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4章 但愿长醉不复醒
"难道你还听没明白过来吗?!"
袁赫颇有些无奈的摇头笑笑,"你豁出命去,为他们争道义,争公理的病人家属,在拿到玄医门的巨额贿赂之后,便一致改口,说他们的家人虽然买了那些蜂蜜,但是却从未在服药期间服用过!所以。既然连这些人证都这么说,那所谓的铁证,自然而然也就不存在了!也就意味着,这件事与玄医门无关!不管是不是你们口服液的问题,都与玄医门,与荣桓无关!"
林羽听到这话心头咯噔一下,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击中了一般,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喃喃道,"不……不可能……"
袁赫的话几乎彻底的颠覆了他的世界观,他从没奢求过在杀了荣桓之后,让这帮病人的家属感谢自己,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帮人竟然会颠倒黑白,为了金钱,将自己狠狠的踹进了万丈深渊!
袁赫看着林羽失魂落魄的神情也忍不住摇头叹息。他也没想到,这帮病人的家属会做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他们自己的家人有没有喝蜂蜜他们自己最清楚,他们现在反过来诬陷林羽。分明是在吃蘸着他们家人鲜血的馒头啊!
"起初只是京城方面的病人家属被玄医门给买通了,但是接着全国各地的病人家属也都陆陆续续的被玄医门给买通了!"
袁赫轻轻的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道,"你也知道,玄医门不只是有钱,还有各种灵丹妙药,所以他们买通这些人的手段也各异,可能有的人能抗住金钱的诱惑,但是却扛不住'祛病消灾'的诱惑……这也是这几日我不愿意来见你的原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事告诉你!"
"哈哈哈哈……"
林羽听到这话突然仰着头放声的大笑了起来,没有说话,端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接着再次倒上,再次一饮而尽,笑声也跟着入口酒量的增加而愈发的高亢,最后他直接将桌上的酒瓶拿了起来,直接往嘴里倒去,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恣意大笑,说不出的放浪形骸。
袁赫闻言神情哀切。知道林羽心中的苦闷,这就好比你拼死拼活救下了一帮人,但是这帮人却反过来挥舞着刀剑斧叉将你生生的砍死,并且眼中都不带有丝毫的同情!
因为这一次林羽想结结实实的醉一次,所以他也没有用事先解酒的法子,将桌上的两瓶陈年佳酿喝光之后,林羽只感觉天旋地转,最后冲到玻璃室内一头栽到了床上。喃喃道,"但愿长醉不复醒……"
可是,酒总有醒的时候,事情,也总有要去面对的那刻。
林羽足足花费了三天的时间,才从这种"背叛"的情绪中走了出来。
这三天对他而言简直度日如年,因为闭塞的审讯室内没有阳光、没有声音、没有白昼,仿佛隔绝出来的另一个世界,亘古不变,林羽只能够依靠守卫来送饭的时间来判断早中晚。
袁赫倒也给他配过钟表,但是看着跳动的指针他感觉更加的难熬,索性便撤掉了。
等他将所接触到的至刚纯体和玄踪步查缺补漏到烂熟于心之后,便跟袁赫申请,希望能看一看军机处一号密仓的奇书秘典,毕竟这样待着实在是太熬人了。
因为袁赫和水东伟两人也没权力直接做决定,所以便率先跟上面做了一番请示。
出人意料的是。一向扣扣搜搜的上面这次突然大度了起来,答应了可以让林羽一周借阅两本书。
这也就意味着,一号仓库,自此也相当于成为了林羽的私人图书馆。
袁赫带着林羽去一号密仓取书的时候林羽兴奋不已。暗想虽然自己在这里失去了自由,但是起码倒也没有浪费时间,换得了一个实力大涨的机会。
但是袁赫看着兴高采烈的林羽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甚至摇头叹息。等到林羽挑好书之后,他才有些无奈的冲林羽说道,"家荣,你为何这么开心,其实这并不是件好事!"
"不是件好事?为什么啊?!"
林羽一时间有些大惑不解,他都如愿进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军机处一号密仓,怎么还不算好事呢?!
"你应该知道,这一号密仓的东西是何等机密,要是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学去了,那可是疑惑无穷啊!上次交流会的时候,上面批准你进过这一号密仓,已经是极大的恩赐。而且只允许你拿了那一本书而已,这次为何这么大方了起来?让你随便借阅?!"
袁赫沉着脸说道。
"为何?因为觉得亏欠我呗,因为知道我在这里太无聊了呗!"
林羽不以为然的说道,兴冲冲的翻阅着手里刚借来的两本书,内心说不出的满足。
"既然上面的人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让你看这里面的书,那就是打定了让你一辈子都出不去的主意!"
袁赫叹了口气,说道,"倘若一辈子都出不去,你就算将这密仓中的书籍尽数烂熟于心,又有什么意义?!"
林羽听到袁赫这话先前的兴奋劲儿也顿时一扫而光,袁赫这话说的对,上面的人这一次突然这么大方,指定是打定了让自己在这里待一辈子的主意。
那自己就是看再多的书也无济于事,根本毫无施展的机会。
可是,因为一辈子都出不去了,就要自暴自弃吗?!
林羽神色一凛。冲袁赫说道,"袁处长,难道因为等不来黎明,我们就不掌灯了吗?我不去想将来,只想要走好这脚下的每一步即可!"
说着他拿着书,昂首阔步的离开。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林羽浏览了一号密仓里不下十本书,包括各种高阶玄术和功法。其中还有一些刀法剑法之类的玄术。
他一边背着,一边习练着,虽然时间短,但是因为他天赋非凡。所以每种玄术他倒也都练的不错,很快便能有所小成。
因为知道出去无望,所以他也没想着将这些玄术练到多么精深,只是贪图着了解个新鲜,毕竟很多玄术招数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其实在这里的日子也不错,没了自由,但是同样也没了那些勾心斗角和打打杀杀,经历过那些病人家属的背叛之后,他也颇有些寒心,只不过觉得自己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家人和中医了,本来他所幻想的将中医做大做强的美好格局。也彻底因为荣桓的死而夭折,不过时至此刻,他仍不后悔!
他心里盘算着等时间再久一些,荣鹤舒的注意力转移之后。他就跟上面的人申请申请,让他家里人多来探视探视他,要是江颜能在这里时不时的留宿上一夜,那就太好了!
不过到时候得事先让袁赫把摄像头撤走!
到了周末的时候,又到了林羽借书换书的日子,但是这一次两个守卫进来后竟然端着一个篮子,篮子中放着的是一些杂物。
林羽仔细一看,发现竟然是他来军机处的时候,被扣下的东西,其中还有他的手机!
林羽见状顿时面色一惊,有些不可置信道,"这是做什么?"
"何长官,这是你的东西,你现在可以走了!"
两个守卫恭敬的说道。
"可以走了?!"
林羽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道,"为……为什么可以走了?!"
两个守卫面面相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他们内心有些无语,让你走就走呗,还问为什么干嘛……
殊不知林羽抱定了在这里终老的心理准备,骤然被放出去,心里自然有些惊诧,甚至隐隐觉得,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