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2章 真正的高人
等她跟着助理医师走回重症监护室后,老远便看到跪在地上哭泣的刘芹,不由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院长,江医生来了。”助理医师冲毛忆安喊了一声。
“江颜,我问你的话,你要如实回答!否则我立马就把你遣返回去,你听到没有?!”
毛忆安皱着眉头冷声问道。
“听到了。”江颜点了点头,有些诧异的望了眼跪在地上的刘芹。
刘芹别过脸,擦着脸上的泪水,不去看江颜,恨恨的咬了咬牙,满怀的不甘心。
“我问你,迎新报告那天的一篇两万字心得是不是你写的?!”毛忆安背着手冷声道。
“是……”
“说实话!”毛忆安气的面色通红,真是大言不惭,凭她一个小医生,怎么可能写得出那么深奥的中医治疗方案。
“这位小医生,你可要想好啊,你要说这篇心得是你写的,那请你把主要内容跟我们详细阐述一下。”窦老悠悠的说道,就是打死他也不相信那篇治疗方案是出自眼前的江颜之手。
江颜被窦老这么一问,脸色立马一红,只好如实回答道:“确实不是我写的……”
“江颜!做人可得讲良心啊!”
刘芹听到这话身子猛的一颤,立马打断了江颜,满脸惊恐地冲江颜说道:“那篇心得明明是你交到我手里……”
“你这个混账!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我们当猴耍!我这就跟吕部长和警局说,你贪功冒进,打着中医的名头给黄夫人治病,差点害的黄夫人终生残疾!”
毛忆安也直接打断了她,此时他已经彻底的被激怒了,二话没说,掏出手机来,自己报起了警。
“院长,不要啊!”
刘芹尖声嚎叫了一声,接着窜起身来抓毛忆安手里的手机。
要是毛忆安真把这顶帽子扣在她头上,那以吕部长的地位,还不得整死她啊!
“你给我滚开!”毛忆安一把把她推开。
“江颜!”
刘芹见阻止不了毛忆安,突然“噗通”一声跪到了江颜跟前,双手紧紧地拽着她的裤管,大哭着说道:“江颜,我求求你说实话吧,我求你饶了我吧,我求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
说完她竟然真的往回退了一步,跪在地上“咕咚咕咚”给江颜磕起了头,每一下都十分的用力,旁人听着都觉得生疼。
“刘主任,你起来,你先起来!”
江颜赶紧伸手去拽她,但是刘芹仍旧自顾自的给江颜磕着头,额头上隐隐有了淤青。
“毛院长,这到底怎么回事啊,那篇心得虽然不是我写的,但确实是我交给刘主任的,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江颜见拉不住刘芹,只好急声冲毛忆安问道。
虽然林羽有时候有些不着调,但是她不认为林羽会在那篇心得上写什么过分的东西,所以此时她一脸茫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院长,院长,您听到了吗,真是她交给我的!”
刘芹精神一振,猛地抬头冲毛忆安说道。
“行啊,挺讲情义啊,怎么,打算替她背锅?”毛忆安此时已经打完了电话,把手机收起来,冷冷的扫了江颜一眼。
“毛院长,我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江颜皱着眉头不解道,“我说的确实是实话,那篇心得前面一小部分的确是我写的,但后面一部分是我爱人帮我写的,至于他写了些什么……我并不知情。”
“你爱人?”
窦老微微一怔,询问道:“你爱人也是医生?”
“嗯,是位中医。”江颜点点头。
“水平如何?”窦老皱了皱眉头,打量了江颜一眼,见她这么年轻,知道她爱人也年长不到哪儿去,不禁有些狐疑,毕竟在中医界,年龄便代表着资历。
“还行,在我们清海也算是小有名气。”江颜十分谦虚的说道。
“奥……”窦老沉吟了一声,接着说道,“那你现在能把他请过来吗?”
“只要他有时间,那就没问题。”江颜点点头,接着掏出手机走到一旁打起了电话。
窦老见江颜神情自若,不像是说谎,大致已经猜到了什么,看来是现在社会常见的老夫少妻啊。
江颜年轻漂亮,她的丈夫虽然年长,但是医术高超,有威望又有钱,所以两人结合也不算意外。
“喂,你干嘛呢,现在有时间吗?能不能来我们医院一趟,有位老先生想见你。”江颜低声冲电话那头的林羽问道。
“见我?”林羽不由有些惊讶,“为什么要见我啊?”
“好像跟那天你写的那篇心得有关系,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江颜也有些纳闷。
“哦?那位老先生是名中医吧?”
林羽听到这里立马明白了什么意思,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自己写的那篇东西竟然被人看到了。
“好像是,你要有时间就抓紧过来一趟吧。”
“好,我现在就过去。”
江颜挂了电话,跟毛院长他们说稍微等一会。
“院长,怎么样,我没有说谎吧?”刘芹头发凌乱的站起身,带着哭声冲毛忆安问道,“您现在能放过我了吗?”
毛忆安沉着脸想了想,接着说道:“我可以不让警察抓你,但是你这个医生不可能让你再当下去了!而且你这种行为必须进行全市通报,行了,你走吧!”
毕竟黄海萍没出什么事情,他没必要把刘芹往死路上逼。
“院长!你不能这么对我啊!”
刘芹脸色瞬间煞白一片,这要是把她开了,再进行全市通报,那她这辈子都甭想当医生了。
“我告诉你,我这已经是宽宏大量了!你知道这件事要是被吕部长知道了会是什么后果吗?!”毛忆安怒声喝道。
“刘芹,别不识好歹了,不想坐牢就赶紧收拾东西走吧!”史副院长也沉声说了一句,看向刘芹的眼神也甚为恼怒,亏自己处处维护她,没想到是个骗子!
刘芹咕咚咽了口唾沫,内心掂量了一下,接着转身快步跑了出去。
“窦老,要不去我办公室等吧?”毛忆安怕窦老在这里站累了,便邀请他去自己的办公室。
“不用了,等高人,站一会儿是应该的。”窦老面带微笑的说道,他不知道林羽中医水平如何,但是单论中医骨科,林羽便已经胜过了他几分。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过了不多时,林羽快步从楼梯口那边走了过来。
“你是?”窦老看到林羽后微微一怔,满脸的不可置信,该不会这就是江颜的爱人吧?一个毛头小子?!
“您好,我叫何家荣,是江颜的爱人。”林羽面带微笑道。
毛忆安和史副院长两人也是猛然一愣,打量了林羽一眼,神情说不出的古怪,显然也不相信这么年轻的小伙子会拥有这么好的医术。
窦老无奈的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忆安啊,我是真没想到,你们医院睁眼说瞎话的风气这么严重啊,先有刚才那个刘芹,现在又有这个江颜,你们这是什么医院啊?!”
“哦?不知老先生何出此言啊?我爱人骗您什么了?”林羽面带微笑的说道,他早已经习惯了别人的质疑,自己看起来确实有些年轻了。
“你爱人说你是个中医,而且还是清海小有名气的中医,我问问你,你说她这是不是睁眼说瞎话?”窦老嗤笑了一声说道。
“嗯,确实是睁眼说瞎话。”林羽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哈哈,小伙子,你倒还算诚实。”窦老无奈的摇头笑了笑。
江颜不由皱了皱眉头,不解的望向林羽。
“江颜,欺骗老先生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在清海怎么能说是小有名气呢,分明是大有名气!”林羽笑眯眯的说道。
“嗯?!”
窦老笑声戛然而止,皱着眉头说道,“好大的口气,那我问你,心得中那篇治疗方案可是你写的?”
“不错,是我写的。”
“里面的人体阴阳五行说的是什么意思?”
“唉,这么简单的东西您就没必要问我了吧,人体上部为阳、下部为阴,体表为阳、体内为阴……胆、小肠、胃、大肠、膀胱、三焦六腑属阳,肝、心、脾、肺、肾五脏属阴,《内经》所言,阴平阳秘,精神乃治,说的就是人体的健康与否,与阴阳的调和有着密切的关系,要想治疗腰椎滑脱以及腰骶椎隐裂,同样需要遵循这一点。”
林羽笑眯眯的说道,“我治疗方案里写的按摩手法遵循的就是人体阴阳五行的规律,不过我当时写累了,就没继续写怎么用针灸根治这种顽疾。”
窦老听完林羽这一番言论,身子猛地一颤,眼睛陡然睁大,心惊不已,这下遇上真身了!
“当真是你写的?!”窦老颤抖着手指着林羽,激动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有办法治好这两种骨病?!”
“不错,只不过需要花费一些时间而已。”林羽从容的笑道。
毛忆安咕咚咽了口唾沫,虽然他听的一头雾水,但是也着实被林羽刚才那一番话给震惊住了,什么叫真才实学,这才叫真才实学!不像刘芹似得,支吾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
一旁中医出身的史副院长却是听的激动不已,高人,高人啊!原来这才是写那篇治疗方案的高人啊!
“小先生,不瞒你说,今天正好有位腰椎滑脱伴有腰骶椎隐裂的病人,不知小友能否当场为她医治一番,也让老头子我开开眼界。”
窦老笑眯眯的说道。
“好,不过这个得问过这家医院的院长吧?”林羽点点头,谨慎的说道,显然他并不认识眼前的毛忆安和史副院长。
“我就是,我就是。”毛忆安赶紧走过来冲林羽伸出手,笑道:“幸会啊,小先生,麻烦您替我们医院的病人看看吧。”
“好说。”林羽笑着跟他握了握手。
几个人作了一番自我介绍后,林羽便随着毛忆安等人进入了病。
此时病房内的黄海萍仍旧趴在床上熟睡,带着微微的鼾声,显然是疲乏至极,连日的腰疼折磨得她已经好几天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林羽伸手在黄海萍的腰椎上摸了摸,接着笑道:“还行,情况不算特别严重,能治。”
听到他这话毛忆安和史副院长两人脸色猛然一变,刚才差点把他俩吓死的病,到了林羽嘴里竟然成了不算特别严重?
“窦老,我没带银针,不知能否借您的一用?”林羽询问道。
“当然可以!”窦老赶紧把针盒拿出来递给了林羽。
林羽打开针盒,取出一根银针,作势要往黄海萍的腰上扎去。
“住手!”
这时林羽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喝,接着一个身影猛然冲到林羽跟前,一把夺过林羽手中的银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快来看"hongcha8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