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01章 意外访客
    鼠六和草尾子的事情让我的心情变得极其糟糕。

    我宁愿相信他们是为了偿还钱税而不是财迷心窍才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毕竟河伯把我从小岛救回来之后,整个下河村淳朴民风让我深受感染。

    不过事实总与人的宁愿背道而驰,再完美的东西也有缺陷的存在。

    有人的地方会有是非,在这里的日子并不会在荒岛轻松多少。

    不管怎么样,以后处理事情要小心,省的招致不必要的灾祸。

    我打了一个哈气,回屋躺下后便呼呼大睡起来。

    脑袋接连不断的处理了一天的信息,早倦乏了。

    再说自己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而处理坏心情最行之有效的方法是睡觉。

    而这一觉是天亮......

    我用手搭在额头,遮挡着从窗户外映照进来的阳光。

    昨天可能真的是累坏了,我有些怀念伊娃在的时光了。

    一个人的脑子到底有限,两个人一起处理起信息可轻松许多了。

    我再次尝试跟伊娃建立联系,不过还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搞不清楚了。

    难道这个世界跟五岛那边是分离开的吗?

    还是伊娃她们那边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暂时不能跟我进行联系。

    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禁一揪,小艾的肚子里面还怀着孩子呢!

    我又一次尝试跟伊娃建立联系,可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我努力平息下急躁的心情。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必须想出解决事情的办法。

    在这时,我的脑海浮现出前天晚独眼狼过来找我麻烦的事情。

    它知道异师的存在和能力,难道它曾经遇到过?还是这个黑齿国存在着跟我一样的人。

    这个世界的异师对于这种异能的了解肯定我多,或许能从他们那里找到答案。

    我坐起身来,再次接收起麻雀们带回来的消息。

    一幅世间百态且五味杂陈的画面在我的脑海铺展开来。

    “先生,您在家吗?”麦妹喊道。

    我伸了伸懒腰,出了竹屋道:“早啊,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事情,爷爷让我过来看看您是不是还好好的。”麦妹道。

    我笑了笑,说:“你还没吃早饭吧,进来一起吧。”

    “不了,您的米本来不多,还熬得那么稠,过不了几天您要断粮了。”麦妹道。

    “没有粮食再买呗,我手里有钱呀。”我说。

    麦妹无语道:“钱再多也有花完的时候,您还是节省一点吧。”

    说完,麦妹便转身走了。看她那娇小瘦弱的身躯,我不禁叹了一口气。

    我熬煮了一些米粥喝了之后便开始动手收拾起院落里的土地来。

    这里的腐质层很厚,土壤相当肥沃。不过石头和竹根太多,收拾起来相当麻烦。

    我拿着锄头整理着土地,一只麻雀落在了我的肩膀。

    今早一群穿着鳞甲背着火枪的士兵押送着一名犯人进入了高崎县。

    领主田氏亲自出来迎接,并且在城堡里安排了最豪华的房间。

    我回想起前天晚在东北部港口发生的火拼事件,应该是官方的人在抓人吧。

    “小哥,您住的地方可真是够偏僻的。”一阵雄厚的声音传来。

    我抬头看去,来人正是那日在县里酒馆玩大小输给我的大汉。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有些警惕的问道。

    毕竟玩大小拿金币当赌注坐庄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普通的水手。

    要知道一个金币足够一个生活不错的家庭一年的开销了。

    “哈哈,小哥你不是很欢迎我呀!”大汉十分爽朗的笑道。

    我看着他,说:“你不会还惦记着我那把短刀吧。”

    大汉也不见外的伸手推开栅栏门走了进来。

    他笑道:“小哥聪明,我正是为了那把短刀来的。”

    “不卖,你不用想了。”我直接拒绝道。

    大汉看着我道:“您不想看看我开的价格吗?”

    “不用看,再高的价格我也不卖,这是好友临死前托付给我的刀。”我说。

    大汉有些赞许的点了点头,他敞开衣服往外扔出了一个个沉甸甸的钱袋。

    我瞥了一眼,粗略的数一下差不多有二十多袋子。

    大汉弯腰捡起一个钱袋,将里面的钱全部都给倒了出来。

    严格来说,这些还不是钱,而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金豆子。

    “这些是纯金,黑齿国的金币更加值钱,不管在哪里都是通用的硬货。”大汉道。

    我拄着锄头看着他道:“我这短刀再怎么值钱,也不值当你用这多钱来买吧。”

    “自然,小哥到底卖不卖。”大汉说道。

    “不卖,要是被这里的大人知道我跟海盗做了买卖,他不得将我也关进地牢。”我说。

    大汉心下诧异,惊异道:“小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能用金币在酒馆里坐庄赌博的人肯定不是普通的水手。”我说,“而海来钱最快的活计也是海盗了。”

    大汉的双眸闪过一丝冷冽的寒芒,他伸手抽出腰后的短刀朝我攻杀而来。

    我扔下锄头抽出短刀直接单手格挡而住,随即一拳砸在了他的小腹。

    大汉痛的双眸凸出,额头冒出了细密的冷汗,他全身无力的跪在了地。

    “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人!”大汉不敢相信道。

    我耍着短刀朝后一退,看着他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关键是你拿了刀也不见得能够救出你家老大。”

    大汉更是一脸惊异的看着我,冷冷道:“那天晚你也在东港吗?”

    我摇了摇头,将短刀扔到了他面前,说:“钱我不要,全当你家老大欠我个人情。”

    大汉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他捡起短刀挣扎的站起身来了。

    “小哥仁义,刚才多有冒犯了。”大汉拱手道。

    “你走吧,我还有活要忙活呢。”我捡起锄头继续整理起土地来。

    大汉转身弯腰将金豆子捡起装进了钱袋子,随即又将钱袋子一个个整齐的放在了台阶。

    “都说了不要钱,你放那做什么?”我无语道。

    “有一事询问小哥,怎样才能将我家老大救出?”大汉问道。

    “你这短刀准备送谁?”我问。

    “高崎县领主,田大人。”大汉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