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33章 男色.诱惑
“云小姐一向这么自信么。”
白子鸢轻漫地睨着云薇薇手里的宣传纸,戏谑道,“你以为八音盒的设计是谁都可以尝试的么,除了一个钢琴的外观,它靠什么旋转、靠什么发声,那些机械的原理,你该不会以为是天上掉进你脑子里的吧?”
一句话,把云薇薇讥得面红耳赤,她确实没有想那么多,她刚刚就是脑子一头热地想着要参赛,至于这些机械原理,她根本就没有想过。
而如今经白子鸢一提,她才发觉自己太天真也太自不量力了。
可,就冲着白子鸢的看轻,她也不可能认输。
云薇薇冷冷道,“白子鸢,我的事不用你管,倒是你,你为什么还在欺骗伯母,什么婚礼,你不是说三个月后就把孩子还给我的吗?你又要言而无信么?”
“我既然答应你三个月离开,就会让你离开,至于我母亲,你无需多问。”白子鸢显然不想多谈,转身就要进自己的房间。
云薇薇唤住他,“白子鸢你等等,那伯母真正的儿子呢?我看得出你对伯母很敬爱,那你更应该知道,伯母真正想疼爱的是自己的儿子,你是假的,你冒充了伯母的儿子,你究竟把伯母的儿子弄去哪里了?你不该这么一直欺骗伯母!”
“我就是她的儿子。”
白子鸢的表情蓦然冰冷,没有回头,只是阴冷地道,“云薇薇,再说一句我不爱听的话,小心你儿子头手分离。”
砰。
门扉关。
云薇薇懊恼万分,却又莫可奈何。
去了趟商场,云薇薇买回了很多东西,画质画笔,更包括了很多八音盒的设计书,而当她真的看了,才知道有多难。
珠宝设计只是一种面向设计,可八音盒的设计,其内部结构复杂得根本不是她这种菜鸟可以触及的,没有一些钢琴设计基础或者说机械原理基础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设计出来。
难道她还没开始,就预告着结束了吗?
云薇薇咬咬牙,想到墨天绝那张冰冷的脸,告诉自己不能放弃。
她就这样钻在了书里。
除了准备一日三餐的时间,她几乎都是在看书,她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看累了就从轮椅上起来做复健。
她撑着助步器,一步步地向前挪,她膝盖的神经受损,走的时候很疼,可她咬牙忍着,沿着客厅走了一圈又一圈,她疼得满头冒汗,她以为自己或许可以脱离助步器走了,她将助步器放到一边,想要不靠支撑地向前挪步。
可。
砰一声。
她的脚才刚着地,就因为腿部支撑不了自己的身体而重重地跌在地上。
此刻是凌晨12点,她的身边并没有女医生作陪,所以更不可能有人来扶她。
可,真的太疼了。
云薇薇撑着胳膊,皱着脸,却怎么都无法从地上自己站起来,这一刻,莫名的无助感和挫败感侵蚀着她。
三天了,她还是搞不懂八音盒的机械原理,就像是雾里看花,她以为自己懂了,可真的画的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画。
纸篓里满是她画废的草图,没有一副是能用的。
而她做了这么久的复健,可一脱离助步器,她还是无法靠自己行走。
她就像一个失败者,做什么都不行。
云薇薇懊恼地垂着自己的腿,眼泪莫名就流了下来。
空荡荡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
她就像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无依无靠,甚至连自己都无法依靠。
那些自己无助时有人陪的日子怎么就这么遥远?
墨天绝,那个在自己失明时抱着她的男人,他不记得她了,而如果他还记得她,他一定会抱着她,陪着她,她不会害怕跌倒,因为会有他扶。
可现在谁来扶她?
没有人。
呜……呜呜……
云薇薇忍不住就抱着自己的膝盖,低低地啜泣了起来。
妈妈……
妈妈……
仿佛又回到了妈妈疯了被送进精神病院的日子,只有她一个人,除了哭泣,没有人来管她。
她以为穆连尘会是她的救赎,可他不是。
她以往墨天绝会是,可她亲手把他推远了。
她怎么就这么失败?
她难道就注定只能一个人?
当世界被昏暗吞噬,云薇薇突然就觉得自己活得好悲哀,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咔哒。
门扉突然被打开。
伴随着一道凉薄的嗓音,“云薇薇,所以你就这点能耐么,说着自己行,却什么都不行,然后一个人偷偷的哭,你确实,很像一个失败者,或者说,你也只能当一个失败者。”
“白子鸢,你出去!”
云薇薇愤恨地抬眼。
“怎么,又要将自己这一刻的失败怨怪到我身上吗?觉得我拆散了你和墨天绝,如果这一刻墨天绝在你身边,你就不会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无助哭泣?”
白子鸢冷笑着上前,居高临下地睨着她跌在地上的模样,“云薇薇,当你想着要靠别人的时候,你就已经是个失败者,你无能,才想要依靠,有本事就自己站起来,如果你连站起来都要靠别人,那你还活着做什么?让墨天绝整天抱着你走吗,婴儿才要人抱,如果你比婴儿都不如,那和废人有什么区别。”
“白子鸢你住口!”云薇薇近乎愠怒地瞪着眼。
白子鸢却是继续冷笑,“怎么,恼羞成怒了,可我说错了吗,就是你这种人,总以为是受害者,可苍蝇不的无缝的蛋,如果不是你当初不够强大,又怎会轻易被我和裴小樱挑拨,云薇薇,但凡能拆散的感情都不叫爱情,你说到底,就是个懦夫,你不敢爱不敢恨,缩在自己的龟壳里,以为自己能一个人却承受不了孤独,想要人拥抱却又害怕自己受伤,既然如此,就去死吧,死了,就解脱了。”
“住口!白子鸢我让你住口!”
云薇薇满目猩红,她想要推走他,可白子鸢只是后移一步,她就因为重心不稳,把自己又跌在了地上。
疼的呲牙。
白子鸢却还在那里笑,“呵呵,连想打人都能把自己摔,云薇薇,你还说自己不是失败者?而这个世界不需要废物,你现在最该做的就是去死,可你或许连死都怕,跳楼太疼了,扼腕会流血,那最适合你这种弱者的自杀方式就是吃安眠药,可你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又怎么去买药?所以你现在只能求我。”
“云薇薇,求我,求我我就去给你买安眠药,然后让你这个懦夫从世界上解脱,如何?”
“白子鸢你才是懦夫你才去死!”
云薇薇双目赤红如血,她近乎歇斯底里的扑过去,攥着白子鸢的衣角,一点点地爬起来,然后攥着白子鸢的衣领,用力地扯晃,“白子鸢你听着,我不是懦夫,我不会去死,我还没有养大我的孩子,我还没有让墨天绝相信我的话,你死了我都不会死!你再说一声我是懦夫我杀了你!”
“哦,不是懦夫,那就是失败者?”白子鸢轻笑着接话,“毕竟你连个八音盒都画不出来,确实很失败。”
“谁说我画不出来,我一定会画出来给你看!”
“哦,那我拭目以待。”
白子鸢不羁地笑着,扣住云薇薇的手腕拉开,邪佞道,“云小姐,下次要使用暴力,建议你直接用拳头,对着一个男人扯衣服,我会以为你想和我做点什么。”
云薇薇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竟然在失控中把白子鸢的睡衣扯乱了,不但扯坏了两粒钮扣,还把白子鸢的睡衣大敞,露出一大片精实的胸膛。
那胸肌起伏,腹肌半露。
活脱脱的男色.诱惑。
轰……
云薇薇只觉脑门一烧,唰一下就红了脸,但也不甘示弱,瞪着眼道,“那你大半夜跑进女人房间就有理吗?你进来敲门了吗,我同意你进来了吗?”
“哦,那貌似是我错了。”
白子鸢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衫,一边邪肆一笑,“可是云小姐好像忘了,这房子是我的,而你没有付房租,那你作为租客,既然有钱买书,不如就把房租交了吧,不多不少,正好3000美金,要不现在就转账,那我保证,以后没有你的允许,绝对不踏进半步。”
云薇薇闻之气得眼都红了,“白子鸢,是你逼我住在这里的,我根本没有想要住这里!”
“哦,那你可以搬出去住,只要记得来做一日三餐就行了。”
那她是有病了才奔来走去么,她本来就时间不够用,还能浪费时间在两头跑上吗?
云薇薇瞪着白子鸢轻飘飘的模样差点没真的揍上去一拳,但什么叫尊严,人家叫你付房租,就算她再没钱也不可能赖账。
摇摇晃晃地走到桌边,云薇薇拿起手机,愤懑的道,“你银行账户多少,我现在就转给你。”
白子鸢报了一串数字。
云薇薇把钱转了过去。
白子鸢白牙一炫,“那就不打扰云小姐看书了,哦,对了,现在熬夜猝死的概率很高,为了保证我能收到下个月的房租,我建议云小姐还是准时11点睡觉,再凌晨4点爬起来看书比较不容易死。”
砰。
轻飘飘的门关。
云薇薇气得随手把一支笔朝着门扉丢了过去。
死死死。
就这种说话没一句吉利的人也配当心理医生吗。
还劝人去死,缺德吧!
云薇薇咬牙切齿,但自己丢了笔还得自己去捡回来,她只能咬着牙一步一颤地走到门边去捡笔。
也是在她弯身的时候,她盯着地上笔,震愕地瞪向自己的腿。
她竟然是靠着自己在走的。
虽然很不稳。
但她的腿,是直的。
她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
云薇薇瞳仁难以置信地颤着,半响,她古怪地摸着自己的腿,她记得刚刚,是自己太气愤了,所以疯了一样就去撕扯白子鸢。
当一个人激动到失去理智的时候,肾上腺素激增,会做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事。
包括,气愤所激发的力量。
所以,刚刚白子鸢是故意说那些话来刺激她吗?
怎么可能。
那种阴险狡诈还抓了她孩子的坏蛋。
云薇薇眸光闪烁,咬着唇,回到书桌,准备继续看书。
可想到白子鸢那句晦气的猝死,她又烦躁的阖上书,然后上床,把手机铃调到了早晨5点。
她确实不能死,她还没有抱回她的孩子,她还没有让墨天绝看清裴小樱的真面目,她怎么能死。
闭上眼,云薇薇逼自己快速入睡。
当新的一天又来临,一切都是未知,却又充满了无限的可能……快看"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