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二十一章 喜欢女人?
    舞寒衣那极其古怪的脸色,已是让燕初天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而在他轻轻点头后,舞寒衣继续的言语,则是让他彻底明白了一切。

    “那你可要小心点了,白家姐妹都是不留情面,但除此之外那白紫凝还有一个特殊的癖好。她喜欢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什么?!”

    饶是以燕初天的定力,听得舞寒衣的解释后,脸色也顿时一变。因为就算他再怎么见多识广,也不可能一见面就将对方,往如此罕见的方向上去看。

    不过如此解释,冥冥中似乎却是完全符合了那白紫凝的态度,还有那白烟青饶有兴趣的目光。

    他完全可以想象,怕是白紫凝在向雪儿示好之时,被雪儿搬出了自己拒绝。也只有因此,方才会让这白家姐妹,都是记住了自己。

    看着燕初天不断变化的脸色,舞寒衣也是知晓燕初天应该想明白了一切,因而才继续道,“看来你也应该想清楚了,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对于这种情况那白紫凝只会光明正大地对你出手,让你暴露丑态,好让你那所谓的‘妹妹’对你失望。”

    对于接下来舞寒衣的这番嘱咐,燕初天只能呵呵而对。而舞寒衣则满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原本她还担心前者是跟白烟青扯上了关系。

    原来是白紫凝,看上了这家伙的妹妹。不过这么听起来,他的这个所谓的“妹妹”,也是个麻烦的家伙。

    与此同时,经过一日左右的修整后,那天寒一脉队伍所在的方向,已是开始了陆陆续续的离去迹象。

    而似是为了保险起见,袁阳与巴宏便选择跟着天寒一脉,也是离开这片山林。

    不然的话,若是单独离开,两人担心或多或少,会有被那不甘的沈珺瑶与江枭,带领队伍偷袭的可能。

    若是被偷袭,那可是有着极大的可能,损失惨重。而现在这般紧跟着天寒一脉离开,就算是给他们再大的胆子,也绝不可能敢来偷袭。

    对此那白家姐妹倒是似乎并未介意,或者说也找不出介意的理由来。毕竟袁阳以及巴宏,总是能拿捏好相隔的距离。

    真正踏出山林后,两脉方才开始分道扬镳,因为至此已是不需要担心被偷袭。况且若是此处再跟随下去,那白家姐妹就是有充足的理由怀疑,两人是否图谋不轨。

    浩荡的队伍在山川之间缓缓飞掠而行,直至望见某一处庞然大地时,方才渐渐停下了前进。

    随之又是由袁阳以及巴宏发令,众人方才彻底确定,在这大地之上继续修整。

    但当然,这种时候不会没有警戒的队伍,而很不凑巧地,燕初天便是被排到了第一次警戒的弟子队伍内。

    对此燕初天虽然觉得有些无奈,但还是老老实实做起了警戒的本分。而这般警戒,足足三日之后,方才轮班换下了他。

    只不过这三日时间,已是让这片地域好的位置,都是被其它弟子占据。望了一眼,燕初天只能继续无奈地,走向边缘地带。

    但就在这时,眼尖的他,突然望见在那贴近中央的某处,一只白皙玉手已是遥遥对着他摇动。

    至于这白皙玉手的主人,除了是舞寒衣,还能是谁?

    迅速掠近,燕初天便是出现在了舞寒衣近前。而后者望见了他,脸色悄然红润了一丝,方才故作平淡道,“喏,这是给你留的地方。”

    燕初天迅速朝着舞寒衣所指望去,这块地域虽然不大,但位置却是不错,至少根本不用担心,来自外界的打扰。

    毕竟周遭,可是有着极多的弟子同样盘坐修炼,若是想打扰到他,就得考虑惹怒这么多弟子的结果。

    因而燕初天的面孔上,自然是难以掩饰地露出了一抹笑容,随即更是毫不吝啬地再次对舞寒衣躬身道,“多谢舞师姐!”

    这一声舞师姐,又是让舞寒衣噗嗤一笑,颇显没好气地轻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是现实,给你点好处嘴才这么甜。”

    “呵呵…师姐说笑了,若是师姐愿意,我便一直称呼你为师姐。”

    “称呼师姐倒是不用了,再怎么说如今的你,怕是我都比之不及。”

    舞寒衣缓缓而语,靓丽美眸悄然转动,“这样吧,我们之间共患难数次,怎么也算是真正的朋友。”

    “所以也不用客气,直接称呼对方的名讳即可。”

    听言燕初天虽然觉得舞寒衣的态度有点怪异,不过想到她所说的并没有问题,所以犹豫了几息终究是喊出了舞寒衣三字。

    对此舞寒衣也是不客气,大大方方说出燕云之名。

    但他们并不知道,就在两人之间的关系,因为舞寒衣的一些小举动悄然拉近间,某一处的一双目光,已是再度嫉妒得似是要喷出火焰。

    这双目光之主自然不是他人,还是那巴轩。

    他向来都是将舞寒衣视为禁脔,因而怎么能忍受,自己的女人竟是对他人,表现得如此亲近。

    就更别说,这个他人还是他先前,嫉妒得无以复加的弟子。

    内心的双重妒火,终是让他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怨毒,使他缓缓走至某一道天府境六层气息盘坐的地域内,继而低声咬牙语道,“王尘,我想让他死!”

    纵然巴轩并未直说燕云之名,那盘坐的天府境六层气息之主,也是知晓了他所说的对象。

    毕竟不久前,还是他为巴轩,接连出谋划策对付燕初天,只是最终的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

    不过就是他也根本想不到,不久前还根本没有让他重视多少的弟子,如今却已是成长到了这番地步。乃至就是他,也不想轻易得罪。

    可这巴轩的背后是巴宏,所以他也不好直接拒绝,只得打起了太极。

    但太极打一会还好,打久了这巴轩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对方屡次三番地,根本就没有替自己动手的意思。

    只不过这打太极的言语,使他也找不到话茬,只得满心不甘地离开。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已是放弃,而是巴轩看来,哪怕没有了王尘,他又不是就没有对付这燕云的办法。

    他倒是不相信了,以他兄长巴宏之名,会没有人愿意替自己动手?

    望着巴轩满心不甘的背影,王尘知道自己与对方之间,已是出现了芥蒂。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在他看来,出现与巴轩之间这么点芥蒂,要比得罪死那燕云来明智很多。

    而且他也有预感,想来这巴轩绝不会放弃,定然会去找寻其它弟子动手。到时候就看哪个被一时利益蒙蔽的家伙,会傻乎乎地去得罪死那燕云了。

    如果说如此得罪,真能把对方打落谷底也就罢了。只是在王尘看来,这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因为哪怕对方就是被,从这天漠之中被淘汰出去,王尘也不觉得,那燕云会被完全打落谷底。

    与此同时,浑然不知暗中那巴轩,已是对自己又有了动作的燕初天,正盘坐在舞寒衣为其留出的地域内,安心炼化着晶髓。

    不断地炼化下,晶髓不断化成一缕缕晶髓之力,涌入其身躯,最终更是汇入其天府之中。

    对于这些汇入的晶髓之力,燕初天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客气,当即用其打磨起,自己开辟的庞大天府疆域来。

    他的五千两百丈天府,已是被其打磨了近四千四百丈范围。但就算是如此,他也根本无法保证,用得到的这些晶髓,能够将剩下的天府范围都是打磨完毕。

    况且他也是清楚,如此打磨之后更是需要精研,毕竟初次打磨下,总有某些角落会隐藏着粗糙。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