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九十六章 九叔到死都在保护你们
    因为秦夕瑶当时并不想跟秦轩见面。

    之前也是,若非风兮然逼迫的紧,秦夕瑶可能还会继续隐藏下去。

    至于她为何想杀徐馨雅,秦轩觉得,可能是秦夕瑶认为徐馨雅找到了自己,并把自己带入了画妖师的世界,破坏了她的计划。

    “阿常哥你知道这么多,”秦轩:“都是靠分析出来的?那是有点厉害的。”

    常令先很聪明,这点秦轩之前就知道,记得小时候,秦轩带常令先玩的游戏,基本上就没赢过他。

    可以说,秦轩小时候最崇拜的人就是他和姐姐了。

    “我知道这些,并不足为奇,”常令先说:“另外小轩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蓝星如此容易出入,却从未有人发现过它,直到谷椒越引着徐馨雅找到你,才让画妖师们察觉到有这个地方的存在。”

    “这。。。”

    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bug。

    “原因很简单,”常令先说:“因为我的老师林玄九在保护那里,在保护,你们姐弟。”

    这样的事情,秦轩却是第一次听说,秦夕瑶之前也没有跟秦轩讲过这些。

    说起林玄九,也就是九叔,秦轩的印象并不深,但他的确记得童年时,有个和蔼的老爷爷,来到家中,跟父亲交谈。

    常令先不就是他带来的吗?

    ‘我记得,老爹在的时候似乎说过,九叔是他的好朋友。’

    “期弦叔死的时候,托孤的对象,就是我老师,九叔。”常令先说:“他不仅保护了你们,更是你和你姐姐的义父!”

    “义父?”

    也就是干爹。

    但是,这里不是蓝星,干爹是个贬义词,在画妖师的世界里,义父就跟父亲一样,都是极为亲近的人,而秦期弦能让林玄九当秦轩和秦夕瑶的义父,由此可见他们的关系,到底好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但是老师死了,自杀的。”

    常令先叹了口气,脸色落寞而又无奈:“而逼死他的人,就是你的姐姐,秦夕瑶。”

    “。。。。。。”

    秦轩没想到常令先一上来,就抛出了这么一件事,把他给打懵了。

    秦轩是有点怂,但他该站出来的时候,绝不会怕任何人,就像洛兮语,就像为了拯救雪女族在雪顶阁差点闹起来,秦轩有时候是会因为冲动,而做一些傻事。

    但秦轩没有想到的是,秦夕瑶会杀了林九叔。

    “不对啊,姐姐为什么要杀他,”秦轩:“你确定是我姐姐杀的?”

    常令先很冷静,说:“我是落白仆,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在老师死前,曾面对过一次次的逼问,最终,死于秦夕瑶之手。”

    “你刚刚不是说,九叔是自杀的,怎么又。。。”

    “以老师的本事,轻易间杀不了他,”常令先:“但现场却没有打斗的痕迹,老师是自愿被她杀死的,所以我才说,这是自杀,因为老师一直都在等秦夕瑶,然后死在她的手中。”

    “什么?”秦轩有些没理解:“可是为什么,九叔想要死在姐姐的手里?”

    “因为老师觉得对不起她。”

    “对不起?”

    “老师是期弦叔的挚友,可谁又知道,期弦叔却是老师唯一的朋友。”

    常令先说:“我们落白仆每天面对尸体,为死者伸冤,也使得大多落白仆性格孤僻,不愿与人交流,事实上,我也没好到哪里去。”

    这个秦轩倒是记得,常令先总是冷冰冰的,确实不怎么爱说话,也就在他面前好一些。

    “期弦叔的死,里面藏着一个很大的阴谋,但是这个阴谋,老师最初并没有察觉到。”常令先说:“十年前,期弦叔写密信给老师,告诉他自己将在不久之后的某个地方死去,请他帮忙收尸,同时,也将自己的子女托付给了他。”

    “期弦叔字里行间的恳求与信赖,让老师没办法拒绝,更无奈阻止,因为老师能够感受到,期弦叔心意已决,而同期弦叔极为熟悉的老师清楚,自己保持沉默,就是对期弦叔,最好的帮助。”

    “不久后,老师依照约定前往那个山海位面,果然在那里发现了期弦叔与你母亲的尸体,”常令先:“老师作为落白仆部门的部长,他潜意识里想要帮期弦叔伸冤,找到杀害他的凶手,然而。。。”

    秦轩:“他发现了座玄渎?”

    “不错,”常令先:“经过调查,老师发现期弦叔身上的伤口,同一种仅在传说中出现过的山海兽,极为相似。”

    “话兽,独属于座玄渎的道兽。”常令先:“落白仆部门里曾经也发现过类似的伤口,所以老师推断,杀害了期弦叔夫妻两人的凶手,正是座玄渎。”

    “之后,清楚小轩以及你姐姐来历的老师,隐瞒下了期弦叔的死,他以权谋私,成功的用落白仆的权利,制造了期弦叔还活着,但是下落不明的假象,”常令先:“同时,也将你姐弟两人的存在,彻底从画妖师的眼中抹去。”

    “你姐姐在白泉学院读书的时候,一直都没人知道,她是秦家人,”常令先:“直到半年前,徐馨雅杀了老秦家嫡子后,秦夕瑶自曝身份,这才正式进入画妖师的眼中。”

    “不只是这十年,还有之前的期弦叔,也是老师在为他隐瞒行踪,蓝星也是如此。”

    落白仆竟然有这样的能量,这是秦轩没想到的:“那代价呢,代价又是什么?”

    得到风兮然的被动后,秦轩的思维灵活了很多,此时立刻想到了这个。

    “你比以前聪明多了,”常令先夸了一句,说:“落白仆,从不说谎!”

    “什么?”

    “这是我们的秘术,”常令先:“所谓落白仆,即尘埃落定,真相大白。”

    “当有人横死的时候,会让他躺在竹板上,然后盖一张白布。”常令先:“这样的人被送到我们这里后,会有专门的落白仆为其验尸,而验尸的第一步,就是掀开这白布。”

    “也是这里,我们落白仆有一个规矩。”

    常令先:“活人会撒谎,但死人却比活人,更会骗人。”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

奇幻城娱乐