗?”

    “我想你是搞错了!我不是来给你送财的,我是来取你性命的!”黑纱女子缓缓说道。

    白若仙双眼突然跳动,气息升到破冬境,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黑纱女子喝道“你是谁?”

    女子摘下黑纱,“我是谁?呵呵,你看看我是谁?”

    当女子摘下面纱的那一刻,白若仙轻微颤抖了一下。她是那天被那道分神之手救走的女子。她怎么回来了?她是来报仇的吗?白若仙身上的气息渐渐散去,看着花蔷薇说道“我想我们有着误会,那天是我不对,我愿弥补我犯下的过错!”

    花蔷薇冷笑一声“弥补?怎么弥补!你拿什么弥补?我缺你那点东西吗?唯一让我看得上的就是你的容貌!你这脸真是让人羡慕,连我都嫉妒,不如我把你的容貌毁掉,算是你对我的补偿,你觉得怎么样?”花蔷薇一脸邪笑的看着白若仙说道。

    “你别得寸进尺!我杀你很简单!”

    花蔷薇点了点头“是,你是破冬境,而我才观冬境,你杀我确实很简单!只是,你杀得了我吗?要不你试试?”

    “找死!”白若仙骂道,气息升到破冬境,就在白若仙快要发动攻击的时候,天空一声巨响,只见远方的天空逐渐扭曲……

    白若仙看着远方扭曲的空间,眼中闪过一抹恐惧之色。分神之手!白若仙皱了皱眉,这女子到底什么来路?

    花蔷薇笑了笑“白若仙,你不是要杀掉我吗?怎么不动了?你在忌惮什么?大陆四大美女之首应有的气质哪里去了?”

    白若仙笑了笑“你也就只能在别人的庇护下活着,除了被人庇护着放肆,你说你还有什么?”

    “住口!”花蔷薇吼道。花蔷薇一脸的怒气。

    “难道不是吗?除了在别人的庇护下耀武扬威,你还能做什么?你还有什么用?”白若仙毫不示弱,眼中满是轻蔑。

    “被人庇护也是一种实力,你有这个实力吗?有人愿意庇护你吗?”花蔷薇邪笑着说道。

    “你觉得呢?你可以让你的庇护者动手看看,看看我有没有庇护者!你也许是大家族家的小姐,但是我也是花灵族的大小姐,花灵族是上古灵族!我的地位不比你低,想要找存在感的话,对不起,你找错人了……”

    花蔷薇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天空渐渐扭曲,颤抖。

    震耳欲聋的声音不断传来,东面的天空在不断颤抖,扭曲。而南面的天空也在不断颤抖,扭曲。

    白若仙看着发愣的花蔷薇的说道“不是只有你是大家族家的小姐!别跟我摆大小姐的架子!我只是不想活在族人庇护下而已!因为我想成为强者!”

    花蔷薇冷笑道“我以为大陆四大美女之首的白若仙只是一个普通女子,没想到还是花灵族的大小姐!”话音落下,天空又传出一道恐怖的声音“小辈之间的事就让她们自行解决吧!”

    十几万人齐齐望着天空不同方位的三道扭曲空间。每个人脸上露出恐惧,惊讶的脸色。

    东面和南面扭曲的天空逐渐恢复正常。中州城上空扭曲的空间也随着逐渐恢复正常……

    白若仙和花蔷薇死死皱眉,后面那道声音是何人?难道是中州城强者?中州城强者让我俩自行解决?

    白若仙一脸邪笑的看着花蔷薇说道“现在你还有什么所倚仗的?你还想杀我吗?”

    花蔷薇的的脸冷到极点。没想到这白若仙竟是花灵族的大小姐?而且中城的强者让我俩自行解决!这样一来,如果开打,吃亏的可是自己。

    花蔷薇的脸迅速恢复平静“我想原本以为四大美女都是洁身之人,没想到身为四大美女之首的白若仙也是个*之人,也喜好偷腥!”

    白若仙的脸迅速蹿红“住口!你不要在这血口喷人!”

    “我怎么血口喷人了?前天你用幻魅术勾引我男人,这不是偷腥吗?看我男人帅,偷腥就偷腥吧,还装作一副很纯洁的样子,事后还追杀我男人?白若仙,你还要不要脸?四大美女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花蔷薇笑着看着白若仙说道。

    白若仙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你住口!”

    花蔷薇露出得意的笑容,继续说道“那天你勾引我男人的事,谁没看见?就算没看见也都听见了吧!白若仙,原来你的高傲都是装出来的,其实你就是一个*子!也对,我男人那么优秀,天下女子又有谁不爱他呢?”

    “我杀了你!”白若仙吼道,就在白若仙快要发动攻击时,一道神魂传音没入花蔷薇耳中“小姐,不可!她是花家之人!她是大陆花家的二小姐!花蔷薇!”白若仙楞在了哪里。眼中有着满天的杀意和怒意。她竟然是大陆花家之人!统治大陆的那个花家!原本我以为她只是一个普通之人,只是和大陆统治者花家重姓罢了,没想到她竟是大陆统治者花家的二小姐!要知道现在大陆的势力最强的就是花家,花家是现在大陆金字塔最顶端的家族,之手遮天,翻手覆雨,掌控者大陆!白若仙眼中闪过不甘,这样的转变来得太快了……

    “白若仙,你怎么不动手?还是你承认了你自己的事实?”花蔷薇笑着说道。

    白若仙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着自己的情绪。

    “看来,你是承认了!我就想问你,偷腥的滋味爽吗?”花蔷薇不依不饶的说道。

    十几万人齐齐望着白若仙。许多人心中想到:那个女子说的是真的吗?那天的事真的是白若仙自编自演?夜天城真的是受到了白若仙的幻魅术才轻薄白若仙的吗?

    “白若仙,你公然用幻魅之术勾引我男人,然后再追杀我男人,想要杀人灭口!你真是演的一出好戏,你对得起四大美女之名吗?”花蔷薇煽动着众人的情绪说道。

    十几万人中已经有不少质疑白若仙的声音。白若仙缓缓睁开眼,看着花蔷薇说道“不愧是花家小姐!这份舌功自然了得,只是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话音落下,白若仙升到空中,看着赶到中州城,准备参加学院考核的十几万人说道“各位!我白若仙以天道名义发誓,我没有勾引夜天城那小子,我也没用幻魅之术蛊惑他轻薄我!我才是受害者!我才是受害者!”白若仙疯狂吼道。

    花蔷薇心中骂了一声,该死的白若仙竟然跟我玩这招。人群质疑白若仙的声音瞬间一扫而空。以天道名义发誓的人,如果说谎,立马就会被天道惩罚劈死!天空没有降下天道惩罚,说明白若仙没有说谎!那女子说的才是谎言,白若仙并没有勾引他男人,是他男人管不住自己,轻薄的白若仙。白若仙才是受害者!验证真相的十几人万人纷纷辱骂者花蔷薇,说什么的都有。

    “真是个不要脸的人,管不住自己的男人,还来冤枉白仙子!”

    “我就说嘛,白若仙怎么可能会是这种人!听说轻薄白若仙的男子叫夜天城,如果让我遇见的话。我非杀了我他不可,竟敢轻薄我的女神!”

    “真是色胆包天的小子,竟敢公然封束仙子,轻薄仙子,夺走仙子的初吻!让我遇见那小子!我一定杀了他!”

    白若仙嘴角微微上扬“花蔷薇,我看真正不要脸的人是你吧!夜天城为了救你差点身死,可你倒好,竟然让救走你的那人攻击夜天城!攻击一个处于死亡边缘的人,这就是你花家的作风吗?呵呵,也对,还有什么事是你花家不敢做的!”

    花蔷薇情绪失去控制,朝白若仙吼道“你胡说!我没让人攻击他!”

    “我胡说?呵呵,我为什么胡说?胡说对我有什么好处?那天的事谁没看见?你回去好好问问那天救走你的那人,看他有没有攻击夜天城?那可是分神之手的恐怖攻击!我也就纳闷了,夜天城怎么不被救走你的那人杀死,这样他就没有机会轻薄我了……”

    花蔷薇流下了眼泪,疯狂咆道“不可能,不可能!”虽然说着不可能,但是花蔷薇的内心却深信不以!自己太了解母亲,太了解花家了!白若仙说得一定是真的!那天,夜天城冒死救下自己和洛璃后,夜天城就死了,之后,自己和夜天城被花蔷薇的掌影击中,自己就昏迷了。花执事救走自己时一定如白若仙所说,肯定攻击了夜天城,因为花执事怕夜天城没死透,他要做到万无一失。花蔷薇流下了眼泪,感觉自己的心痛的不能呼吸。一个坑没填满,又有一个坑,这样的坑我怎么面对夜天城?我还怎么去爱他?这次出来我还答应了母亲。

    为了逃过母亲的囚禁,为了退掉婚约,为了再次见到夜天城,我骗了母亲,答应了她杀掉夜天城的条件。可是现在这样的局面,夜天城一定恨透我了吧,他拼命救下我,却被花执事补刀!这种遭遇谁都不能接受吧!现在的我又该如何?我又该怎么面对他?跟他解释说,花执事攻击你的事我不知道吗?跟他说花执事攻击你跟我无关,完全是他自己的主意吗?这样的解释自己都不信,他那么聪明,他会信吗?

    花蔷薇疯也似的逃离了现场。

    中州城外离封锁线很远的一处地方。花蔷薇躺在一处草地上望着夜空。三天过后就是中州城学院考核日!他会来吗?他在哪里?是否还活着?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他会恨我吗?他还会想以前那样吗?如果我们见面的话,又该如何相处?

    花蔷薇流下一滴泪,摇了摇头。对不起母亲,我骗了你!我答应你杀掉夜天城只是为了逃过你的囚禁,逃过即将到来的婚期,同时我也想见夜天城。对不起,母亲,我骗了你,我没办法杀掉夜天城,我没办法杀掉我所爱之人。

    花蔷薇母亲成全花蔷薇的条件是:夜天城还活着没死,花蔷薇必须亲手杀了夜天城!为了以防万一,花蔷薇的母亲还派出十人协助花蔷薇。

    眼泪划过花蔷薇的眼角。自己该怎么办?我怎么做才能化解母亲对夜天城的仇恨?母亲到底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她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夜天城做了什么?就因为他是夜家人吗?花家和夜家到底有着怎样的仇恨?听师父说,夜家当年是大陆的统治者!夜家人因修炼诅咒功法而被称为诅咒家族!成也诅咒!败也诅咒!夜家因为诅咒功法而崛起,站在大陆金字塔顶端,就像现在的花家一样,可是夜家也因为诅咒功法而没落。但是师父却没说是谁或者那个实力覆灭了夜家。师父说故事讲到这里就是结束,因为古书没有记载。

    当年覆灭夜家的势力会不会是花家?要不然母亲为何会追杀夜天城和他爷爷?夜天城的爷爷已被母亲折磨而死,夜家就只剩下夜天城了。母亲是打算斩草除根吗?难道花家真是当年覆灭夜家的势力?可是师父说,当年的花家只不过是一个附属在夜家的三流势力。根本没有覆灭夜家的可能!那覆灭夜家的又是什么势力?既然花家不是覆灭夜家的势力,那母亲又为何对夜家赶尽杀绝?母亲到底隐瞒着自己什么?覆灭夜天城家族的又是势力?母亲和花家在其中扮演者什么角色?

    越想越头疼,花蔷薇突然觉得自己又被母亲算计了,母亲囚禁自己,逼着自己履行婚约,是因为她知道夜天城还活着,她只不过是想找我的借口,好于我达成协议,让我来杀夜天城罢了。

    花蔷薇笑了,自己就是一颗棋子,被人算计,自己永远都是别人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下棋的那人却是自己的母亲,真是可笑,母亲连我都算计?如果夜天城真的被花执事杀死了的话,估计我就被母亲永远囚禁了吧!

    一只巨大的飞天蝙蝠出现在虚镜中。飞天蝙蝠背上坐着夜天城。夜天城看着远处地面上的中州城,嘴角闪过一抹笑容。

    “这就是中州城吗?远处地面上黑压压的东西是什么?”飞天蝙蝠说道。

    夜天城笑了笑“那是各族生灵,足有十几万的生灵。再过两天就是中州城的学院考核日,这十几万生灵都是从大陆各地敢来参加学院考核的!”

    “中州学院考核?我能参加吗?”飞天蝙蝠说道。

    夜天城楞了一下“你?你不回妖兽谷了吗?”

    “妖兽谷太封闭了,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夜天城楞了楞“你才观夏境,参加学院考核只有死的份!你送我到城外后就回妖兽谷吧!”

    “我不要回去,我在妖兽谷待了几十年!我待腻了,反正我要跟着你!兽王说你未来或许能成为绝世强者,我要跟着你一起成为绝世强者!”蝙蝠欠揍的说道。

    “你不怕死吗?我可是有很多仇人的,而且我不需要贪生怕死的人!”

    飞天蝙蝠考虑一会儿后说道“与其碌碌无为的活着。还不如轰轰烈烈死去!反正你别想甩掉我!”

    夜天城无奈一笑“随你吧!刚好我差一只飞宠,你就做我的飞宠吧!”

    “不行,绝对不行,我堂堂飞天蝙蝠怎么能成为你的飞宠呢!不行,”

    仙子,你看!”

    白若仙顺着红发男子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只恐怖,巨大,遮住半边天的蝙蝠朝封锁线飞来。白若仙皱了皱眉,难道巨大蝙蝠是一只飞宠?不然,巨大蝙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可是因蝙蝠嗜血原因,大陆无人愿意拿蝙蝠做飞宠!这只巨大蝙蝠到底什么来路?

    花蔷薇望着越来越近的巨大蝙蝠。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这巨大蝙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一只飞宠?可是这也可以吗?虽然蝙蝠的速度很快,但是蝙蝠可是非常喜好嗜血的!估计世上没人愿意拿蝙蝠做宠物吧!

    封锁线十几万生灵彻底炸开了祸,说什么都有。

    “艹,这也可以?谁这么大胆,拿飞天蝙蝠做宠物?他就不怕被飞天蝙蝠吸得神魂具灭吗?”

    “真是无奇不有,居然有人拿飞天蝙蝠做飞宠!”

    “妈的,这出场太拉风了,等过了学院考核,我也去捉一只飞天蝙蝠来做飞宠!这场面实在在赞了!”

    “也不知道坐在上面的人是谁?真是个奇葩!居然拿一只飞天蝙蝠做宠物。”

    十几万生灵的议论声此起彼伏。说什么都有。

    飞天蝙蝠离地越来越近,离地只有两百米远。

    飞天蝙蝠消失在空中,下一秒。夜天城出现在白若仙身后。当白若仙反应过来时,一股诅咒力量没入白若仙后背。白若仙被封束在原地。

    十几万生灵看着离地一百米远的高空齐齐发愣。过了许久,各种议论的声音弥漫在空中。

    “夜天城,他是夜天城,那个轻薄仙子,夺走仙子初吻的夜天城!”

    “真是个色胆包天的家伙,他居然还敢回来?”

    “坐在飞天蝙蝠背上的人竟然是夜天城,他不怕被白若仙追杀吗?”

    “夜天城,你无耻!放开我!” 白若仙疯狂吼道。眼中有着满天的杀意。站在白若仙身后的夜天城嘴角闪过一抹邪笑。从后面抱住了白若仙,在白若仙耳边轻轻说道“怎么?仙子是想我了吗?”

    白若仙被诅咒力量封束着一动不动。飞天蝙蝠来到白若仙正面时惊呼道“好美的女子!大哥的品味果然不一般!大哥,你是怎么把嫂子忽悠到手的?”

    从后面抱住白若仙的夜天城笑了笑,在白若仙耳边呼着气。白若仙一阵颤抖,感觉一股电流流过般,这种感觉很特别。白若仙疯狂吼道“夜天城,我杀了你!”

    “杀我?你舍得吗?难道你不爱我吗?”夜天城暧昧的说道。

    “畜生,放开我!有本事放开我!”白若仙一脸通红的吼道。如果此时白若仙没有被夜天城封束的话,估计白若仙会杀了夜天城,死后鞭尸!

    站在白若仙前面的飞天蝙蝠一脸疑惑的说道“大哥,我怎么感觉不对劲?为什么嫂子一见到你,她身上的杀意就那么恐怖?而且你为什么封束嫂子?”

    夜天城心中骂了一声蠢蝙蝠,随后吸了一下白若仙的耳朵说道“都怪我!是我做了对不起你嫂子的事!所以她才这么恨我!但是我是爱她的!”

    白若仙脸色通红的吼道“夜天城,你无耻!放开我!如果你是男人的话就放开我!我发誓!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夜天城邪笑一声“哦?是吗?神既你想和我一起死!那我就成全你!”话音落下,一股诅咒力量没入白若仙头顶。白若仙和夜天城齐齐闭眼。

    白若仙进入自己神魂中,死死抵抗着那股诅咒力量。同时吼道“夜天城,你无耻!”

    夜天城闭眼笑了笑“白若仙,你不是喜欢我吗?你不是想和我一起死吗?既然你这么喜欢我,我就成全你,我看你能抵抗到什么时候!这股诅咒叫同生咒!一旦你被我种下同生咒,你将和我生死于共!如果我运气不好死了,你就得跟我一起死,继续抵抗,我看你能抵抗到什么时候。”

    夜天城咬着白若仙的耳朵说道“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你真是让我又爱又恨!你说我该杀了你还是留着你?”

    白若仙缓缓睁开眼“卑鄙的小子!想要控制我,你还嫩了点!有本事放开我!”

    “放开你?真是可笑?我这爱你,我怎么舍得放开你呢?”话音落下,夜天城两只手不断游走于白若仙全身。夜天城一脸沉醉,闭眼享受着。

    白若仙虽然被封束者一动不动,可是白若仙的心却在剧烈颤抖,白若仙努力控制主自己,想要自己不受到夜天城的干扰,可是她不规则的呼吸,绯红的脸颊却背叛了她。同时,白若仙忍不住发出细微的声音。

    此刻,夜天城忘记了所有,沉迷于白若仙傲人的身材和手感带来的享受中。地面上的十几万生灵死死盯着空中两人的一举一动。不少男性生灵眼巴巴的看着,他们恨不得自己就是夜天城。但是,这样的想法只是他们妒忌,头脑发热的想法。因为不管是色胆包天也好,勇气也好,夜天城就敢!而他们不敢!夜天城敢在十几万生灵面前轻薄白若仙,而他们不敢。夜天城敢冒着生命危险,冒着被白若仙无尽追杀的逃亡轻薄白若仙,而他们不敢!

    忽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大哥,醒醒,醒醒!”

    回过神的夜天城缓缓睁开了眼。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带着一丝责怪之意看着飞天蝙蝠。飞天蝙蝠一脸委屈的说道“你后面有人。”

    夜天城渐渐转身。花蔷薇的脸映入眼中。夜天城皱了皱眉。与花蔷薇对视着。

    白若仙缓缓睁开眼,睁开眼的瞬间,眼角划过泪水,疯狂吼道“夜天城!我杀了你!”

    夜天城和花蔷薇就这样看着彼此。许久过后,花蔷薇笑了。“夜天城,你不给我给解释吗?”

    夜天城看着流泪的花蔷薇说道“解释?什么解释?你需要什么样的解释?”

    什么解释?我需要什么样的解释?这是他说出的吗?花蔷薇摇了摇头“夜天城,你再说一遍!”

    夜天城心中闪过一丝异样,随后说道“花蔷薇,你需要什么解释?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

    花蔷薇颤抖了一下。缓缓闭眼。他竟然问我需要什么解释?我骗母亲逃过母亲的囚禁,为的就是跟他在一起,守护他,为他牵制住花家,保护他的安全。没想到他却问我要什么解释?他还是那个我深爱的夜天城吗?他还是那个不顾一切救我的夜天城吗?他还是那个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爱的夜天城吗?

    “ 夜天城,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放开我!”白若仙不断吼道。

    花蔷薇渐渐睁开眼,看着夜天城说道“那天,你为什么不顾一切救我?为什么?为什么给了我希望,又把我推向死亡深渊?”

    夜天城邪笑着说道“没为什么,我只是救洛璃顺便救你而已!”

    “不!你撒谎!”花蔷薇流泪吼道。

    “我撒谎?我为什么撒谎?你要记住你是花家的小姐!而我!我是你们花家一直追杀之人!我为什么要救你?我为什么要救花家小姐?”夜天城淡淡说道。

    “对啊,那你为什么救我?那天,你救下洛璃一个人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救我?”

    夜天城楞了楞,许久后说道“因为你被我种下同生咒!你死了,我也就死了,我还要许多事情要做!我不想跟着你一起死!”

    “夜天城,你撒谎!你以前不是说同生咒对你没影响吗?”花蔷薇着急的吼道。花蔷薇的脸已哭花。

    花蔷薇说得没错。我是撒了谎。被我种下诅咒的人如果死了,我不会受到影响。但是,如果我死了,被我种下同生咒的人就会跟我一起死去。我是撒了谎没错,但是现在的情况除了这个借口之外,我还能找什么借口来圆?我不能走错一步,我还有大仇未报,我不能死!我要算计一切危险,算计一切可能。这样,我才能活着,活着才能成长起来,才能成为强者,成为了强者,我才能复仇,为夜家族人复仇!为爷爷复仇!为了活下去,为了复仇,我必须时刻保持警惕,我必须算计,掌握一切!我承认我是喜欢她!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花家和夜家的仇恨夜不允许!我必须掌握一切,不能被儿女情长若干扰,唯有这样,我才能活着复仇!

    夜天城皱了皱眉“信不信由你!反正你我永远只能是生死世仇!没有任何一种可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夜天城的心跳动了一下,真的是这样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天为什么心甘情愿救下她,还给她解开同生咒?

    花蔷薇笑了,她的笑容那么失望,无助,怜悯。夜天城看着这个笑容,心中闪过一丝痛楚……

    “大哥!这位也是嫂子吗?”飞天蝙蝠看着花蔷薇说道。

    地面上的十几万生灵齐齐望着空中的一切,说什么的都有。

    九洲城某处。一间房内。坐在窗前的一位老妇轻微颤抖了一下。她身后的未来之境消散在空中。

    “夜天城,我只问你最后一遍!你爱我吗?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点点!”花蔷薇看着夜天城说道。

    夜天城楞了楞,许久后说道“抱歉!”

    花蔷薇楞了楞 “我不管你算计着什么,但是我希望能听到你的真心话,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夜天城看着这张憔悴的脸,很想说爱过,可是夜天城忍住了。“抱歉,我想你是误会了,你我只是不可化解的仇人!”

    花蔷薇笑了,笑得那么无助,失望。花蔷薇看着夜天城身后的白若仙说道“白若仙,不管夜天城是不是真的喜欢你,但是我花蔷薇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话音落下。花蔷薇吼道“花家族人,不惜一切代价斩杀夜天城!”

    夜天城眉头一皱,一把抱起白若仙,想要乘坐飞天蝙蝠飞离这里。可是当夜天城和白若仙出现在飞天蝙蝠的背上时。远处的天空不断颤抖,扭曲。天空扭曲处有着恐怖的法力波动。

    “夜天城,放开我!放开我,那是分神之手,花家的强者!你想死也不要带上我!”夜天城怀里的白若仙疯狂吼道。

    花蔷薇望着上空,疯狂笑道“你们逃不掉的!我要杀死你们!我花蔷薇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

    夜天城看着远空不断扭曲的天空说道,“白若仙,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放你离开。等花家强者攻击我时,你不要落井下石!你不是大陆四大美女之首吗?难道你不想堂堂正正的杀掉我吗?”远空的天空不断颤抖,扭曲,仿佛即将有着什么东西从扭曲处钻出来一般。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扭曲的空间爆裂开来。伸出五个手指头。

    夜天城眉头一皱,吻上了白若仙的唇。随后消失在飞天蝙蝠背上。夜天城消失的瞬间,白若仙动了,抬头不断望着天空。

    “大哥,你要去哪里?”飞天蝙蝠吼道。飞天蝙蝠背上就只剩下解开封束的白若仙。夜天城消失后,飞天蝙蝠不知飞往何处,盘旋在空中四处张望着。

    “带着你嫂子离开这里。等我度过了这段劫难,我会去找你们。白若仙,我有一帮兄弟,会在后天进城,为首人叫鬼事通,希望你不要为难他们!”天空传来一道声音。

    远处扭曲的空间处,伸出一只恐怖的手臂。当手臂脱离扭曲空间时。手臂消失在空中。天空不断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

    白若仙看着手臂消失的地方吼道“快降落,快!”搜的一声!飞天蝙蝠向下直冲而去。三息的时间。飞天蝙蝠和白若仙降落在中州城城门旁边。

    就在两人落地的瞬间。封锁线上空出现一道恐怖的分神之手。忽然,砰的一声!分神之手像是攻击在了什么身上般。分神之手的速度逐渐减弱。一息的时间,一条血淋淋的金龙浮现在分神之手巨掌前面。被分神之手巨掌拖着拍向远空……天空不断掉下血雨,那是金龙掉下的血。

    两息的时间,顶着血龙的分神之手消失在天际,分神之手消失后,血龙随着惯性飞了很远的地方才逐渐落下地面。

    “大哥!”飞天蝙蝠望着远处,金龙落下的地方吼道。飞天蝙蝠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天空出现一只巨大的蝙蝠,向金龙落下的方向飞去。

    白若仙皱眉一皱,乘上一片五彩花瓣尾随飞天蝙蝠飞去。

    空中的花蔷薇消失在原地。下一秒。花蔷薇乘骑着一条蛟龙尾随白若仙而去,花蔷薇身后跟着十条蛟龙。每天蛟龙上站着一个花家弟子。

    越来越多的人或乘骑飞宠,或乘坐飞舟向远方金龙落下的方向飞去。

    中州城城外。某处。一个血淋淋的死人躺在这里。

    飞天蝙蝠降落在血人旁边,震惊的抱住血人吼道“大哥,大哥你醒醒!醒醒!”

    一息的时间。白若仙和一个老者尾随降落。俩人走近看着血淋淋的死人夜天城。白若仙面无表情的看着血人夜天城。臭小子,敢轻薄于我!这就是你的报应!你的下场!白若仙这样想的同时,脑海中闪过夜天城封束自己。轻薄自己的画面。白若仙闭眼摇了摇头。脸色有些微红,眼神有些犹豫的看着夜天城。这小子两次轻薄自己,要不要死后鞭尸?不对,这小子没死!前面他被两道分神之手攻击过!他都活了下来,这次他会不会再奇迹般活过来呢?前面两次他是如何活过来的?有一次还死了,我亲手埋葬了他,可是两天过后,他却活了过来!他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身上有着六品以上的回春丹?难道前面两次他是死前服下的六品回春丹?这次他能不能再次奇迹般活过来呢?不如……想到这里,白若仙眉头一皱,一把抱起夜天城,就在白若仙想要离开时。一道恐怖的火剑徐影斩向了白若仙。同时传来一道声音“留下夜天城!”

    白若仙看着攻向自己的火剑虚影皱了皱眉,花蔷薇的火剑攻击变强了,而且强了不止一丁半点。难道她成功融合了某种业火本源?

    花蔷薇旁边的老者轻轻拍出一掌,毫无波澜的化解了火剑虚影。

    花蔷薇降落在白若仙身旁,一脸杀意的看着白若仙说道“留下夜天城!”十个花家弟子尾随降落。十人迅速包围了白若仙和老者。

    “花蔷薇!你觉得你能阻挡我吗?”白若仙轻笑一声后说道。

    花蔷薇脸色冷到极致,看白若仙的眼神中有着轻蔑之色!仿佛一个主人看一个仆人般。现在的花蔷薇比起以前更高冷,更威严。

    “白若仙!我要你放下夜天城!”花蔷薇喝道。

    “夜天城已死!你还想做什么!难道你连一个死人都不放过?”白若仙说道。

    “死人?即使他死了!我也要亲手毁灭他!我要让他魂飞魄散!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包括你白若仙!”花蔷薇的眼中透露着极致杀意。

    “真是可笑,花蔷薇,你凭什么?为什么你得不到的东西就不许别人得到?你以为你是谁?”

    花蔷薇看着白若仙笑了笑“正如你所想的,我凭的就是我是花家二小姐!我凭的就是花家是大陆的主宰者!这理由够吗?”说完,花蔷薇眼中闪过一抹轻蔑。

    白若仙眼中有着杀意。看着花蔷薇说道“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什么花家,我也不认识什么花蔷薇!我认识的只是一个手下败将!我是不会丢下夜天城的!因为他是我男人!夜天城对我的爱你也看见了,他说他喜欢的人不是什么花家小姐,而是我白若仙!而我也喜欢夜天城,我爱他!所以请花家小姐自重!”

    视线回到四号营地。夜天城的气色越来越苍白。这是半步绝品追忆丹的药效快要消散殆尽的征兆。如果夜天城不能在药效消散之前醒来。那么,他将永远躺在这张床上……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