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0章 急火攻心
作为一个中医医生,林羽曾无数次告诉病人急火攻心导致气滞血瘀的害处,劝慰他们要学会万事宽心,但是没想到他劝过那么多病人,到头来却劝不住自己。
这一口热血喷出来之后,林羽只感觉天晃地摇,脚下一软,一个踉跄往旁边摔去。
“先生!”
紧跟着林羽走出来的厉振生和步承看到这一幕面色大变,急忙一个箭步冲过来揽住了林羽。
“家荣!”
李千珝、叶清眉和李千影看到林羽嘴角和地上的血迹也都大惊失色,急呼一声冲了上来。
“我没事!”
林羽强忍住胸头的气血翻涌,一把将厉振生推开,从厉振生怀里挣脱了出来,转头继续往外面走,但是刚走一步,眼前一黑,身子直直的往后栽倒,摔在了厉振生的怀里,就此人事不知。
“家荣!”
“先生!”
众人见状顿时慌作一团,惊呼连连,一时间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因为谁也没有想到,林羽竟然有一天也会倒下!
而习惯了听从林羽发号施令的厉振生和步承,在林羽倒下之后突然感觉茫然无措,毕竟他们平日里习惯了听从林羽的安排,尤其是现在在林羽身体出了问题的情况下,他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将林羽送去哪家医院!
“军区总院,先去军区总院吧,那里医疗设备好!”
李千珝急声说道,接着吩咐身边的手下去开车。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林羽抬上了车,接着快速的朝着军区总院赶去。
李千影坐在昏迷的林羽身旁,紧紧的握着林羽的手,眼眶泛红,极力隐忍着眼中的泪水,神情忧切。
相比较李千影,同样是医科大出身的叶清眉则要冷静的多,很快便从慌乱的情绪中挣脱出来,掏出手机给窦辛夷打了个电话,让窦辛夷带着窦老来军区总院一趟,帮林羽进行医治。
窦辛夷听到自己的师父晕了过去,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将爷爷喊起来之后,来不及多等,自己便迫不及待的提上药箱赶往了军区总院。
等窦辛夷到了医院之后,林羽已经被安排在了一间温馨宽敞的豪华病房内,此时门内外都站满了人,赵忠吉也在,不停的跟自己的手下叮嘱着什么。
叶清眉和李千影站在门外互相紧握着手,面色泛白,紧张不已。
“清眉姐!”
窦辛夷看到叶清眉,急切的喊了一声,小跑上前,慌张道,“师父他怎么了?”
“医院的医生正在里面做检查呢!”
叶清眉说着急忙走到赵忠吉跟前,跟赵忠吉介绍了介绍窦辛夷,一听是林羽的徒弟,赵忠吉面色一喜,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赶紧把里面的医生叫出来,让窦辛夷进去。
窦辛夷看到病床上面色苍白的林羽,心头一紧,快步走到林羽跟前,坐在林羽身旁,伸手在林羽手腕探了起来。
因为是自己的师父,窦辛夷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足足屏息凝神试了十多分钟,这才长出一口气,转头冲叶清眉等人说道“师父他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们常说的急火攻心,我开几服药,给他疏肝理气,和胃降逆,休养休养便没事了!”
叶清眉等人听到这话这才长舒一口气。
随后窦辛夷写好药方,赵忠吉便命人去中医部抓药煎制,同时将周围的一众医生护士遣散。
不多时,窦老便也赶了过来,给林羽探了探脉博,得出的结论跟窦辛夷一模一样,相当于给众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家荣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窦老一边收拾医疗箱,一边疑惑的问道。
“还不是长生口服液的事情闹的!”
李千珝神情憔悴的说道,“相比您老也听说过一些风言风语吧?!”
“这件事我倒是也略有耳闻,但是家荣的抗压能力一向很强,不至于遭到这么点挫折就被击垮了吧?!”
窦老眉头紧蹙,不解的问道,“再说,现在检验局的检验结果还没出来,到底是不是长生口服液的原因,还未有定论吧?!”
“不全是因为这件事!”
厉振生摇了摇头,接着将林羽下午去京大二院被打,以及刚才在药材库配制药材时看到的“废除中医”的事情跟窦老详细的讲了讲。
窦老听到“废除中医”几个字后面色也是大变,急忙让厉振生把有关论坛的投票活动找了出来,此时赞成中医被废的投票已经来到了二十多万人。
“荒谬!荒谬!简直是荒谬!”
窦老看到手机上的投票气的浑身颤抖,厉声道,“对于自己国家的文化竟然如此不自信,甚至痛下杀手,真是愧对祖宗啊!”
他实在没有想到,在现代社会竟然还有思想观念如此狭隘的人,容忍的了外来的西医,却容忍不了自己国家的中医!
也难怪家荣会被气成这个样子!
“窦老……辛苦您跑一趟……”
这时病床上的林羽已经苏醒了过来,声音有些虚弱的冲窦仲庸喊了一声。
“家荣,你醒了!”
窦仲庸闻言面色一喜,众人也迫不及待的围了上来,见林羽恢复了意识,皆都兴奋不已。
窦仲庸替林羽再次把了把脉,见林羽脉象稳定了一下,这才松了口气,接着面色一变,怒声道“太过分了,家荣,实在是太过分了,难怪你生这么大的气,这帮人当真是数典忘祖!”
说话间他的手用力的戳着手里的手机,几乎要将屏幕戳破,恨声道,“废除中医?他们难道没有想过吗,他们的祖祖辈辈可是靠着中医才活下来的啊!”
“我们中医自己内部奸贼辈出、竭泽而渔,为了铲除异己连中医的名声都不要了,也不怪别人也抵制我们!”
林羽笑容有些苦涩的冲窦仲庸说道。
窦仲庸微微一怔,疑惑道,“家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羽微微叹了口气,接着将口服液事件的细节和检验报告和自己心中的疑惑都告诉了窦仲庸,他觉得这件事背后肯定是有一个极其懂药理的势力在谋划,极有可能非玄医门莫属。
“你是说……你们的长生口服液没有问题?但是这些病人却是因为药物引发的器官衰竭?!”
窦仲庸闻言也颇有些惊诧,疑惑道,“那这就奇怪了……”
就连这位从业数十年的老中医一时间也有些不明所以,要是患者没有服用其他的药物,而口服液又没有问题,那怎么可能会引起器官衰竭呢?!
“所以说,玄医门果然不愧是传承千百年的中医奇门,确实有高手!”
林羽不由咧嘴苦笑,接着有些无奈的叹息道,“只可惜他们有医术,有资源,却只想着赚钱,从未想过要将中医发扬光大!”
“哼!就他们,也配称中医?!”
窦仲庸冷哼一声,怒声道,“他们就是中医界的老鼠屎!”
说着窦仲庸面色一变,有些疑惑的问道,“对了,你不是说他们掌握了跟长生口服液一样的配方吗,要是他们把中成药口服液的名声搞臭了,对于他们而言也没什么好处吧?!”
“我也正纳闷这点呢,不过据楚云玺所说,他们集团生产的产品,并不是口服液,也不是饮片!”
林羽颇有些疑惑的说道。
“对,据我们所知,因为这次事件,世面上很多中成药口服液都受到了影响,但是唯独他们的产品似乎没受什么影响!”
李千珝沉着脸大惑不解道,“而且据我们下面打探消息的人说,他们的销量还在不断的增长!”
“这……这怎么可能呢?!”
窦仲庸满脸惊疑道,“中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的销量不降反升,除非他们售卖的不是中药产品!”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