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六章 暗道里的人脸
    封平的魂魄已经彻底消失,眼见草道人鼓动的越发剧烈,我心中着急,回过头冲暗道里的瞎子喊:“别硬来,退后,向后拉!”

    瞎子精疲力竭道:“在拉了,钉在墙上了,我力气不够!”

    “也是个大撇咧货!”我一咬牙,头朝下,上半身探进去,抓住矛身和瞎子一起用力。

    我知道这个姿势使不上劲,所以一上来就用了全力,没想到长矛并不像瞎子说的那样根深蒂固,才一发力,轻易就被拔了出来。

    我哪想到会是这种情况,猝不及防下顿时失了重心,大头冲下栽进了洞里。

    “我靠,你压死老子了……”瞎子呲牙咧嘴。

    “别特么废话,撒手,往后退!”

    瞎子勉强从我身下爬到一边,我好赖掉了个个儿,判断形势,又再抓耳挠腮起来。

    就这种情况,想把矛拿出去,根本就不可能。

    “你们在上头干嘛?要没别的事,下来帮老子一把!”外面传来胖子求助的声音。

    我急火攻心,“妈的,两个女人都有手有脚,你要是还照顾不了,那就该去死了!”

    胖子又喊了句什么,因为放低了声音,我却是没听清楚。

    瞎子累的不轻,缓过口气,立刻对我说:“老秃子死了……他让我把矛拿给你,还让我告诉你……”

    “不用说了,我全知道了!”我打断他,拼命寻思该怎么把矛顺出去。

    瞎子奇道:“你知道静海死了?你怎么会知道?”

    “没时间解释了,你现在出去看着点外边的情况,这里交给我!”

    瞎子和我对了个眼神,也不多说,就和我错身爬了出去。

    “就只在上面待着,别下去,谁死谁活都别管,就只保住你自己的狗命要紧!”

    我对瞎子说了一句,拖着长矛向暗道深处走去。

    想从牙台上把矛弄出去,绝对是不能够的,唯一的希望就是,去另外一条岔路。

    虽然只想到另一条路通到神台底下,具体状况不明,但这会儿也只能是去碰碰运气了。

    回到岔路口,我不禁暗骂:那鬼差也是没脑子,干嘛非得弄这么长的家伙,就只为了带相?这他娘的要是把片儿刀,哪还用这么费劲。

    另一条路没有丝毫光亮,我先是把长矛顺到主通道里,跟着转过身,改拎着矛头摸索着进入黑暗之中。

    约莫走了大概七八米,我就绝望起来。

    虽然看不见周围环境,但却能觉出,洞道在变窄。

    刚开始我还能半猫腰往前走,到了这会儿,就只差没蹲着往前挪了。

    要一直是这种情况,可是比牙台那头还要糟糕。

    不过我还是决定继续顺着这条道往前爬,阴兵长矛拿不出去,我再回到牙台也是白搭。倒不如一条道走到黑,如果这暗道真通到神台下头,那还有点背后奇袭的意思。

    又往前一段,我心彻底凉透了。

    到了这里,蹲着都不成,就只能手脚并用向前爬着走了。

    我寻思,既然矛铁定是拿不出去了,那带着也只有累赘。

    心里这么想,顺手就把矛头一扔。

    “咣当”一声响,我脑瓜筋儿跟着一蹦,差点没抽自己俩大嘴巴子。

    之前一是发急,再就是听了瞎子的话,先入为主,认定长矛沉重。到了这会儿,我才醒过味儿来。

    之前在鬼市我用矛威胁大胡子鬼差的时候,非但不觉得重,还感觉很轻省。

    这会儿脑子转过筋来,才想起,矛之所以轻,那是因为矛头和矛身并不是一体的。

    矛头是金属的,矛身的杆子却是另一种材质。虽然不像是木质的,但我一个成年人,想把它弄断应该绝不算难事……那我干嘛非得拖着这么长一个家伙呢?

    “瞎子,我问候你大爷!”

    我骂了一句,摸着黑找回长矛,往后头退到一截相对宽敞的位置,黑暗中找准矛头和矛身连接的位置,先是试着撅了撅,那自然是撅不动的。干脆抓着矛身,用力将矛头斜刺入洞壁,坐在地上,用力一脚踹了过去。

    “咔嚓”一声,杆子果真还就被我给踹断了。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杆子一断,眼巴前竟冒出一道绿色的亮光。

    我吃惊之下,拔出矛头仔细一看断口,醒悟过来的同时,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之前我就只觉得矛身不像是木头,没细想那究竟是什么材质,这会儿看到闪现出的磷火,才悚然发现,矛身竟是骨头做的!

    以我的认知,发现这点,继而就很轻易的判断出,那绝不是动物的骨头,而是人的大腿骨!

    这超过两米长的矛身,竟是不知道用了几个人的腿骨,用某种特别的方法连接起来的!

    我紧赶着去外头,震惊过后,抓起矛头就继续往前爬。

    矛头连着半截断骨,发出磷光鬼火,就像是一把妖异的火把,倒是解决了照明的问题。

    但是,很快我就不认为这是幸运的事。

    相反,这光不止没带给我多少便利,反倒是带来了无限的恐惧。

    这洞道深处的地面并不平整,而是越往里,越坑坑洼洼。这一来,双膝跪地往前爬,无疑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我记得,之前我摸黑往前爬的时候,到了不得不跪趴的位置,刚放下膝盖没多久,就被一块坚硬的凸起狠咯了一下,疼的我差点没喊出来。

    所以,这次感觉快到刚才的位置,我便格外的小心。

    有了照明的工具,很轻易就发现了那个凸起,但第一眼看到凸起,我心肝就控制不住的猛一颤。

    我心里想着,千万别是那样、千万别是那样……

    等爬到跟前,借着亮光仔细一看,差点没吓得晕死过去。

    那块地面上,居然露出了一张人脸!

    之前咯到我的凸起,赫然就是人脸露在外头的鼻子!

    我绝不认为,我被咯疼是因为,这脸是假的,是雕琢的石像。

    人脸虽然只露出约三分之二,却是张着嘴,瞪着眼,表情扭曲到了极致。

    单是看到露出的部分,就能感受到无比巨大的痛苦……

    再是巧夺天工的石匠,也绝雕刻不出如此生动的人像,这根本就是一个被埋在地下的死人!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