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5章 男人如衣服,姐妹如手足
"大药库?!"
林羽和胡擎风顿时都来了兴趣,转过头好奇的望向了百人屠。
林羽有些疑惑的说道,"牛大哥,据我所知,华夏虽然地大物博,但是还没有这么大的药库吧?!"
他内心颇有些无语,就算真的有这么一座药库,那他们去把人家给抢了,那也是属于违法的啊,到时候要被抓的……
这个牛大哥,估计是自己一个人无拘无束惯了,所以才会觉得抢了人家的药库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百人屠似乎看出了林羽内心的顾虑,望着林羽沉声说道,"何先生。这家药库虽大,而且珍贵药材也非常多,但是抢了它,应该不会有人追查,甚至我们这么做,可以说是为民除害!"
"哦?为民除害?!"
林羽顿时狐疑不已,头一次听有人把抢劫说的这么大义凌然的。
"对,为民除害!"
百人屠用力的点点头,强调了一句,眯着眼沉声说道,"像玄医门这种组织被除掉,难道不是造福人民吗?!"
林羽听到他这话面色微微一变,有些诧异的望了百人屠一眼,显然他一开始并没有想到百人屠说的这个大药库就是玄医门。
一旁的胡擎风则是一头的雾水。他一个混古玩界的人,对这些中医界的组织不太清楚。
"先生,玄医门这些年积攒的珍贵药材,恐怕多不胜数吧?!"
百人屠冲林羽沉声问道,"等我们招募的人手多了之后,直接群起而攻之,相信把它们除掉不是什么难事!"
不管是从个人情感还是为造福人民来说,百人屠都是迫切的希望将这个玄医门给灭掉!让它以后再也无法喝人血!
要知道,他只是被玄医门搞得"至亲分离"的其中之一,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背负着跟他一样的痛苦,一辈子都为玄医门"打工"呢!
"牛大哥,你出的这个主意确实可靠,如果我们端掉玄医门,确实能够获得非常多的药材!"
林羽点点头。深以为然,面色凝重的说道,"只不过,这玄医门中也有很多精通玄术的高手,而且他们门内的具体状况和人员我们都不了解,所以不能轻易动这种念头!"
对于玄医门这种喝人血、侮辱"中医"二字的组织,林羽也恨不得将其除之而后快。但是这玄医门发展了这么多年,底蕴深厚,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除掉的。
"这个我知道,我没说现在就除掉他们!"
百人屠沉声冲林羽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等我们以后人手充足了,可以先把这玄医门给解决掉,也算是对付剑道宗师盟之前的一种练手了!"
"这个以后再说吧!"
林羽点点头,觉得百人屠说的倒是也有一定的道理。
如果到时候他们招募到了更多的人手,拿这个丧尽天良的玄医门练练手,倒也完全可以!
跟胡擎风一拍即合之后,林羽心里也畅快了许多,而且胡擎风也说了,南方这边玄术高手的招募工作,就交给他了,而林羽和百人屠则负责北方的玄术高手招募工作。
接下来的几天,林羽也没急着回去,带着叶清眉在名都好好的玩了玩,毕竟京城和名都的距离说来还是比较远,这次回来之后,叶清眉还不知道多久才能再次回来。
叶清眉带着林羽将整个名都逛了个遍,把她曾经经常去过的和喜欢的地方都去了个遍。
望着叶清眉兴致勃勃的给自己讲这讲那的兴奋神色,林羽内心说不出的欢欣,仿佛这一刻,自己终于又重新做回了林羽,而自己也终于以林羽的身份,了解了叶清眉那自己从未有机会参与过的二十余年的过往,也算是了却了自己心头的一种遗憾。
离开名都那天天空又下起了小雨,叶尚忠冒着雨亲自来送的林羽和叶清眉。
因为头上沾染了雨滴的原因,叶尚忠的头发湿漉漉的粘在头上,显得有些狼狈,不过仍旧热情的对叶清眉嘘寒问暖,嘱咐她务必照顾好自己。
林羽望了眼叶尚忠,内心暗自佩服,他儿子都因为自己和叶清眉断了双腿。他竟然还对自己和叶清眉如此热情,心里素质不可谓不高。
"叶总,这是我开的一个方子,你坚持给你儿子吃一个月,他的腿能好的快一些!"
林羽将自己事先写好的一个方子递给了叶尚忠,他这么做并不是因为为了讨好叶尚忠,而是深知打一棍子给个甜枣儿的道理。
"多谢何先生,多谢何先生!"
叶尚忠连声感激,将林羽手里的方子接了过来,随后冲林羽说道,"何先生,您看您什么时候安排一个经理人过来,帮我们这边运作运作?"
"放心吧,这两天我就派人过来。答应你的钱,也会这两天到账!"
林羽眯着眼冲叶尚忠笑道,"你放心,我派来的人绝对能够帮你把公司气死回身,就是为了清眉,我也得帮她公司给做强做大嘛!"
他这话无疑于是再次给叶尚忠提醒,让他记住,这是叶清眉的公司。
"那是,那是!"
叶尚忠连连点头,讨好的笑道。
"那我们走了!"
林羽冲叶尚忠交代一句,便带着叶清眉朝着安检口走去,叶清眉一直进了候机室,也仍旧没有回头望叶尚忠一眼。
两个多小时的行程眨眼即逝,林羽和叶清眉回到京城的时候正值中午,相比较名都的烟雨朦胧,京城却是艳阳高照,江颜特地请了假来接他们俩。
"哎呀,富婆回来了!"
见到叶清眉的刹那,江颜立马笑着喊了一声,接着踩着精致性感的细高跟鞋快速走了过来,伸出莲藕般白皙的手臂挽住了叶清眉的胳膊。
"咳咳,干嘛呢,也太把你老公放在眼里了吧?!"
林羽见江颜挽着叶清眉没挽自己,有些不高兴的咳嗽了一声。
"好好好,何老板!"
江颜撅了撅性感的红唇,另一只手也挽住了林羽的胳膊,丝毫不避讳的将自己紧致的胸前压在林羽的手臂上,转头冲叶清眉说道。"叶富婆,请问名都之行还开心吗?!"
"哎呀,什么富婆啊,难听死了,谁是富婆啊!"
叶清眉皱着眉头有些嫌弃的冲江颜嘟囔了一声。
"你啊,姐姐,我早已经听说了。你现在可是身家几亿,甚至是十几亿的大富婆呢!"
江颜灿烂的冲叶清眉笑道,"苟富贵勿相忘啊,姐妹,你不会不认我了吧?!"
"什么跟什么啊,要不是家荣逼着我,我才不稀的要那些股份呢!"
叶清眉冷哼了一声。想起这件事仍旧有几分不悦。
"行了啊,叶富婆,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我们家家荣这是为你好,你不感激,竟然还埋怨人家,真是狗咬吕洞宾!"
江颜哼了声,冲叶清眉说道。
"看出来了啊,还是你们两口子近!"
叶清眉转过头冲江颜犟了犟鼻子,埋怨道,"你还是护着你们家家荣,我说上一句都不行!"
"哪有,男人如衣服,姐妹如手足,我还是向着你的,走,为了庆祝你回来,我请你吃大餐去!"
江颜笑了笑,接着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林羽跑到副驾驶上跟前后也作势要上车,打算跟着去蹭吃蹭喝,但是被江颜一把给推住了。冲他说道,"你就别跟我们一起了,你不在的这几天,周辰一天来我们这里跑八趟,让你回来之后第一时间去找他!"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林羽疑惑的问道,"他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啊?!"
"他说在电话里说不清楚,非要你回来再说!"
江颜说道,"看起来好像确实有什么急事。"
"怪不得他这两天老给打电话催我回来呢!"
林羽嘟囔了一句,送走江颜和叶清眉后,自己也打了个车,朝着周氏拍卖行的总部赶了过去。
到了公司,周辰不在,秘书说周辰跟客户吃饭去了,林羽便直接拨通了周辰的电话,问他在哪里。
听到林羽的声音后,电话那头的周辰立马急声道,"哎呦,我的亲哥呦,你可回来了!"
"怎么了?!"
林羽有些纳闷的问道。
"电话里说不明白,你快来皇冠酒店吧!"
电话那头的周辰急切的说道。
林羽见他这么着急,也没有丝毫的耽搁,赶紧打了辆车赶往了皇冠酒店。
到了酒店门口,就见周辰早就已经等在了那里,见到林羽之后,周辰快速的迎了上来,双眉紧蹙,声音急切的说道,"家荣啊家荣。你说你这是干的什么事儿,你说这次去名都是帮我们公司摆脱困境,但是怎么差点把我们的公司给挤垮呢?!"
"把公司给挤垮?!"
林羽蹙了蹙眉头,有些疑惑的冲他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
周辰急慌慌的说道,"你说什么意思啊,你找不到雁草堂就找不到嘛,干嘛要找一帮人出来冒充假的雁草堂,而且还让这帮人恐吓威胁人家长城拍卖行的董事长!"
"哦?你都知道了?!"
林羽望了周辰一眼,笑道,"谁告诉你那是假的雁草堂的?那是货真价实的雁草堂!"
"行了,跟我你就别吹了!"
周辰沉着脸有些愠怒的说道,"你让那帮冒充者打电话的那天,人家长城拍卖行就把打电话的那帮人的底细给摸清楚了!这电话是从博艺小商品批发城打出去的!对不对?!"
林羽听到周辰这话微微一怔。随后忍不住哈哈大笑,点头道:"对,对……"
可不是博艺小商品批发城怎么着!
看来这个长城拍卖行的田董事长挺有两下子吗,竟然能把电话打出去的具体位置调查的如此清楚。
"你还有心情笑!"
周辰沉着脸冲林羽呵斥了一声,"你说你找人冒充,起码也找一帮差不多的做赝品的大师吧?你这弄个小商品批发城,这不是要笑掉人大牙嘛!"
他实在想不通。家荣办事这么靠谱的人,这次怎么会办出这么蠢的事儿来!
以长城拍卖行的实力,要想查个电话,那不是轻而易举的嘛!
林羽笑的肚子都疼了,冲周辰摇了摇头,有些说不出话来。
"行了,别笑了,哎呀,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周辰沉着脸说道,"长城拍卖行把这件事在京城整个拍卖行圈子里一宣传,我们周氏拍卖行的脸面都全部给丢尽了,而且京城的同行自发的组织起来抵制我们,要求我们这种跟小商品批发城合作的无良同行滚出京城!"
"让我们滚出京城?!"
林羽听到这句话这次停下了笑,抬头望了周辰一眼,接着挺了挺胸膛,昂着头,自信的说道,"周大哥,还没等我们滚出京城,这长城拍卖行估计就得先跑过来跪着求我们!"
他相信胡擎风的能力,在古玩界这一行。胡擎风说让谁做不下去,俺谁就做不下去!
周辰则满脸黑线的望着林羽,颇有些无奈,沉声道,"长城拍卖行的田董事长就在楼上,你自己去跟他说吧!"
林羽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周辰会跟这姓田的在这吃饭。不过反应过来后直接点点头,昂着头,满脸傲然道,"好,说就说,走!"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