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3章 一己之力,折服众人
查德听到林羽这话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看向林羽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滑稽的小丑,同时讥讽道:“你以为病毒是你身上的跳蚤呢,用两根手指就能捏死!”
“查德,我估计他们连病毒是什么东西都分不清楚!”
跟在查德后面的一个长相有些混血的年轻男子冷笑一声,用流利的中文说道,“这么多年了,华夏中医还是只停留在靠嘴皮子糊弄人的层次上!”
林羽瞥了眼这个混血年轻男子一眼,见他五官和毛发带有一些东方人的血统,推断他多半是华夏人与欧美人结合孕育出的孩子。
“你们西医做不到的,不代表我们中医就做不到!”
林羽冷冷扫了他一眼,有些不爽的回击道,“我就用这双手,再加上一根小小的银针,就能极大的缓解这种病毒所引发的病症!”
说着他把手举起来,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细细的银针,展示给众人。
“你当我们真的对华夏中医一窍不通吗?!”
混血男看到林羽手中的银针后冷笑一声,沉声道,“中医针灸的根本原来是通过毫针对人体穴位的刺激,达到疏通经络、调和阴阳的目的,而病毒是一种只具有一个核酸长链和蛋白质外壳的非细胞生命形态,它只有寄生在活体细胞内才能够存活,而且在医学上,暂时无法通过外部手段直接杀死,只能靠人体的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系统被消灭,这跟中医针灸的原理截然不同,你又如何能用针灸的手法遏制抑制住病毒在体内的扩散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针针见血,语气中带着满满的傲慢,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示意林羽这次装逼装错地方了,千不该万不该,碰到了他这么一个同样精通中医的人。
查德虽然听不懂混血男说了些什么,但是看到林羽惊诧的脸色,他感觉心中畅快不已,脸上禁不住浮起一丝自得的神色。
林羽见混血男说的头头是道,内心十分意外,没想到一个西方医学组织的成员竟然还如此精通中医!
混血男这话说的不错,其实单纯靠针灸,根本无法抑制病人体内病毒的增长,这种情况,需要药物来进行治疗,而林羽给那些士兵和叶清眉施针能够稳住他们的症状,靠的就是他体内的灵力。
林羽好奇打量混血男一眼,皱着眉头望着问道,“听你这话,你以前应该学过中医吧?!”
“不错,跟着我外公学过几年!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混血男冷哼了一声,语气中似乎带有一丝厌恶,一点都不以自己学过中医为荣,当年他之所以学中医,也是因为他外公和妈妈逼着他,他迫不得已。
因为中医在他的印象中,中医是一种见效奇慢、手段保守,毫无价值的糟粕!
有中医治病的那个时间,西医不知道早就医好多少病人了,所以这也是他长大后弃学中医的原因之一。
不过现在这个让他厌恶的医学倒是派上了用场,就是拆穿这个大话连篇的何家荣!
“怪不得呢,能够从你的话里听出来,你对中医挺了解的!”
林羽冲他淡淡的笑了笑。
混血男听到林羽的肯定,有些傲然的嗤笑一声,昂着头,显得更加的高傲了。
不过林羽紧接着悠悠的说道:“不过也了解也只是了解,浮于表面罢了,中医博大精深,学个几年时间,不过相当于只学了些皮毛而已,这点水平,竟然就敢随意的评断整个中医?!这就相当于一个小学还没毕业的小学生,就敢质疑大学生的论文一样,你说这是该说你无知者无畏呢,还是该说你智力严重低下呢?!”
“噗!”
一旁的安妮听到林羽这话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混血男闻言则勃然大怒,指着林羽怒声道:“你骂谁呢!”
“我听不懂你们说的东西,我也不管你们谁对谁错,我要的,是你们能把我们乡亲们的怪病治好!”
这时一直在旁边听林羽和混血男争论的老村长站了出来打断了他们,扫了林羽一眼,冷冷的说道,“我这个人向来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情,你别忘记你刚才做的保证,要是你救不了我们的人,那我们就抓你去祭山神!”
混血男听到这话立马乐了,冷笑一声,冲林羽说道,“是啊,你在这里跟我争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建议你还是先考虑考虑你自己的安危吧!跟你个祭品较真,我也真是可笑!”
安妮听到这话神色再次严肃起来,眉宇间满是担忧,转头低声冲一旁的上尉说道,“长官,何先生是为了救你们才特地来的这里,你们可不能不管他啊!”
“放心吧,安妮会长,有我在,绝不会有任何人能伤害何先生!”
上尉面色一正,信誓旦旦的担保道。
“来,都让让,都让让!病人来了,病人来了!”
这时人群外围突然传来一阵呼喝声,众人立马站头望去,只见先前跑去村里找病人的秃头等人此时已经回来了。
因为秃头的村子离着军营最近,所以他们来去倒也迅速。
他们一帮人手中抬着一个用木棍和床单临时拼凑的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面色泛红,瘦骨嶙峋的老者,脸上和手上的皮几乎都是贴在了脸上,一个一米七左右的成年人,看起来体重可能根本就不超过八十斤。
一帮村民看到这个瘦骨嶙峋的病人后顿时四散着躲到了一旁,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口鼻,一个个生怕自己被传染。
虽然他们知道不会通过呼吸传染,但还是下意识的做出了这种自我保护的举动。
等安妮和林羽等人看清这个病人后,顿时气愤不已,这哪是什么病人啊,这分明就是个死人嘛!
只见躺在担架上的这个老者眼窝深陷,脸上、手上的皮肤都起了一层紫黑色的疹子,显然他已经病了许久了,而且此时他的胸膛隔好久才起伏一次,整个人看起来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根本没有多长时间的回头儿了,随时可能会死去。
“你们这也太过分了吧!”
安妮站出来忍不住怒声冲秃头等人呵斥道,“这个人看起来感染周期至少在一个月以上,全身上下免疫系统已经全部溃散,随时可能死亡,你们抬一个这样的人,让我们怎么医治!”
“我们村子都是这样的病人,没办法!”
秃子冷哼了一声,颇有些无赖的说道,“再说,我们不找个病的厉害的病人,怎么知道你们到底能不能治好我们的怪病!”
“那你们还不干脆找个死人让我们救活过来!”
安妮气的面色泛白,咬着牙,跺了跺脚,冷声说道。
“可以啊,我们村后山沟里大片大片的死尸,要不要我现在给你们抬俩过来!”
秃子昂着头邪里邪气的说道。
“你!”
安妮被他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高耸的胸口一起一伏,微微颤抖,给周边一帮一辈子没出过大山的村民看的直吞口水。
村长也有些看不过去了,把秃子招呼到跟前,低声说道:“秃子,你这样确实有些过分了,据我所知,你们村这个老孙头,得病都得三四十天了吧?!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活吧?!”
“老叔,您可千万别被他们给骗了啊,您难不成还真信了他们的鬼话啊!咱们不早就商量过了嘛,这哪是什么病啊,这是山神发怒了啊!”
秃子压低声音,急切的跟老村长劝说道,“再说,我们村是离着军营最近的村,也是最早受到山神惩罚的村儿,我们村巨大部分都是老孙头这样的病人,那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眼看着他们死吧?!”
村长眉头一次蹙,“可是这……”
“行了,老叔,您就别这个那个了,他们要是能把老孙头儿治好了,我们就承认这小子能治这种怪病,要是治不好,那正好,我们就拿这小子祭山神!”
秃子打断村长的话,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好,那这次这事就听你的,不过我可说好了,一会儿我让动手再动手!”
老村长略一迟疑,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是当然,我们大家伙儿都得听您的!”
秃子赶紧用力的点点头,讨好的笑道。
村长吧嗒抽了两口旱烟,这才摆了摆手,秃子赶紧抬起头,冲林羽冷声道,“行了,我们的病人也抬来了,你开始医治吧!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给我们的人治出个好歹,那可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安妮瞥了眼吧嗒吧嗒抽着烟没说话的老村长,秀气的眉毛一蹙,冷声道:“你们这属于耍赖,我们有权拒绝医治这样的病人!”
“小娘们儿,你们治不了反悔了是吧,我告诉你,晚了!”
秃子挽了挽手臂,满脸凶恶道,“信不信我们现在就把你们抓去祭山神!乡亲们,他们都是骗子,动手!”
他话音一落,人群顿时骚动了起来,再次朝着安妮他们围了上来。
“全体都有,枪械上膛!”
安妮身旁的上尉沉声对自己的士兵下令道,“谁要是敢上前一步,立马开枪击毙!”
“你们有本事把我们全打死!”
秃子听到这话,不退反进,挺着胸膛毫不畏惧的说道,“实话告诉你,我刚才已经派人去报信儿了,一会儿十里八乡的人没得病的乡亲都会过来,看到你们杀了我们的人,他们一定得跟你们拼命,到时候我看你们杀不杀的完!”
林羽也看出来了,这个秃子就是每个村子里都有的那种典型的泼皮无赖,而且还是一个非常精明的泼皮无赖,知道如何扇动人们的情绪,也知道如何利用人们的心理,他知道,现在这种死亡率超高的怪病席卷附近的所有村子,所以在场的村民都以为他们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所以都敢拿出性命跟军队对抗。
林羽见这帮村民大有同归于尽的架势,立马站出来昂首冲众人说道,“大家等一等,我答应医治这个老孙头,要是我医治过后,这个老孙头没有任何的好转,你们再抓我们不迟!”
安妮听到林羽这话面色陡然一变,急声说道,“何,你疯了啊!”
她知道,这个老孙头浑身上下的细胞已经全部被病毒占领,而且身上的免疫系统已经全部崩溃,就算现在他体内的病毒神奇消失,那么老孙头也会感染上其他的病,最后死去。
林羽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现在这个老孙头虽然还有一口气在,但是已经跟死人无异,根本没有太大的区别。
不过现在形式逼迫,他只能硬着头皮医治。
否则一旦开枪,那死的人将不计其数。
“放心,没事的!”
林羽望了眼满脸担忧的安妮,冲她淡淡一笑,“你忘记了,中医可是远比你想象中的神奇的多!”
林羽此时已经想到了对策,他知道,以老孙头现在这种情况,凭自己体内的灵力遏制病毒增长这一手段,已经行不通了,因为老孙头体内的病毒已经太多了,就算现在停止增长,单凭体内病毒的数量,用不了多久他也得死翘翘。
所以他决定用达摩针法中的第四针魂归门锁住老孙头仅剩的这一口气,暂时性的保住他的性命,先把眼前的这一帮人糊弄过去,反正这帮人也不知道这其中的原理与区别,只要老孙头看起来有所好转,他们就能信服。
一众村民见林羽答应了下来,这才重新安静了下来,往后退了几步,留出当中的空间。
林羽赶紧拿着医疗箱朝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老孙头走去。
“何……”
安妮面色一紧,有些担心的冲林羽轻轻呼唤了一声。
林羽一抬手打断了她,面色凝重的走到老孙头跟前,接着从医药箱中拿出口罩和手套戴好,接着取出一副全新的袋装银针,准备替老孙头针灸。
因为这种病毒是通过血液进行传染的,所以林羽这次来特地多准备了几副银针,防止产生交叉性感染。
林羽把老孙头胸前的衣服解开之后,接着取出银针,先在他胸口和腹部的位置缓缓的扎入辅针。
周围的一众村民、米国医疗协会的成员以及XS组织的查德、混血男等人也不由好奇的围了上来。
绝大部分人眼中无一例外的充满了质疑与嘲笑,都知道,林羽就是再厉害,也根本不可能医治好一个将死之人。
面对众人的围观,林羽倒是面不改色,手指也没有丝毫的颤抖,镇定自若的精准扎着每一针辅针。
人群中的混血男见林羽一本正经的样子,心中忍不住冷笑连连,装,让你装,一会儿要是把人治死了,看你怎么办!
既然他学过中医,自然知道给这种将死之人针灸,是非常冒险的,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将人扎死。
虽然这个老孙头横竖都是死,但是他要是自己病死了跟被林羽扎死了可是截然不同,到时候老孙头要是被扎死了,这帮村民绝对会把老孙头的死怪罪到林羽的头上,到时候林羽想不死都难了!
安妮面色严峻,紧紧地攥着拳头,无比紧张的望着林羽,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手上的一举一动,暗暗替他捏了把汗。
林羽面色淡然的尽数将辅针扎完之后,接着抽出一根细长的银针,伸手在老孙头瘦的只剩一张皮的胸口丈量了丈量,接着高高举起手里的长针,迅速利落的一针扎向了老孙头的胸口。
“嘶……”
只听一声沉闷的吸气之声响起,老孙头身子猛地一挺,张着大嘴吸了一口气,整个人身子颤抖不已。
众人见状面色顿时一变,睁大了眼睛望着担架上的老孙头,不知道他这是变好了,还是要死了。
只见随后老孙头高高挺起的腹部缓缓的回落了下去,接着胸口快速的一起一伏起来,显然呼吸已经变得顺畅了,而且他原本红中泛紫青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紧蹙的眉头也慢慢的舒展看,脸上俨然没了先前那种痛苦的神色。
众人不由一惊,只要他们不傻不痴,任谁也能看出来,老孙头这是好转了啊!
“哎呀,神了,这真是神了啊,刚才还喘不上气来了呢!”
“是啊,我还以为老孙头挺了下身子就过去了呢!”
“这小医生真厉害啊,跟神仙似得!快死的人竟然都救得活!”
一帮村民虽然愚昧,但是看到眼前的事实也是深深的折服,禁不住议论纷纷,看向林羽的眼神带着一丝敬畏。
安妮在内的米国医疗协会的成员则是面色大喜,惊叹不已,显然没想到华夏的中医医术竟然如此的神奇!
而一旁的秃头和先前那个精明的小年轻等人则是一脸的震惊与慌乱,万万没想到林羽竟然真的把快死的老孙头儿给救治了过来。
跟他们表情类似的还有一旁的XS组织的查德、混血男等人,一个个都张着嘴,呆若木鸡,显然眼前的景象颠覆了他们的认知,在医学上,这根本就是解释不通的啊!
不过混血男反应倒是也迅速,见一帮村民全都有些信服林羽了,立马站出来冲众人大声说道,“大家伙儿别急着相信,中医最会骗人了,而且他们擅长障眼法,说不定现在病人的病状暂时有所好转,只是这小子使出的障眼法,也有可能是回光返照,我们先等等看,说不定过一会儿,病人就撑不住了!”
他这话说的不假,林羽这一针魂归门的功效,确实有一些类似回光返照,但是相比较回光返照,这一针所持续的时间要多的多,起码七天之内,老孙头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等到这一口气用完了,撑不住了,他才会死。
“对,我们先等等再说!”
秃头听到混血男这话立马也跟着附和道,“看看老孙头到底是真好转了,还是假好转了!”
“就是,别以为我们是村里人,就好骗!”
先前那个精明的小年轻也立马抄着手跟着附和了一句。
“好,你们随便等,就是等到天黑也没关系!”
林羽冲他们淡淡的一笑,满脸不在乎的说道,对于自己的针法,他是再自信不过了。
一帮村民随后便真的围坐在老孙头的旁边,耐心的等了起来。
此时军营的铁栅栏大门再次打开,先前的那个大校带着一大帮人急匆匆的走了出来,他两侧的士兵都紧紧的抱着怀里的枪,满是警惕的扫视着这一帮村民。
不过这帮村民此时的注意力都在老孙头身上,看到大校这帮人后,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安妮会长,何先生,有失远迎啊!”
大校走到林羽和安妮跟前,热情的伸出了手。
他见外面的情况暂时缓和了下来,便赶紧带着人出来迎接林羽和安妮,毕竟这俩人可是来拯救他们的,他怠慢不得!
林羽笑着跟他握了握手,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
安妮急忙介绍道,“何,这位是田首长!”
“田首长您好,感谢您能让我们进来!”林羽赶紧跟他打了个招呼,十分感激的说道。
林羽知道这里已经开始实行全面的封锁机制,要不是田首长特批,他们肯定进不来。
“何先生,您这话可就折煞我了!”
田首长慌忙说道,“你们冒着生命危险过来查找感染源,要说谢的,应该是我!”
“是啊,何先生,您的药可是起了关键性作用啊,我们好多生病的士兵吃了您的药之后,症状减轻了许多!”
田首长一旁的一个中校也急忙跟着附和道,接着他跟林羽等人做了下自我介绍,他叫范延,是后勤部的主管。
林羽和安妮赶紧跟他点头打了个招呼。
“田首长,我想问问现在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每天感染这种病毒的人还在增长吗?”
寒暄过后,林羽皱着眉头冲田首长问道。
“多,不管是附近的村庄还是我们军营里面,感染者的数量都在不断地上升!”
田首长点点头,满脸忧虑的说道,“而且得病的人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先前得病的患者都是要经过一个星期才出现红疹和昏迷的症状,但是现在的感染者,基本上感染第二天,就会出现这种状况!”
“是啊,而且这种病的死亡率太高了,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所以闹得人心惶惶……”
范延说着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也难怪这些村民跑过来闹事。
林羽听到他们的话后眉头紧蹙,神情十分的凝重,接着望向田首长和范延,语气敬重的说道,“这种情况下两位首长能够坚守在这里不撤离,实在让人敬重啊!”
“自己的战友都在这里与病魔对抗,我们怎么能做逃兵!”
田首长面色一怔,语气铿锵的说道。
“就是,我们不可能抛下自己的同志,再说,这种病毒到底是怎么来的,怎么传染的还没搞清楚,我们怎么能走呢,要是我们出去后,不小心携带了病毒,万一传染给外面的人,那后果不就不堪设想了嘛!”
范延赶紧附和着解释道,“我们既然已经实行了全面封锁机制,那自然任何人都不能出去!”
既然一众士兵和百姓都出不去,那他们这些长官,自然也不能例外!
林羽听到他们这话不由肃然起敬,显然知道田首长和范延等长官也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准备与这一帮军民同生共死,对他们的好感顿时提升不少。
“何,这种病毒主要是通过血液传染,照理说,在控制住食物和水的来源后,不可能仍旧持续这么大的规模的感染的!”
安妮皱着眉头说道。
林羽点点头,接着冲田首长问道,“最近士兵还经常去外面活动吗?!”
“没有!”
田首长立马摇摇头,沉声道,“都出现这种情况了,怎么可能还会让他们外出活动,最近的训练和早操都停了,光病人都照顾不过来呢!”
“那说明携带这种病毒的宿主一定具有极强的移动能力,而且还是能够在人类周围活动的物种!”
林羽眉头微微一蹙,抬头望了眼远处飞来飞去的不知名的鸟儿,喃喃道,“看来这下我们的调查难度要高的多了。”
这深山老林里,光鸟就不知道有多少种,至于其他的飞虫和爬虫,更是不计其数,这大大的加大了他们调查的难度。
说着他看了眼旁边的一众村民,立马朝着他们走了过去,沉声喊道,“怎么样,都这么大一会儿了,老孙头还好好的,可以证明我没撒谎吧?!”
一众村民顿时面面相觑,眼神中泛着异样的神色,有些被林羽的医术所折服了,因为这段时间里,老孙头不禁没出什么事,而且神色更加的和缓了,这绝对是痛苦减轻的表现。
这时秃头立马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冲林羽喊道,“是,老孙头是没死,但是他也没醒过来啊,谁知道你这病给他治好了没?!说不定过个一两天,他又死了呢,那这跟没治有什么两样!”
“是啊,这跟没治没啥区别啊,就是多活个两天而已!这么受罪,还不如死了呢!”
“要我说还不如早死了呢,早死早托生!”
“就是,这活着成天担惊受怕的,还不如死了呢!”
“要我说还是得相信山神,只有山神能拯救我们!”
一帮村民也忍不住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这老孙头是情况好转了,但是细细想想,也没什么意义啊,归根结底不还是个死嘛。
林羽有些恼火的瞪了那死秃子一眼,耐着心思跟大家解释道,“大家听我说,这老孙头确实最多只能活个五六天,但是他病成什么样了大家伙儿也看到了,能多活这几天也很不容易了,这要是换个病的稍微轻点的,我医治之后,多活个个把月是绝对没问题的,毕竟多活一天就有一天的希望啊!”
众人听到林羽这话顿时安静了下来,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再说,我跟大家说过了,只要找到这种病毒的感染源,也就是携带这种病毒的宿主,我们就能找出医治方法,到时候也就能彻底的治好大家了!”
林羽昂着头,神情恳切的说道,“而且有咱们乡亲们的帮忙,我相信找出这种病毒宿主的可能性也会大大的提高,所以为了活命,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联合起来,互相合作!”
“是啊,乡亲们,你们一直说是山神降下了灾祸,但是你们这些日子杀死了那么多的牛羊祭奉山神,不也还是没有任何的作用嘛!”
田首长也站出来苦口婆心的说道,“我恳求你们相信何先生他们一次,他们要不是为了帮我们,又何必冒着生命危险跑到这里来呢!”
众人听到他这话顿时纷纷议论了起来,好多人不停的点头,显然认可了田首长这话。
老村长紧锁着眉头思忖了片刻,接着把自己的烟斗往石头上磕了磕,缓步走出来冲林羽说道,“后生,你这医术确实了得,我们可以暂时相信你,但是你说要找到什么毒源才能医治好我们,那你要是找一辈子,我们也要跟着你等一辈子吗?!到时候那我们不还是都死光了!”
“不会的,老村长,我比您还着急!”
林羽面色一凄,禁不住想起躺在病床上无比虚弱的叶清眉,紧握着拳头,冲老村长沉声担保道,“我家里还有一个跟乡亲们病的一样重的亲人,一个对我而言,胜过我生命的亲人,所以,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以最快的速度找出应对这种病毒的治疗方案!”
老村长望着林羽写满诚恳与悲痛的眸子,迟疑了片刻,确认林羽不是在说谎,这才点点头,沉声道:“好,我相信你,你说吧,需要我们怎么配合你们!”
林羽和安妮等人听到老村长这话顿时精神一振,心中陡然松了口气,脸上写满了喜色,只要这帮当地的居民肯帮他们,他们就成功了一半。
接着林羽就跟村长交代了交代他需要当地居民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当地熟悉地形和当地植物、动物的居民做向导,带他们进山调查就行。
“好,这个没问题,只要你真心的帮我们,我们肯定也尽心尽力的帮你们!”
村长听完林羽的要求用力的点了点头,“一会儿我就能从这些人里给你挑选出一帮合适的好手!”
“那行,那您帮我们找人吧,我们准备一下,一会儿就出发吧!”林羽面色一喜,点点头说道。
“哎呦,何先生,这可不行啊,这会儿都下午两点多了,这用不了多久就黑天了,这里不比外面,深山老林天黑的早!”
田首长一听林羽现在就要进山,急忙喊住了他,虽然现在是夏天,天黑的晚,但是受树木遮蔽的影响,山里的天比城市的天黑的早很多。
“山里可以宿营吗?!”
林羽略一迟疑,转头冲老村长问道。
他现在内心火急火燎,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出病毒的感染源,制定出医疗方案,好回去救叶清眉,所以情绪上难免有些急切,恨不得不吃不喝不睡觉,立马进山进行调查。
“这万万不可!”
村长听到林羽竟然打算在山里野营,面色瞬间一变,急忙冲林羽说道:“这里可不比城市,是典型的深山老林,林子里有不少野兽不说,就光蚊子和毒虫毒蚁,也够受的,要是一不小心被咬上一口,命都得搭进去!”
“没关系,我不怕!”
林羽摇摇头,不以为意道,身为一名中医医生,对于这些毒虫,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何先生,你不怕,那安妮会长他们这些女同志这么跟着野营,不太好吧!”
田首长见林羽如此急切,忍不住摇头苦笑,劝了他一声。
“是啊,何先生,你们今晚上就先在我们军营住下,,让我们把一些具体的情况跟你们讲讲,然后我们商讨个具体的实行方案,明天再上山也不迟啊!”范延也跟着劝说道。
林羽听到这话才回身看了眼后面的安妮等人,刚才太着急了,倒是忘了这茬了,虽然他很想自己进山,但是毕竟跟安妮是一路来的,这么做似乎有些不太好,便再没坚持,点点头答应了明天一早再进山。
晚上的时候田首长特地安排了一桌酒席,给林羽和安妮等人接风,同时叫上了老村长和老村长挑选出的一帮带路的乡亲,因为XS组织也是过来帮忙的,所以连同他们也邀请上了,而傍晚的时候,一帮欧洲协会的人员也赶到了军营,同样参加了宴席。
不过林羽对欧洲医疗协会的人了解甚少,除了科鲁曼他谁都不认识,所以对于这帮人,他也没有太大的感觉。
但是这帮欧洲医疗协会的人倒是一个劲儿的往这边看,似乎是在观察安妮,看来他们对大名鼎鼎的米国医疗协会的副会长兼竞争对手,也是做过一定的了解。
安妮的助理扫了眼XS组织和欧洲医疗协会的人,有些不爽的说道,“我们好不容易说服当地人给我们做向导,结果被他们捡了便宜!”
“这个也无所谓,有他们帮忙找病毒的感染源,也是好事!”
林羽倒是很大度的一笑,不管谁能找出感染源,对他而言都是可喜可贺的大好事,因为他在乎的只是叶清眉的安危,并不在乎罗斯柴尔德家族提供的巨额奖金到底落到谁手里。
“何,我按照你的提议,已经将我们协会的专家两人一组分成了三组。到时候分头行动。”
安妮在随身带着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接着抬头冲林羽试探性的询问道,“至于我……我跟你组成一组好不好?!”
“好啊!”
林羽点点头,随口答应了下来,转着手里的笔,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手里的地形图。
“会长,还是让我跟着你一起去吧!”安妮的助理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了,你有更重要的任务,你就留在军营,负责监控我们每个人的情况,一旦我们中有人发生意外,记得立马找人营救我们!”
安妮转头冲她说道,“到时候我们每个人身上都会设置一个GPS定位系统,方便你确认我们的位置。”
“安妮,你说我们明天去这块区域调查如何?!”
林羽研究了会儿地形图,拿笔在地图上画出了一条行进路线,标上了一个箭头。
“哪里,我看看?”
老村长好奇的凑过来,“我也好按照具体情况,给你们安排向导。”
林羽便将手里的地形图递给了他。
老村长在看到林羽勾画出的区域和方向后,面色突然猛的一变,急声道:“不行,这里不行!你们不能去这里!”快来看"songshu566"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