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六十三章 九幽宗
    高空之上,七月月台烨烨生辉,不时的光影闪烁宣告着它的神秘,足以吸引无数人争先恐后,朝着它聚集而来。

    此时在某一座月台,延生而下的一道道石台之上,正有着无数震惊的视线,望着近在眼前的身影。

    望着那一道,虽然只不过是初入元婴,但却足以让元婴三层修者,都是倍感凝重的身影。

    因为先前一幕,他们可都是看得清清楚楚,两个元婴二层修为的天山窟弟子进攻,竟然被其轻易震退。

    如此实力,莫说是初入元婴,就算是初入元婴三层的修者,都有些难以拥有。

    但无论如何,所有人都清楚,方才一幕的确是确确实实,发生在了他们眼前。

    同一时刻,那两个天山窟弟子也是震惊失神,但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两人的面孔,当即就被浓浓的耻辱所替代。

    方才他们还在讥讽对方不自量力,但现在转眼间,他们两人合力都是被对方轻易击退,这怎么可能不让他们倍感羞耻。

    “垃圾,受死!”

    因而第一时间,两人便再度运转气机之力,狠狠朝着燕初天再度轰杀而来。

    在他们看来,一定是自己刚才大意了,对方区区初入元婴的修为,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强的实力!

    望见两人运转全力轰杀而来,燕初天波澜不惊,一如先前一般,在两人攻势临近之时,方才双掌齐齐拍出。

    “轰…!”

    掌印再一次交接,可这一次的结果也一如先前,哪怕是两人合力,也被燕初天轻而易举地震退。

    反观燕初天,从始至终就连脸色都没有变化分毫。

    如此情况,让得众人越发清楚,眼前的苍神宫弟子,当真无法用常理去看待。

    不然初入元婴的修为,对上任何一个元婴二层修者,都定然会狼狈不已,怎么可能是现在的这副模样。

    因此,不由让众人对那两个天山窟弟子同情起来,他们这贸然举动,可是明显踢到了一块铁板之上。

    不过同一时刻,两个天山窟弟子的面孔上,并没有任何的后悔之色浮现,反而是变得越来越狰狞。

    他们根本无法接受,一个初入元婴的家伙,怎么可能展现出这样的实力,将他们逼迫到这种程度!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一定是你在死撑!”

    两人面色狰狞,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状若疯狂一般便向燕初天再度轰杀而来!

    又是望见如此一幕,燕初天再不保持沉默,唇角未动间

    ,一句冰冷的轻蔑声响,便缓缓响起。

    “冥顽不灵。”

    话音落下,双方掌势再度交接,但这一次,两个天山窟弟子的结果,可明显要比之先前狼狈太多。

    不仅在掌印交接刹那,就立即口喷血雾,随后更是不断擦着石台地面,向着后方倒退而去,直至最终彻底跌出了石台。

    不过这般结果,不说是燕初天自己,就连周遭人群,也不会对那两个天山窟弟子,抱有任何的同情。

    因为这明显就是对方的不知所谓,明明早该知晓不是对手,却还不愿相信疯狂攻击。

    只是就算知道这样的道理,但换位思考,任何人都清楚,哪怕将自己换到了那般位置,也不愿相信这样的情况。

    轻松对付了两个天山窟弟子,燕初天视线顺势环视一圈。这一下,可就根本没有多少目光,敢与燕初天对视。

    因为燕初天展现的实力,已然证明了他自己,就算是元婴三层的修者,也不敢说能对其轻视。

    环视一圈,燕初天才将视线收回,随之看向了身后的牧幽雪,这才淡笑着缓缓开口,“幽雪师姐,我们继续登台。”

    “嗯。”

    牧幽雪没有任何的言语,黛首轻点间已然跟上燕初天的步伐,继续朝着上方石台而去。

    但在这过程中,牧幽雪内心深处,还是弥漫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之意。

    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她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体验过了啊!

    另一座月台下,李尧艰难跟随着陈钟不断攀登,模样早已狼狈不已。

    因而当他望见另一处,那被诸多目光敬畏的身影,面孔之上自然浮现出了,浓浓的嫉妒与不甘色彩。

    曾经自己根本不屑一顾的蝼蚁,不知不觉间居然已经走到了这种高度,这之间的巨大落差,让他怎能接受!

    因此,当他望见不久之后,终于又有出现阻拦两人的身影,面孔之上,顿时浮现出浓浓的兴奋色彩。

    同样望着出现在眼前的青年男修,燕初天清楚对方在这种时候还敢站出身来,定然是早有准备。

    而也果不其然,下一刻燕初天的耳边,便是响起了牧幽雪小声的提醒言语。

    “这是九幽宗的弟子,九幽宗是天洋谷的附属宗门,他的阻挡就算不是某个天洋谷弟子的授意,也是出于想向天洋谷弟子示好。”

    听言燕初天自是了然,而且他也想起来,曾经他与天洋谷弟子交手时,便是顺带着打伤过不少九幽宗的弟子。

    只是那时候的九幽宗弟子

    于其而言,实在是太弱,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将他们记住。

    “呵呵…我这里谁都可以越过,但偏偏苍神宫的弟子不行,你待如何?”

    与此同时,那九幽宗弟子森寒的冷笑声,也是缓缓响起。他毫不遮掩地直视着燕初天,显然他所说的你,便是指燕初天。

    对方都把意图摆得这么明显,燕初天当然也不可能虚与委蛇,当即便也是冷笑回应。

    “那我偏偏就是要从你这里越过,你又能如何?”

    两人之间的争锋相对,让众人都是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也让他们明白,恐怕又是一场战斗,将要即刻打响。

    或多或少,因为燕初天先前表现的缘故,现在再没有任何人敢随意轻视于他。

    不过对上那九幽宗弟子,感受着前者散发的庞大灵力威压,权衡之下,终究还是让众人,渐渐将天平倾斜。

    所有人都看得清楚,这九幽宗弟子踏入元婴三层已久,那散发的庞大气息,只怕是距离元婴四层,都是不远。

    而对于燕初天,大多数还是依据他先前的表现,才大致估量出了他的实力。一个是确确实实,一个是估量而出,可想而知,众人的天平究竟会倾斜到哪里。

    “这九幽宗弟子曲冯,早已踏入元婴三层境界,更是其中的佼佼者,那苍神宫弟子,可有他的好受。”

    “的确,那苍神宫弟子虽然诡异,堪比元婴三层,但应该并不是曲冯的对手。”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九幽宗是天洋谷的附属势力,他们要登月台,这曲冯自然便会阻拦。”

    “……”

    窸窸窣窣的议论之音,从周遭各处传来,言语议论不同,但大多表露的意思,俨然都是认为燕初天与牧幽雪情况不妙。

    同一时刻,听着燕初天的冷笑言语,那曲冯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般,哈哈大笑了一阵。

    直至最后,他的面孔方才骤然阴冷下来,宛若刀锋的视线,直逼燕初天爆射而来。

    “真是不知所谓,就连你此时身边的牧幽雪,也再难于我说出如此狂妄之言,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呵呵…哪怕龙游浅滩,却也不是你这种小虾米能够戏弄。”

    燕初天不急不慢地继续冷笑,可听着这般奚落言语,那曲冯怎么可能还能平静,一张原本也算俊逸的面孔,顿时变得极其狰狞。

    “不知所谓,给我死来!”

    厉喝声未落,曲冯已然爆射而出,原本只是弥漫着的威压,也是骤然变换,展现出其惊人的锋芒。

    :。: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